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12 篇作品累積創作 358041 

不只大黑佛母,古代也有奪取人臉的恐怖邪教……

鴻雁東南西北飛

其實,會把臉奪走的可不只是《咒》虛構出來的大黑佛母。清代一位筆名東軒主人的作家,在他的《述異記》中,記載了許多他聽來的奇聞怪談,其中一則〈抹臉兒術〉,講的也是一個發生在雲南、貴州一帶的邪教殺人獻祭事件……

「老鼠的兒子會打洞」,那對父女眼神交流的一瞬間,證實了這句話……

鴻雁東南西北飛

「我女兒剛好六歲。」男子低下頭來翻皮包,但我感覺他在迴避學妹的眼神。就在此時,小女孩轉頭偷瞄爸爸,當她和爸爸視線對上時,露出一個狡詐的微笑,男子也挑了挑眉,展現勝利者的姿態,只差沒有伸出兩根手指頭比YA……

【鬼故事】抽風扇的洞

鴻雁東南西北飛

凌晨一點,我跟同學喝得爛醉回來。我到廁所解放時,看到牆上的那個洞外面仍然是一片漆黑,我也沒多想什麼,上完後就去睡了。又過了兩天,我在上課時一時分心,忽然想到這件事,越想越奇怪--明明對面是學生套房,住那間的大學生每天打電動到清晨,隱隱約約聽得到聲音,怎麼可能看出去是一片黑?

【鬼故事】阿弟仔,我想欲洗頭……

鴻雁東南西北飛

「阿姨,歹勢,我來了。」毛哥快步走到走到洗頭區,轉頭一看--一個穿著鮮艷紅色花朵上衣,搭配一條縫滿亮片的牛仔七分褲,光著一雙大腳正對著他的歐巴桑大喇喇躺在洗頭椅上。毛哥又好氣又好笑,從沒見過這麼自動自發的客人。毛哥踏上台階,看到歐巴桑的臉,才發現……

和風海玩角力的少年--讓《少年吔,安啦!》成為我心中的經典!

鴻雁東南西北飛

一個少年在海邊的沙丘上,正面迎向狂烈的海風,即使外套被吹得鼓起,將他往後拖,拖得踉踉蹌蹌,他依舊壓低身體,和海風玩起角力,玩得不亦樂乎。

這幾年是怎麼了?突然這麼多人都走了?

鴻雁東南西北飛

《遊戲王》的作者高橋和希過世,朋友寫下了哀悼文,說他的童年也死去了一部分。我無法體會遊戲王迷此時此刻的心情,不過卻頗能體會「童年死去一部分」的感覺……

2

車站行腳(11):雙鐵共GO遊牡丹

鴻雁東南西北飛

今天,你從牡丹車站出發,踏上正前方的老街,雖然街上的老宅、小店和地方藝術家的街頭彩繪值得駐足賞玩。可是,走到老街的終點慶雲宮,短短不到四百公尺,馬上就逛完了,似乎單調了點。於是,我打開Google地圖仔細研究,終於發現一個從不同角度探索牡丹周邊的旅行方式--雙鐵共GO!

少年情懷總是衛斯理--告別倪匡

鴻雁東南西北飛

有一次下課,師母正巧離座,她放在桌上的那本書,封面說不出的怪誕:一男一女臉色慘白、凝重,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我,上面還有一隻沒有臉孔的紙猴,看似在跳躍--這個封面,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恐懼。桌旁的書櫃上,排列了整整齊齊二、三十本封面畫風近似的書,上面寫著「科幻小說/倪匡著」……

這天午後,我在雲水聚杯

鴻雁東南西北飛

一打開雲水聚杯的店門,冷氣襲來、暑氣退散,我們挑了一個靠窗的座位,舒舒服服地坐下來。坐定位,我馬上發現桌腳不同尋常;低頭一看,竟然是「霸王牌腳踩式裁縫車」改裝成的桌腳!那一瞬間,童年的記憶翻騰上來……

山中湖,賣的不只是客家味,還有濃濃的人情味

鴻雁東南西北飛

山中湖的白飯是自取的,老闆娘建議我們可以摻豬油再加一點醬油一塊吃。然而,當我盛好飯,卻只見醬油,不見豬油。仔細找尋,才發現一旁有一罐加了蓋的小甕,裡頭是滿滿的豬油炒油蔥。這和我想像得不太一樣……

