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63 articlesIn total 143733 words

步走/葵喜街:藍巴勒海峽、荃灣墳場、葵涌堆填區

張子房

樹、陽光、35度|Photo by Houses Cheung ω Z6 II+ Z 24–70mm f/4鑽出海之戀,那座與花之戀異父異母的縉紳化地標,沿冷門的那邊走,葵涌方向,沒有公園、沒有景、甚少遊人。紅綠燈前,別走海邊,拐進海濱花園外圍馬路,便到了葵喜路。

1

從油麻地走到黃埔,有時是無所事事,有時僅僅是睡着了

張子房

美都餐室「第四手囉經已,呢間鋪頭又轉咗手。上手老細移咗民。」聽見食客和肥姐姐聊天,我稍為驚心。很抱歉我不認得這位肥姐姐是否新來的老闆娘,或是已給我端了好幾年米線的同一位肥姐姐。自從電影中心鄰近那家蔡瀾介紹的潮州麵店結業後,每逢看電影前時間寬裕之時,為求方便,都會來梁顯利對面的米線店吃一碗。

獅子山下的回歸故事:嗯?這個香港怎麼我不認識

張子房

《七人樂隊》源於2014年寰亞電影邀請八位香港新浪潮導演,以香港為背景,採用菲林拍攝一系列與香港相關的作品。雖然各位導演沒有言明,然而透過電影內容,不難推敲出《七人樂隊》題材上有幾個共通的關建字:老香港回歸菲林香港是我家幾位導演與「今日香港」脫節了!

結合古蹟活化的社區營造項目:牛奶公司發源地薄䲷林牧場

張子房

作為第四期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的一員,薄鳧林牧場的活化計劃自2015年便開始籌備。經歷七年時間,終於在2022年4月有限度開放。新舊夾雜的建築物中間,一個酷似露天停車場入口,門口擺了一頭被卡板卡住的乳牛,活像寵物公園的平房草地。大部份歷史建築均是自成一角,或自己作為建築群,薄鳧林牧場卻夾雜在這個尷尬的位置發展他們活化構想。

步走/顯徑邨

張子房

「你們羨幕馬鞍山環境清幽,交通方便,又近沙田。呢個係依家啫。你哋知唔知我等呢條馬鐵等足廿年!」叔叔出社會後抽到大水坑公屋,每次聚會均是他出九龍。馬鐵通車後我們第一次去馬鞍山覓食。夕陽下望着烏溪沙外海,人煙疏落九重堇盛放的廣闊公園。那時還不知道海傍移植了櫻花樹,不知道這片距離沙田大埔一海之隔的半島的邊陲感。慨嘆此地閒適宜居,早知道就搬來這邊住囉!叔叔帶點抱怨,沒半分自豪。回想起來這番話已是10年前。

步走/寶石戲院

張子房

職員邀請我「參觀」它的女廁?

步走/葵盛西邨

張子房

村落人煙梳落。樓宇土黃色,外牆樣式相似石硤尾邨。座數安排不那麼一目了解,沿着主要通道難以順序前進,轉過彎,一探頭,從第三座跳到第五座。

屏山鄕封村、沙頭角解禁:開拓禁區秘境可以發大達?

張子房

事源於2019年,地產發展商新世界宣佈,以象徵式1元租金,向社企「要有光」出租2.8萬呎農地,興建100伙「光房」,旨在於屏山建設一條新青年鄉村。將吸引年輕夫婦及年輕人申請入住。光房計劃遭到原居民強烈反對。原居民認為光房的興建計劃,勢必破壞屏山景觀及文物。屏山一帶乃文物徑範圍,內有鄧氏宗祠等歷史古蹟,符合中國傳統風水格局。光房建興之後,將會與該地現今最高的建築物聚星樓看齊。

鹽田梓.復村活化20年

張子房

鹽田梓村又名鹽田仔,『梓』有懷念故鄉之意,至於鹽田仔,也許是因為鹽田很小,加上村民謙虛,因而有此別稱。

懷舊潮流的再思考:舊香港產業鏈是歌頌昔日榮光,抑或象徵對將來絕望?

