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8 articlesIn total 38083 words

詛咒與讚美 第二章

寬容者

訓詁翻譯,文學實驗。需全文去,請私信,不免費,不定價。

顾赛芬 古文汉训 (3)

寬容者

顾赛芬 古文法训 (3) 丁忧,丁艰也。遭逢父母喪事。舊制,父母死後,子女要守喪,三年內不做官,不婚娶,不赴宴,不應考。Porter le poids de l'affliction: fils en deuil de son père ou de sa mère.

顾赛芬 古文法训(2)

寬容者

丂之反也,读若呵也, 喊也, Crier,呵也,喝也。斥也,骂也。呼也,叫也,唤也。Qiǎo. 丂,气欲舒出也。Soupirer, sangloter. Soupirer, 叹息也,追求也。sangloter,Pleurer avec des sanglots 悲泣也(Pleu...

顾赛芬 古文汉训(1)

寬容者

Un, qui n'est pas divisé, premier. 一,不二也,初也,元也,始也。diviser ,二也,分也,裂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 三生萬物。L'Etre qui existe par lui-même a produit un (la grande...

五帝本纪 开明文法

寬容者

梳理史记语法,便于现代读者。

维乐布拉马 相遇 法汉对照

寬容者

Une rencontre Villebramar «je l’ai prise entre mes bras blancs elle a pleuré comme un enfant» d’après Pierre Mac Orlan Un soir d’hiver, il était un oiseau.

雨果 明日兮破曉

寬容者

明日兮破晓 雨果 明日兮破晓,发白兮田野, 吾将兮起行。尔将兮见我,我知兮尔守。将走兮夫林,将走兮其岳。莫能兮停留,远尔兮悠悠。步步兮进进,眼定兮思心, 无一兮外观,无一兮闻声, 唯一兮无知,吾背兮弯曲,双手兮交集, 悲伤兮日日,我将兮夜夜。

永恆

寬容者

法語詩歌翻譯 蘭波

米拉波橋

寬容者

法語詩歌翻譯 阿波利奈爾

养猪场新冠防疫原则

寬容者

划分区域,避免交叉感染 养殖场主要分为分为生产区和非生产区,非生产区域包括了工人日常生活及活动区域,且由于非生产区由于其功能性复杂,不可控因素居多。为了避免病菌进入生产区,需要将这两部分区域进行隔离,断绝病菌的传播。养殖人员在进出养殖区时要进行全面的消毒,避免带入病毒,同时避免接...

孤独圆谷 IV

寬容者

选译自《苦涩三段论》

孤独圆谷 III

寬容者

选自 苦涩三段论 齐奥朗(cioran)

孤獨圓谷 II

寬容者

苦澀三段論 齊奧朗 (cioran)

不会是温柔的,在正义的黑暗中

寬容者

不会是温柔的,在正义的黑暗中。老同志,请不要和气,在白日结束的时候。发火,发火,因为光正在死亡。智者末日虽知道黑暗是正义的 因为他们的格言已喷不出闪电。但他们不会是温柔的,在正义的黑暗中。正义者,临终挥手,呼喊高亢,行动虚弱 他们曾舞蹈于一青春的海湾。

齐奥朗论保罗萨特

寬容者

原题 :论一个理念创业者 《解体概要》 他掌握一切,一切从之;不是当代的一切,他无法理解。充沛精力于智力的手艺,轻松登陆一切精神与风格的领域——从哲学至电影——炫目,必须炫目。所有问题都经不起他的分析,所有现象于他都不是奇异,所有诱惑于他都是同一。

介癞者

寬容者

介癞者 原作者:E.M.Cioran 以自慰于懒惰的内疚,我假借贫民的道路,急于贬低自己和堕落自己。我结识之,种种无赖,有大窾者,有恶臭者,有痴笑者;自没于其污浊,我乐于其腥臭的口气,也乐于其活跃的灵气。是无情的,于成功者,其天赋,无能一切,有力佩服,尽管其演出乃世界之最...

生存的诱惑

寬容者

作者 齐奥朗 有些人,他们从肯定到肯定:其人生——乃一系列之“是”……完全赞同真实者,或其眼中之如此者,他们赞成一切,不觉丝毫尴尬,于表达其同意。并非反常,他们无法说明,也无法整理,于将来之种种事物中间。越他们任由自己为哲学所污染,越,于生死之大戏,他们是最佳之观众。

未命名

寬容者

路德 作者 齐奥朗 有信仰,非全有;重要者,乃受之为一诅咒,视上帝为一敌手,一诛杀者,一怪兽,我们热爱祂,但将我们所能支配之、梦寐之非人皆投向祂……教会制之为一平庸的存在,一退化者,一可爱者;路德,抗议之:上帝,他主张,为我们所崇拜,非“大寿头”、非“老实头”,非“绿帽头”,...

