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心

自由工作者/社工師/薩提爾溝通模式認證治療師/和諧粉彩正指導師/生涯設計師/長照諮詢師/A.PLUS優卓 & Wiley Everything DiSC®國際認證顧問/芳療保健師

【不上班的生活】你好嗎? 我不好。

Day 276

若非女孩提起,我其實沒有特別注意到進入六月,相關系列報導又再次出現,眨眨眼睛,已過了五年時光。上網查了一下相關報導,報導的內容方向完全不意外,形同廢墟的八仙樂園已被剷平,曾經為了養地而興建的水上樂園,成為歷史的地名,每當我回林口騎車經過那裏,總覺得可以聽見那一年夜裡在這裡的尖叫哀號聲,一整夜不停歇的救護車聲音伴隨著。那一夜的印象太深刻,那一夜的事件翻轉了他們的人生,也讓我的人生變得不同。

如果有人知道我是八仙塵暴的服務社工,我通常會被問到的一句話:「他們現在還好嗎?」

身體的傷會逐漸痊癒,為了重建或是修復疤痕,反覆進出醫院開刀是很頻繁的事情,對他們來說進出醫院也已經習慣了,住院該準備的物品,該叮嚀術後需使用嗎啡止痛,提前安排醫院的看護,要吃哪一家的餐點,去哪裡買,他們超熟悉,也會互相分享經驗。看你住在哪間醫院,林口長庚、台北馬偕、台大醫院...等。

那,心理呢?

女孩跟我討論未來生涯的方向,說著說著哽咽了起來。

集體意外事件跟個體意外事件的發生其實是很不同的,在復健過程中他們產生的團體動力也很特別,相互扶持,相互鼓勵,彼此陪伴對方在癢痛麻睡不著的夜裡一起打電動到天亮,一起聊天到天亮,他們聊的話題很廣泛,有時尚、服裝、化妝、電動、電影、戲劇、運動....等,但他們不聊自己的痛,愛情的傷痛、家人的爭執受傷會聊,但..自己的傷,不說。

曾經有個女孩跟我說,她不敢說,因為她知道對方也在承受身體的苦痛,承受事件帶來的影響,她怕她說了,會造成對方的負擔,讓對方擔心自己,增加對方心裡的壓力,所以她不敢說,但身邊除了傷友之外,沒有朋友可以理解燒傷帶來的痛苦。那種痛,可能讓人想要放棄生命,但不敢說,只有在夜深人靜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暗自哭泣。

當他們心情很差,狀態不好的時候,他們會放棄來復健,因為有太多人會來詢問關切,但他們不想說,甚至不想與人連結,或是他們會選擇其他的復健處,因為那裏人與人之間交集的時間不會太長,每個人的時間有限,一方面可以做到復健,避免疤痕攣縮;一方面可以免除人際互動的壓力。不過,多數人選擇待在家裡,在自己的世界裡。

姑且不論受傷這件事,即便沒有受傷的我們也會有時候不想出門,不想與人互動,不想做任何事情,就是廢在家裡,我們其實沒有不一樣。

有些人會說,時間都過那麼久了,你該打起精神繼續往前走了。

這句話很熟悉啊~前陣子吳宗憲才說「痛有極限」,說這句話的人其實非常關心在乎對方的,因為在乎與不捨,希望對方好,才會希望對方可以打起精神來。只是,面對傷痛這件事情,每個人的復原時間與程度都不同,掩蓋傷痛,不去正視傷痛,並不會真正的走過,那個看起來很好的模樣,是符合社會期待的樣子。但在自己跟自己相處的時刻,是翻倍的疼痛。

我們太習慣照顧他人,說著我們自己很好,不敢讓別人知道自己不好,或許是擔心過多的關心,或許是擔心對方擔心,但承認自己心情的不好,是接受自己感受的第一步。同時也可以在讓對方知道,對方不用特別做些甚麼,或是有希望對方可以怎麼做,也可以告訴對方。你不說,不會有人知道你需要甚麼;你說了,身旁的人其實也會很輕鬆。當然,他不一定會滿足你的期待,但至少你把你的期待與感受表達了。

受傷,失去了很多原有的,卻也同時得到了過去沒有的。

在他們身上,我看見生命的韌性如此強大,在面對苦痛的當下,他們依舊有很大的能量給予身邊的人,他們一起走過死蔭幽谷,有些人成為了天使,他們不會忘記天使的存在,他們在自己的生命中發光。

生命的厚度,一輪又一輪深刻的刻痕,過程中的拉扯與糾結,就跟攣縮的疤痕一樣痛徹心扉,如此的艱辛不易。

日落,會再升起,允許有時候連日陰天大雨,但不會一直如此。旭日東昇,每一天睜開眼睛的我們,都更往前進了一步,即便是0.0001,今天的我們就是跟昨天不一樣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不上班的生活】社工日,社工辛苦了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