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缸貓 Fishbowl_cat
魚缸貓 Fishbowl_cat

咬定青山不放鬆,裡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南西北風。

被粉紅泡泡淹沒的日子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同住在屋子裡的總共有五個人,但暑假時孩子們會回家,來來去去這個暑假在房子裡待著的除了我,還有另外兩人。

其中一個就是小潔。前陣子剛交了男朋友的她,小倆口正膩歪著,只要閒著的時候不管是煮飯打遊戲寫作業,幾乎都是開著視訊或電話。小潔滔滔不絕,說著天南地北,毫無顧忌的熱情分享著,似乎有聊不完的話題。連安靜不說話時電話也接著,好像聽著對方打遊戲也是一種快樂。

另一個是阿寧。兩個月前阿寧還說著,正逢畢業季,與小魚的感情前途未知,在思考著是否繼續堅持,這期間我也並沒有過問。到了兩週前小魚回了台灣,阿寧也搬進了屋子裡與我們同住。即使隔著15小時的時差,兩人的電話依然不斷,抓著時間就要聯絡對方。連原本假日愛賴床的阿寧,在星期六日的早上八點就從房間裡透著電話聲,說笑不斷。平日下班回家正好小魚起床,傍晚就能聽見小魚清脆悅耳的聲音伴隨著阿寧的腳步,從電話中時近時遠地傳來。看來一切仍然順利甜蜜著,兩個月前的擔憂煙笑雲散,無影無蹤。

小大學生的感情,似乎那麼的簡單那麼的美好。還沒有見過外面世界的殘酷,還沒需要面對現實社會的複雜,還沒經歷現實生活的雜碎,還沒要擔憂鋪天蓋地的未來。生活中似乎只有自己,只有對象,不需要過多的考慮其他人其他事,世界就是可以理直氣壯的這麼小。

不過我想我們有些人,天生就不是這種命。別說感情,從成為了他人支柱,選擇杠上世界的那一刻起,就沒有軟弱的權利。面具戴久了,他人就會忘記面具底下還有一個人,有再多的話,也都永遠見不得天日。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