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社會的失敗者,正向著成功進發。

大學的通宵諮詢

偶然,房間會傳來大喝,通常是候任莊員的大聲自我介紹,又或是老鬼的大聲責罵,然後,總會有莊員在諮詢期間大哭, 途中,他們更問我們可否反枱,我說可以呀,$150反枱一次,我就當是那張桌子的賠償費。


早陣子,很多大學生來查詢房間用作學會諮詢用途,對呀,又到了大學的學會諮詢時節,近年因為疫情關係,不少大學都禁止不必要的聚集和活動,和非學生進入校園,所以各學會的諮詢都改到了大學外面進行,以便畢業生(老鬼)也能參加。

基本上這些查詢都很少成交,因為他們人數眾多,而且租用時間過份的誇張,連續10小時是基本,連續30小時也有,而且中途不能調房間,所以一直以來,都只曾試過一次成交,而最近的查詢也讓我想起了那一次的成交。

他們是某大學某宿舍的宿生會,連續諮詢了30小時,對,是30小時,基本上現莊(莊:學會的意思)及上莊(上屆學會委會)大部份時間都在房間來諮詢,而老鬼們則車輪戰式各自在不同時間來到諮詢,我們在房間設有CCTV,所以會看到他們在做什麼,只見一班剛進大學不久的一年級生,一排的坐在一邊,對面則是一班高年級及畢業生,不停的提問,而一年級生們則要起立回答問題,通常候任主席回答得最多,而旁邊的戰友就不停的寫Memo紙不停傳遞,原來,他們被要求不得暗中說話,所以只能以傳紙仔方式進行交流,紙仔用完後就拋到地上,只見地上的廢紙多得嚇人,肯定讓環保人士倍感心痛。

偶然,房間會傳來大喝,通常是候任莊員的大聲自我介紹,又或是老鬼的大聲責罵,然後,總會有莊員在諮詢期間大哭, 途中,他們更問我們可否反枱,我說可以呀,$150反枱一次,我就當是那張桌子的賠償費。那一次的諮詢由半夜12點開始,橫誇30小時到隔一天的早上6點結束,結束的時候我也在,只見丟在地上的Memo紙仔填滿了他們三個大旅行箱,老鬼們輕鬆愉快的去後樓梯抽煙,現莊則如同行屍走肉的收拾清理,聽同事說,諮詢沒有安排吃飯時間,當然老鬼們餓了就自己出去吃飯,但現莊就只能趁Break的期間匆匆塞些高熱量東西進肚子,這30小時,我們的零食幾乎被他們買光。


我也是讀過大學的人,也上過莊,但從大學至今我仍不理解這諮詢的意義,唯一想到的就只是嘗試挑戰人體極限,挑戰以往認為的不可能。以前我沒有,也沒想過上這些瘋狂的莊,我上的莊,諮詢通常都只是三四小時就結束,我覺得這些要諮詢數十小時的莊,實在不適合我。

我沒有參與過這種長途諮詢,但曾八卦的旁聽過一會,因為我也想知道如何可以諮詢那麼久,但只聽到一堆過於仔細的問題,和無數的假設性問題,我記得不知道從哪裡看到過這真人真事:

老鬼問:某某活動的Party,你們打算準備什麼餐具?

現莊回答:膠叉之類的

老鬼:不環保

現莊:那準備鐵製的

老鬼:鐵製的很重

現莊:那就木製的

老鬼:木製的很難洗

WTF?什麼對答?根本就是老鬼刁難新生吧,其他問題還有如某活動預計多少人參加,多少Helper,如何找Helper,宣傳品如何設計,用哪一間印刷商去印等等,會不會太仔細呢。還有一點更趣,正式諮詢之前,會有一個演習,通稱Pre-con (Pre-Consultation) ,而我聽說,有些莊還會有Pre-Pre-Con。

我是一名愛簡單的人,愛把事情簡單化,所以完全接受不了這一種諮詢方式,在我而言,會議應是重效率的,要簡潔有力,而不是毫無邊際的拖長再拖長,而且要人道,現在不是趕工作,通宵趕工作死線的理解,無必要的通宵會議或諮詢我就不理解。新生們上莊,打算去學習管理一個組織,結果傳統給他們的第一課竟然就是無意義的超長諮詢,及所謂的輩份差別,而當這些新生成為老鬼後,卻又追隨傳統,繼續以同樣方式對待新一屆莊。

當時我的不明白,所以到我做老鬼時,諮詢也不愛問假設性問題,而過了十多年後的今日,我還是不明白。不知有沒有曾經歷過大學上莊的朋友,也分享一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