性使我们平等;更妙者:它带走我们的神秘……

寬容者

果戈里 作者 齐奥朗 EM cioran 一些证据,实罕见者,示之以一圣徒;另一些,更多见者,示之以一鬼魅。“其生命效应微乎其微,”阿克萨科夫于果氏离世之次日写道,我害怕尸体,不忍视之,但于其遗体前,我不觉恐惧。” 为一终生不去的寒意所折磨,他不停重复:“我冷,我冷。

汝將知道汝乃必死者

寬容者

衣裳哲學 齊奧朗 以何等的溫存,何等的嫉恨,我思想于荒漠的修士們,于厚顏的犬儒們!恥於排列此等小物:桌椅,床鋪,衣服……服飾介我等與虛無。視汝等身體,以一面明鏡:汝將知道汝乃必死者;撫摸汝之肋骨,如彈奏一副曼陀鈴,汝將看到汝何等接近於墳塋。

恐怖的生存必有殘暴的末日

寬容者

殘暴—一種奢華 齊奧朗 正常剂量下,恐惧,于行动,于思想,乃必不可少者,刺激我们的感觉和激发我们的精神;没有它,则无勇敢的行为,也无懦弱的举动……没有它,就没有行动。但当它,大量地,包围我们,涌向我们时,它将变成有害的原因,成为残暴。颤栗者皆寐求使他人颤栗,恐怖的生存必有残暴的末日。

文學,我們發覺,很有以前,就豪不缺荒唐

寬容者

言之外 齊奧朗 一旦囚于文学,我们会尊重其真理,努力予之实体,尽力充满其虚无。无疑,此乃一悲惨境地。但,有更恶劣者:因超越此种真理而无法掌握智慧者。取何等的方向?何等的精神之领域定居其中?我们不再是文人;我们仍写作,但同时轻蔑表达。保存天职的残余,不要有勇气去放弃它们,乃一歧义的...

越多我們是自然的,越少我們是藝術的

寬容者

虛弱之益 此个体,无法超越其优秀范本的性质,完美典范的身份,且其存在混同于其生存的命运,设自己于精神之外。无伦的男性——障碍于细微的感觉——麻木于日常超然的场地,艺术取材之所。越多我们是自然的,越少我们是艺术的。同构的、无异的、混沌的活力,受崇拜于传奇的世界,于神话的幻觉。

有夢的霸主,乃最大的災害,于所以的人類

寬容者

霸主的憂愁 齊奧朗 巴黎克拿破仑,以其承认,如一“铅的披风”:一千万人于此丧生。乃“世纪病”的账本,当一“复生”,马背之上,摄政名城。此病,生于十八世纪的沙龙闲情,于狂醒贵族的优柔寡断,行破坏于远方乡间:农民血偿一感性的风格,异于他们的本性,且,及他们,一国家。

音樂家不是音樂的批評者,正如神學家不是上帝

寬容者

音樂與懷疑 齊奧朗 (cioran) 我曾寻觅怀疑于所有的艺术,于其中只发现伪装者,鬼祟者,泄露于灵感的间歇,出现于松弛的活力;但我停止寻觅之——甚至以此形式——于音乐中;它(怀疑)不可能盛开在音乐里:无知讽刺,它(音乐)诞生,不以智力的恶意,而以天真之或温柔或猛烈的细腻,——崇...

有些靈魂,患于黑暗,永無健康

寬容者

于失眠祈祷 作者 齊奧朗 于年十七,我信哲理。无关其者,在我眼里,皆罪恶卑鄙:诗人?皆江湖骗子,善娱乐弱小女子;行动?乃疯狂的愚蠢;爱情,死亡?皆低级的借口,以自绝于概念的荣光。不配精神的芬芳,世界散发恶臭……概念,何等污点!喜悲,何等羞愧!

其將是惡者,若其自覺徒勞正義

寬容者

恶人肖像 作者 齊奧朗(cioran) 于何,其未犯更多罪恶,于其当犯者,无高明的谋杀,也无精心的复仇?于何,其没有听命于冲冠的血气?——是以其性情,是以其教养?无疑非也,更非也,以其天良;而惟以死亡概念的临场。生性不宥个体,其宥全体;小辱兴其本性;其亡之,片刻后。

千萬人頭落地,一個思想勝利

寬容者

作者 齊奧朗 (CIORAN)原題:我的寬容觀 盛(vie)的符号:残暴,狂热,不宽容;衰的符号:客套,体谅,不严格。一机构,只要是,立以凶性,便不容敌手,不恕异端:屠杀之,焚烧之,监禁之。一个个火刑堆,一架架断头台,一间间死囚牢!其发明者,非蛇蝎心,乃信念心,全体之信念,无论其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