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雁東南西北飛

不入流作家,用文字記人、記鬼、記食、記人生……

令我牽腸的虱目魚腸

這天,起了個早,到早市的魚攤買了一包虱目魚內臟回來。說是買,其實應該是半買半送,老闆看在我很有誠意地買了幾樣海產的份上,二話不說,從冷藏櫃翻出一包剛處理完的虱目魚內臟,豪邁地扔進塑膠袋裡。

回到家,我也懶得管其他海產,拿出那包內臟,走向廚房,打開袋子,放在流理台上進行第二階段的處理。

首先,挑出腸子,慢慢將它從心臟、肝、胃、生殖腺……等臟器中抽離。別看它小小一塊,力道掌握得好,腸子的長度可以拉到手臂伸到極限還沒抽完。

將腸子抽盡後,放進小碟子,灑點鹽巴、味素,攪拌一下,再平均分裝到小夾鏈袋裡,醃漬個幾天,就大功告成啦!

要使用時,將魚腸取出,以S形均勻平鋪在小塊瓦楞紙上,拿刀片切成一段段約兩公分的長度。

然後呢?然後你就準備好釣餌,可以開始釣蝦囉!

很抱歉,你以為我是在介紹料理虱目魚腸的步驟嗎?說真的,自己買回來的虱目魚腸我還實在不敢吃下肚,怕處理得不好,內臟腥味太重,白白浪費食材。

小時候,我覺得魚腸的味道很苦、很噁心,見到大人吃完秋刀魚的肉之後,還把那一坨黑黑的內臟送進嘴裡,會不自覺露出嫌惡的表情。在我的想像中,魚內臟和魚大便是畫上等號的。

後來,讀到焦桐《臺灣味道》裡的〈虱目魚〉,文中介紹位於台北南機場的「邱丘台南虱目魚粥」。於是,找了一天起了個大早,帶老婆專程造訪這家專賣虱目魚料理的小攤子。

點完餐後,我發現其他食客的桌上除了一碗魚粥外,還有一小碗顏色暗沉、不規則形狀,其中還有條狀物的小菜。我向隔壁桌的阿伯打聽了一下,才知道是川燙魚腸,並且向我大力推薦:

「這味讚哦!趕緊點,稍晚就賣完了。」

「好吧!」我心想,「既然難得來一趟,點個魚腸吃吃看吧。」

川燙魚腸送上桌之後,我還有一點後悔,下箸前猶豫了幾分鐘,怕送入口中後會被腥到反胃。我鼓起勇氣,夾了一小條魚腸及好幾條薑絲送放進嘴裡咀嚼,想用辛辣味蓋過腥味--一嚐之下,咦?味道不壞嘛。

我又夾了一大條附著了其他內臟的魚腸,蘸醬油與哇沙米一塊吃,這下終於嚐出滋味了--魚腸入口咀嚼的當下,有一點微苦,但在哇沙米的助攻下還挺順口的,嚼著嚼著竟然就回甘了。

從此以後,我愛慘了川燙虱目魚腸!有趣的是,從小到大不太敢吃魚的老婆,也愛上了這一味。久久沒吃,還會吵著要呢。

之後我們幾次來邱丘,都是衝著魚腸而來,魚粥吃不吃倒是其次。可惜,只要過八點,正如阿伯所說,川燙魚腸便銷售一空。我們好幾次到現場,聽到這個噩耗,在懊悔睡太晚之餘,只好勉為其難點了一碗魚肚粥,想念魚肚裡那已被掏空的腸……

自從去年搬離台北後,再沒有機會一大清早到南機場一嚐魚腸。最近,發現住家附近的滷肉飯店,有賣虱目魚腸湯,滋味雖然不比邱丘,但在入秋的夜晚,啜飲一口熱騰騰、苦而回甘的湯,也多少能彌補我對邱丘的掛肚「牽腸」。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淒風苦雨之夜的療癒滋味

早餐輓歌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