張子房

公屋回顧是熱門話題行文時恰巧遇上「陶大才子」評論香港人氣男團Morrir,並與蕭大燈神網上交鋒,鬧得江湖上滿足笑話,人人抽水為樂。各中年KOL爭相引用二才子的觀點,評論他們的觀點,有為他們解話的、以示體諒的、引為自嘲的⋯⋯卻,甚少認真評論,甚至連Fans的反感也沒怎麼讀到(可能因為演算法關係吧)。

1

橫渡維港的天星小輪

張子房

天星小輪創辦人米泰華拉(Dorabjee Naorojee Mithaiwala)是拜火教徒,印度巴斯人。米泰華拉最初以廚師身份來到香港,後來創辦「九龍渡海小輪公司」,營運往來尖沙咀與中環的輪渡航班。因為天星小輪第一艘船「曉星號」之故,渡輪都以「星」字命名。

步走/大澳:展現香港人排隊的熱情和天賦

張子房

到底把大澳的食店全部排一次隊要花多少時間?我相當討厭排隊,因而挑了一家「自坐」食堂,想說進去找個位置坐再買點吃的,三點了甚麼都沒吃。結果還是要排隊。這才發現食堂內相當多「排黨團體」,一個組織四個人,一人等沙翁、一人排雞蛋仔、一人搜羅街上小吃,最後一個在食堂內佔據位置看包。在大澳,發現了香港人對排隊㒇比的熱情和天賦。

步走/錦田北圍(水頭村、水尾村)

張子房

錦田有幾座氏鄧祠堂,其中一座是紀念三位祖先,冠上了他們三兄弟的名字。查證之下這三位祖先實際上還有一位大哥,卻不在同一座祠堂之內。更奇怪的是,這四兄弟的父親曾經受藍血案牽連,在黑龍江坐了四年牢。從南至北,又北至南,充滿傳奇。

1

圍封大廈、全民檢測:創意滿滿的管理層讓都巿耳目一新

張子房

十五分鐘前,剛從圍封區返回公司的同事V,才因為我到處走而在快速測試中檢驗為陰性而頗有怨言,我應該是一隻行走的超級病源體每天去強制檢測盡快打齊三針才對。現在卻容許家人不打針⋯⋯算了,雙重標準,見怪不怪。

死在中國的聖人:方濟各.沙勿略

張子房

原籍西班牙的方濟各.沙勿略(Francisco Xavier)生於1506年。19歲入讀巴黎聖巴巴拉學院,在巴黎就學和工作期間,結識了幾位志同道合的伙伴創立耶穌會,成為創會成員之一。

長洲24小時:每條巷道均是自成一角的友善社區

張子房

長洲每條巷道均貼着大大小小的招聘廣告。舉凡店鋪招聘、會堂零工,乃至政府外判職位,均能在街上找到僱主聯絡方法。在網絡時代、在眾多島嶼之中,唯獨長洲有這麼多告示。

2

分域碼頭最後展覽,一場零記憶點的最後告別

張子房

初代分域碼頭由蘇格蘭商人佐治.分域(George Fenwick)於19世紀末興建。經歷各時代海岸線遷移,現址的分域碼頭在1947年開放,交由軍人輔道會營運。資料顯示分域碼頭主要招待各國船員,尤其因鄰近軍器廠街的海軍俱樂部,越戰期間成為美軍補給站,故給人的印象是專門服務水兵的娛樂場所。

長洲24小時:日落東灣,信步長貴,感受觀光島嶼的生活氣息

張子房

即將打烊,店裡的妹妹熱烈地討論新菜單評價如何,原來,廚師也是年輕女孩。捧餐、收銀、解釋餐單、料理、照顧客人、收集意見,元氣滿滿,眼睛霍霍,充滿神彩。長洲本土不產這個吧 — — 日本料理我指。

