楊政賢

@hkjohnsonyeung

‘Strike Down Hard Resistance and Regulate Soft Resistance’ - The Securitisation of Civil Society in Hong Kong

My first-hand account of battered civil society in Hong Kong, and a snapshot of how Chinese government clamp down a once liberal society.

A Violent Version of Me as a Hong Kong Protestor

Source: MingpaoI want to tell a story about me and violence. It was back to July 21, I was dragging my body back home at midnight after a long day of protest.

第二輪反送中國際輿論戰觀察-英語媒體覺得衝擊立法會令北京有籍口打壓香港?

圖片來源:端傳媒 來到佔領立法會後第四日,值得高興的是,各外媒不只流於表面地描述立法會受到破壞,而有嘗試解釋事件的導火線,以及示威者對於香港政府和中國的失望和憤怒。在過去兩三日,總共有十多篇討論佔領立法會的社評及觀點文章。相約的論點有:示威者不是盲目地暴力,他們是有目標地破壞立法會,並保護立法會內的文物和圖書。

反送中國際輿論戰 - 英語世界如何報導佔領立法會

(更新至3/7 01:00)媒體主要用 “stormed”(衝擊) 和 “vandalise”(恣意毀壞),亦有不少以 “violent”(暴力)來形容昨天的行動有不少媒體都提供一定程度的背景資料,例如過去多次行動政府都不為所動,有個別媒體亦訪問了昨天的行動者,解釋他們為何要衝入立法會。

[土地問題] 收回土地司法覆核風險高? 哪裏高?

大家好,我昨天在香港明報刊登了一篇文章,討論香港政府收回發展商囤積的土地,究竟是否會遭到大量司法挑戰。這篇文章的背景,是香港政府發起了為期五個月的公眾諮詢,要社會就未來的土地供應作出抉擇。其中一個方法,是開發四大發展商手上囤積的一千公頃土地。要開發這些土地,政府可以選擇賠償收回土地,又或是選擇用「公私合營」模式(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