漫步在房裡的午後

鴻雁東南西北飛

在房裡順天宮前的榕樹下乘涼,大概是我這輩子所經歷過最舒適愜意還不需冷氣電扇的夏日晌午。如果我是房裡居民,肯定天天來此,在媽祖與榕樹的庇廕下,悠哉悠哉地打個盹……

1

朋友家發生的憾事,揭露父母偏心的殘酷下場

鴻雁東南西北飛

朋友家發生的憾事,表面上看起來又是一起長照壓力釀成的悲劇,但和他們家熟悉的親戚都心知肚明,長照壓力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手足之間積怨的源頭要上溯自他們已故的父母親……

學長學弟制的終結者

鴻雁東南西北飛

「你們知道那個新來的伙房兵嗎?就是高高瘦瘦黑黑的那個,」參一、參二見到有八卦可以聽,馬上放下手邊工作,興致昂昂望著老駱,老駱接著說:「他超屌的哦,他剛來伙房的前兩個禮拜,看到我們叫『學長』;第二個禮拜以後,就叫我們『欸』;一個月以後,我們叫他,他都不理人耶!」

車站行腳(10):到百福,跟著基隆河走的水文之旅

鴻雁東南西北飛

如果以百福車站為原點,徒步探訪它的周圍,說實話,百福社區和科技園區並沒有太多的旅行亮點。因此,抽到百福車站後,我一直提不起遊興,再加上前幾個禮拜梅雨接力而來,這一趟百福車站行腳,距離上一趟的汐止車站行腳,拖了足足一個半月總算成行。然而,真正走了一回後,我卻有意想不到的體會……

1

為什麼要當兵?就從我在「異溫層」認識的人談起

鴻雁東南西北飛

「到底幹嘛要當兵?真他媽的浪費時間!」我不只一次跟同梯的弟兄抱怨,希望他們給我解答,但我話一出口,馬上引起他們的共鳴,加入幹譙的行列,沒有人回答我的問題。然而,退伍後,我懂了;尤其是十年後的現在回想起來--就算再多當十一個月的兵也不見得是浪費呢!

1

喝「泡泡綠」成癮的威哥

鴻雁東南西北飛

九點整,我們到連上晚點名。照理說點完名就可以回寢室睡覺,但今天點完名,排長命令我們走進一旁的餐廳就座。我們坐在餐廳的長板凳上,看連長、副連長、輔導長都鐵青著臉,瞪著站在餐廳中央的威哥,氣氛異常凝重,我們動也不敢動。「說啊,你自己做了什麼?」連長面無表情,淡淡說了這句話,大家把視線移到威哥身上……

1

少壯不旅行,老大徒傷悲

鴻雁東南西北飛

記得那時,有一位弟兄本來打算參與我們的環島旅程,但退伍後卻反悔了,理由是想趕快賺錢,並且接了一份臨時工的工作。當下,我忍不住抱怨:「未來有三十多年要工作,有差這十幾天嗎?」

1

「尊重,但沒必要去學」,究竟是尊重,還是恐同?

鴻雁東南西北飛

如果「尊重,但沒必要去學」的論點成立的話,那麼,學生有福了,社會科當中有好幾個單元可以直接刪掉--我尊重女性,但不用去了解女性;我尊重原住民,但不用去了解原住民……如果是這樣,那「尊重」二字說穿了就只是包藏歧視的起手式而已。

1

在外島服役的每一天,我都和三位不存在的弟兄聊天……

鴻雁東南西北飛

我擔任的是連上的政戰文書,負責連上弟兄心理狀況的各項追蹤與整理作業。按國軍心理衛生中心的規定,輔導長每日都要約談三位弟兄,不可重覆,隨時掌握個別士兵的最新狀況;再根據約談情形,反應在回報單上,每日回報給心衛中心。然而……

如今,求「站」不得的我,好懷念那求「坐」不能的被操歲月

鴻雁東南西北飛

上個禮拜六,我從一早九點坐定位上課開始,上到下午三點,除了上廁所、喝水、吃東西外,一連坐了六個小時,坐得我渾身不舒服。一下課,稍微休息了一會兒,便馬上換上慢跑裝,出門一口氣跑了五公里,一吐久坐的怨氣。想一想,其實很有趣:我現在是求「站」不得,反觀十多年前當兵被操時,卻是求「坐」不能。然而,現在的我,真巴不得回到那被操的歲月--

如果為人父母的你可以打小孩,那你的主管或長輩可以打你嗎?

