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se

這裡漂浮一個節點,留存那些不甘心。或者是沈溺在自我世界時,基於語言的日常文藝實踐。

抱歉,现在又是“打破希望”的时间了

上海的“防疫”已经引发了一波一波的舆论潮,同时,人们也开始在绝境中“寻找希望”。这是人性,人们在困难的时候,最容易做的事情就是“强行寻找希望”,这样才能有期待的活下去。但是在权力高压状态下,这种“强行寻找”,某种程度上就是坠入虚假。

上海的“防疫”已经引发了一波一波的舆论潮,同时,人们也开始在绝境中“寻找希望”。这是人性,人们在困难的时候,最容易做的事情就是“强行寻找希望”,这样才能有期待的活下去。但是在权力高压状态下,这种“强行寻找”,某种程度上就是坠入虚假,最关键是这种“希望”,不仅会麻痹自己,而且潜在的变成了他人困境的一部分

所以,总是要把这希望打破的。

在打破这些希望的过程中,充满了强烈的,不想控制的愤怒,但希望诸位读者理解,这些针对的不是具体的个体,而是群体,或者说,“群体化的个人”

1.

第一个需要戳破的大概就是所谓“我们是有底线的”,即专业人士的操守问题。昨天早上,有朋友发来一个图,上海在大规模发送中药汤剂,这个配着一段打印出来的文字:

这个药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大家谨慎服用,有对成分过敏的不要服,孕妇不要服,5岁以内不能服,5岁以上小孩少服用,每天两袋,早晚一次。

这个图被传播,很容易当作“希望所在”,大意是说,你看,我们的专业人员还是有操守的,还是有底线的。于是就萌生出某些希望。这些希望是有脉络的,在一个月前,他们还在笃定认为“上海是不同的”,“上海市中国文明之光”,虽然这个希望破灭了,但是你看,人就是要很努力的寻找到新的,比如像这样,先把“希望”的要求和层级降低一个档次,但也要有。

我当然是非常不以为然了。在一般状况下,所谓专业群体要么不够专业,要么就是一直在纵容中药的发展和应用,尤其是中成药。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关联利益,作为一个群体利益共同体,以直接间接的方式获利,参与了大分配。恰好是在这个极端时刻,我们需要反思和审视,为什么会走到这一天,那么,专业群体可以免责吗?

在这个国家,我们很大的危险不仅很容易成为“被害者”,也很容易参与到这个制度化作恶里面,成为“施害者”

诸位读者朋友们大概是知道“精致利己主义”的吧,由此我确实下想到了一个词,叫做“精致主义的底线”。在这个极端情况下,专业群体突然发现自己不是体制确定的部分,而是体制可以牺牲、劳役的部分。自己平常不反对的那些东西,甚至利用,至少或漠视或袖手或养蛊的部分,突然变成了侵犯自己的东西,自己不仅不再参与分配,而要承担劳役,强大的压力快速持续进行。所以这个时候跑出来的“我们是有底线的”,就显得过于精致了。它更像是某种怨气的发泄。

那么请问,“希望”到底从哪里产生呢?真的可以在这样“精致主义的底线”上产生吗?还是不要吧,打破它。如果你信任这希望,大概率只是继续在给自己掘墓而已。

来说下一个。

2.

有个朋友发了两段,我整理一下发在这里:

一代有一代的“党疼国爱债”,终身难讫,具体到每一代有专属必须感恩戴德“最可爱的人”。目前,大白。肯定有辛苦的怨言的委屈的无辜的,但也有那么多人明显享受“制服”赏的权力,又可以在“面具”下堂而皇之不要脸,组合拳一打,无敌了。

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个“强行寻找的希望”了。而且,需要被检讨的是,我们是以什么逻辑来寻找希望的。有时候我们可能难以意识到:缺乏批评、缺乏公共讨论,只剩下铺天盖地的宣传和教育,带来的恶劣结果是如何产生持续糟糕认知的。

这些差劲的东西,最大的危险,在于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认知框架,一个思考路径,一种习惯性的依赖,在这个时候,我们非常善于去发现,“他们也不容易”,“要体谅他们”,“要多理解他们的难处”,甚至于,那些做得略好的,还能引发强大的感恩之情,看到了“社会的希望”。

比如,连续36个小时做错误的事情,真的很让人同情啊。

比如,连续值班12个小时,其中踹开三家门,他们也真不容易呢。

更多的是,堵住小区门口不让人进出饿死人逼人自杀或者无法就医,请多理解理解他们。

是啊,打死一只柯基狗,多么值得理解啊。

以及我更想说的是,你不同情,你不说不容易,你不理解,你还能干啥?所以,大部分人一边依循认知惯性,一边潜在地被迫“找到了新的希望”。

摊手。好无聊乏味的希望。我还是想说,这个社会如果还能有些许的变化,至少我们首先要懂得,“希望”是需要抵抗的,这个社会已经在不断创造出虚假希望来了,沉湎到其中,是危险的。希望上个月感受到的上海和这个月感受到的上海,能够告诉我们,希望是如此虚假——看,这句话我开头用了“希望”两个字,当然,我并不相信。

3.

我之所以想认真讨论这个事情,其实还是跟个体行为有关。上面解释了,不管是“专业群体”还是“大白”,在这样的结构里,他们都是施害者。这个社会就是如此,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同时也是施害者。这就是我们要认真检讨,要反复讨论,要实现另外一种认知升级的原因,它至少可以让我们意识到施害行为,让它变慢或者从中挣脱出来

如果不改变这种认知,一些人就可能陷入到认知带来的裹挟着情感的困境状态,这倒是真的很让人同情。比如我一个朋友的亲戚被连夜拉到很远的城市隔离,他对我说:

一边心疼受影响的亲朋一边又无奈面对一线的朋友们表达自己的辛苦,两边都没有错,问题的症结无法解决的情况下,煎熬又无奈。

我完全理解这种状况,这种善良值得珍惜。但是,辛苦的施害,这是不值得同情、认可、理解的,是需要告知、反对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