步走/山村道54號

張子房

一百年前,跑馬地已是富人聚居之地。1920年代,一排排法式洋樓沿山坡建成,上接太平山頂,下連跑馬地馬場。直到1970至80年代,隨着城巿發展,法式洋樓無法滿足人們的空間需求,紛紛改建為層樓較高的複合式大樓。下層停場車和商戶鋪位,上層是居住空間。

興華(二)邨/步走

張子房

興華邨的起源和香港其他公屋邨的十分相似,均來自一場大火。1976年2月1日,愛秩序灣艇戶大火,接近3000人受災。港英政府遂興建徒置大廈安頓災民,順便讓水上人家「上岸」。

OpenSea一周體驗!用NFTs把舊香港陸續上架!

張子房

大半月前發現Matters利用NFT賣頭像,聽說還挺受歡迎。想了想其實我也可以透過NFT賣相呀!反正放在其他平台賣不去。研究了大半個月終於成功在OpenSea上架了第一張相片。不過中途好多地方忘了截圖。希望用文字能說明上架經過吧!

PMQ、大館、新聞博物館:友善社區與中上環活化空間

張子房

過去幾年參加導賞團和帶領導賞團,中上環的居民大抵和音音抱持差不多的態度——與自己關係不大。剛開幕那會兒還是會興高采烈地參觀,半年後,熱情冷卻了,可能一年只去一回。即使是以重視社區營造,邀請大家午飯時進入場館坐一坐,吃午飯聽音樂的活化項目。亦與社區越走越遠,變成了巿中心一個旅遊觀光景點,利用經濟和消費切割成另類居民不願涉足的場所。

安心監察,疫苗限聚——自由不斷收窄的疫後政治,停損點該設在哪兒?

張子房

到房署恰談公事,甫入門即遭外判保安擋住: 嘟安心出行!量體溫。哦,我寫紙呀唔該。無得寫紙!咁我唔入去叫同事出嚟,好快。門口距離詢問處兩米,即是四步距離。豈料保案擋在我面前,嚴禁我越過地上的黑色防滑帶。我說: 那麼可以麻煩你幫忙轉達,我想找⋯⋯我唔會幫你!

1

中產庭院,庶民退散!18年後的中環街巿

張子房

這個月來來回回了中環街巿好幾遍,期待那邊重現街巿的,庶民生活的生命力。無奈再次證明,香港的保育項目又淪為中產階級的、縉紳階層的消遣樂園。

天罰vs人禍!為何要在八號波兩小時內趕返工?

張子房

香港人是全世界出名最勤力最有效率的打工仔。外地人眼中感覺香港人熱愛工作,處事靈活,一切以完成任務為優先,不惜犧牲下班後生活。甚至常常替老闆講說話,疫情底下生意差,好多公司拖延發薪,打工仔會同情老闆,情勢差大家共渡時艱。

黑松沙士、蝦湯米粉、肉骨茶:回不了家的朋友們怎麼過中秋

張子房

親人不在身邊,無論甚麼節日都感覺與自己無緣。硬拉她們出去,恐怕更難受。

留下來的我們

張子房

逃離「娥掌」的人們炫耀着外地生活有多自在,這邊不需要很好英文討飯吃不會很難政府對退休人士優厚⋯⋯說:聽到你兩年後在某個地方得到身分會令我很欣慰。講了這麼多出走的話題,不如這次反過來,講講留下來的我們的思量。

1

推翻了極權之後,他們再推舉一個極權——《醫官同謀》

張子房

華人社會絕對具備服務極權的潛質。

1

中英分界沙頭角:四百公頃的禁區變形記

張子房

深港邊界是123年前建立,邊境禁區的歷史短了一半,1951年,70年歷史。

1

休克讀者的香港書展流水帳

張子房

今年書展走了兩圈,沒有了台灣出版社,沒有了時報,本地大學的出版社又沒啥新出版物,主打還是周保松前年大前年的作品。難得來到,怎麼也該帶一些貨回去。在中華書局的攤位撿了一本《香港遺美》,勉為其難地。現場只有八折,畢竟到鋪面我至少六至七折。算了,結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