鴻雁東南西北飛

我不是為人父母,無法體會家長盛怒之下的心情,不好說什麼。不過,我的疑問是:如果你覺得小孩做錯事,你打他是應該的,那麼--你做錯事的時候,別人打你也是沒問題的嗎?我們試著進入以下情境想一想……

如果人生跑馬燈不能讓別人看到,那就靠寫作吧!

鴻雁東南西北飛

幾年前,我和一位寫作班上的學生家長閒聊起來,她告訴我,她最近想要重新提起筆來寫作。一開始我以為是她要發展斜槓事業,正要向她祝賀。「我最近檢查出有乳癌,」她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說……

1

回憶那位總是把我們當垃圾的斷水流教授

鴻雁東南西北飛

一堂課五十分鐘,斷水流頂多講十分鐘,其餘的四十分鐘都花在貶損學生上。「我以前寫過小說,小說還翻拍成電影,」斷水流目光一掃,問底下學生:「你們有寫過小說的舉手。」要是沒人舉手,他會冷笑一聲,說道:「你們這些東吳的學生啊……」

1

把孩子的眼矇起來,不讓他見到惡,他就會向善嗎?

鴻雁東南西北飛

任何一段關係發生矛盾或衝突時,處於弱勢的一方想逃離強勢的一方是本能的反應,就連狗遭到虐待都會想遠離施暴者,何況是人?所以,離家出走這種事根本不需要教,也不需要學,這是與生俱來的自保反應。應該思考的是……

1

車站行腳(9):汐止,除了好市多,還有古厝多

鴻雁東南西北飛

汐止,百年前這樣一座繁華市鎮,在以前的我眼中竟只有淹水、Costco,還有駕車高速行駛過程中匆匆一瞥的星光橋……實在是無知到了極點。這一趟走下來接近四個小時,卻仍有不少古厝和其他人文遺跡,我們來不及走訪;可以想見它的底蘊非常深厚,非做足功課、多跑個兩趟是無法透徹理解的。

我的撞球歲月

鴻雁東南西北飛

隔壁桌的男同學在彎腰貼近球桌瞄準時,可能是想耍帥,會故意左右張望,尋求觀注,再調整一下姿勢,確定擺好pose,這才出桿擊球。瞄來瞄去,總算瞄到不該瞄的東西--接著,我看到櫃檯那一帶,飛出一個打火機,呈拋物線飛越兩個球桌後,不偏不倚掉落在白目男的身邊--「砰!」的一聲,桌上有火花迸出……

探尋荷鄭終局之戰的古戰場

鴻雁東南西北飛

假如你參觀完安平古堡後,不妨再花三分鐘步行到附近的安平公墓,爬到頂端。三百六十年前的1月25日,你腳下的這塊丘陵正因為猛烈密集的砲擊而震動,上面的碉堡被轟得支離破碎--這是鄭軍與荷軍終局之戰的古戰場。然而,以事後諸葛的立場來推測:「熱蘭遮城旁的這座丘陵及碉堡的有無,會不會是台灣歷史的重要轉捩點呢?」

連湯都不會喝?老闆娘教你!--台南康樂街牛肉湯的職人精神

鴻雁東南西北飛

坐在我們對面的兩位大嬸,比我們早幾分鐘進來。只見其中一位夾了一塊湯裡的肉,放進小碟子裡沾豆瓣醬,並送入口中。這一幕,被路過的老闆娘看見了--「哎喲,不是這樣吃的啦!」老闆娘伸手橫過兩人,擋在湯碗前,阻止她夾起第二塊,以略帶訓斥的口氣說……

1

爽約一時爽,別人的血在淌……

鴻雁東南西北飛

有一位買家一口氣訂購了幾件熱門的木製小火車,跟我約隔天晚上七點面交。隔天七點,我準時在學校門口等候,卻不見人影。我馬上致電買家,她接起電話說了聲:「啊我忘了,那約明天七點吧。」就把電話掛了。隔天七點,她依然沒有現身,我拿起電話撥給她。接通後,她只淡淡地說……

我的網咖歲月

鴻雁東南西北飛

一個沒課的午後,我在網咖打《天堂》打得正入迷--「幹恁娘咧!」一陣暴喝聲從門口傳來,所有人同時轉頭張望,原本的高聲叫陣聲、談笑聲剎那靜止。一個穿著吊嘎的阿伯手上拿著籐條衝進來,快步走向最角落的座位前,猛然將那張座椅往後拉,座位上那人的耳機馬上被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