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缸貓 Fishbowl_cat
魚缸貓 Fishbowl_cat

咬定青山不放鬆,裡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南西北風。

桃花潭水深千尺

阿寧x小魚 (1)

西雅圖六月的午後雷陣雨,沒有打落鳳凰花,反而是落了一地的桃花。

如果要找個詞來形容阿寧,絕對是『大哥』型的人物,聰明能幹負責,仗義又不拘小節;社交圈那是前所未有的廣大,有五秒鐘跟別人打成一片的特異功能。經濟與國際研究雙修的他,是群裡數一數二的高材生,無論是連續一週夜夜趕論文或是臨時變動的活動企劃,只要有monster 跟Red Bull的支撐,沒有一項能難倒他。從高中就在寄宿學校的他閱歷豐富,見過世面,對熟悉的人更是口無遮攔直來直往。被他認定的人他就會當親人一樣的對待,但是底線分明一旦斷了就會一乾二凈,敢愛敢恨果斷決絕。他文武雙全又愛音樂愛打球認真起來無可阻攔,愛這如風雲變幻快速的世界。

小魚是個人本設計工程生,瘦小靈巧的他頂著大筐眼鏡跟棕色直髮,活蹦的在群裡彈跳,客觀來說也是個極可愛的小人兒。直率可愛帶些古靈精怪,平常頂著乖巧的樣貌但有時候一開口就讓人哭笑不得。

我與阿寧認識的時間相對短。他是在去年的春天碰巧走進了我們的活動,後來又誤打誤撞的成為了核心的成員。或許是緣分或許是陰錯陽差,或許是各種插曲的影響,短短近半年內我們已成為了他幾乎最親近的朋友圈。就連他的現任小魚,都是去年一起做project 的時候,兩個人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悄無聲息地走近的。

或者說我眼盲遲鈍,從來都很難發現這種事情。不過再怎麼樣,先知道發現的還是我,即使只是因為阿寧在我前面Existential Crisis。就看這個平常不動如山的人,因為糾結訊息該怎麼回而拉著我討主意,問著說該不該約對方吃早餐,該約哪裡,該約幾點,怕不小心已讀,怕回太快也怕回太慢。從那之後,每每跟他們兩個在同一個空間,師姐我就望著滿屋子的桃花花瓣飄呀飄呀飄。

時間線回到情人節那一天,上班上到一半的我突然看到阿寧傳訊息,說晚上想跟小魚來我們家吃飯。下班後他倆雙雙出現,提著兩大袋的食材說想做麻醬麵,還有手作蔥油餅。這是個破天荒,阿寧雖然意我理事能力極強,但是廚房說什麼都稱不上他的地盤;有火燒廚房前科的他很顯然平常開火煮飯是少之又少。小魚在廚房的一角忙著調麵的醬料,阿寧盯著youtube影片的示範,有樣學樣地開始拌麵糰,切蔥花。看著面前反常重重的畫面,不得不說我滿臉就是將信將疑;一邊懷疑眼前這對到底話是說開了沒;一邊忍不住在想是什麼風讓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阿寧竟然有下廚得動力......這說來,該不會真的是為了眼前這個女孩,開始洗手作羹湯吧。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