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接著鹹魚接著躺→解夏

自嗨的鹹魚主婦,坑多冷CP更多,歐美英日影視/RPS通吃。

【藤原君】戲弄

現在冷靜下來仔細一想,最奇怪的人也許是我自己也說不定。

因為放學時感覺後面多了不明的聲響,雖然在轉角時有用餘光描到對方來不及收回的腳步殘影。

僅管確認了對方應該是人而覺得有些安心,不過無論如何都不想這樣一路跑回自己家。


於是就在快速傳了封簡訊告知的情況下,我一路逃到了請病假在家休息的藤原君家裡,這個時候已經管不了什麼禮節了,雖然我想那傢伙也不會在意,頂多不屑的踹一腳還順帶恥笑我一頓吧。

在我一陣大叫和敲門聲後藤原君打開了門,在放我進門時嘴邊不知道碎唸著什麼,雖然如同預料地被踢了一腳,但眼前這破爛到讓人搖頭的環境此時莫名的讓人安心啊。

我邊想著邊把蓋到肩膀的薄被又往上拉了一點--緊繃的神經一放鬆睏意就莫名的湧上了,跟我前一晚為了趕功課而熬夜也有點關係吧。

躺在身邊的藤原君撐著手臂,居高臨下望著我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瀏海後若隱若現的那雙眼睛讓人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之後想來,那是那混蛋想捉弄人時特有的眼神啊,可是當時我實在太睏,只想著趕快睡著,但那股針刺似的目光實在太煩人了,我只好轉過身背對藤原君。

然後,很快地我就後悔了。


一股騷癢感先是從側腰邊滑過,然後順著敞開的襯衫下襬伸了進來,冰冷指尖觸碰到肌膚時我忍不住顫動了下,但仍舊強忍住閉著眼睛不去理會。

到底想搞什麼呀這傢伙,心裡雖然咒罵著,但也只是覺得藤原君大概玩膩了直來直往的物理攻擊,想改用這種方式惡整我看看能得到什麼有趣的回應吧,這傢伙的惡趣味不管認識多久都實在是讓人難以領教啊。

似乎是見到我沒有回應而感到無趣了吧,藤原君原本在胸腹間打轉的手停住了,就在我默默鬆了口氣以為他要抽回手的同時,那隻手閃電似的轉了方向直接伸進我沒用皮帶勒緊的褲頭之內。

我本能地慘叫出來後,耳邊響起了藤原君那種惡作劇得逞後的咯咯笑聲,但他的手並沒有收回去,只是將我的要害握得更緊。

搞、搞什麼!這傢伙玩得太過火了吧!


我掙扎扭動著身體卻只是跟背後的藤原君貼得更近了,隨著他的手開始律動,我瞬間不知道該先慘叫還是先罵他才好,微張的口只能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

在微微晃動的瀏海後方,我看到藤原君那雙狹長的狐狸眼彎成了一個充滿惡意的弧度,接著他將一直撐著臉的手放了下來,往前一彎便扳住了我的下巴,最後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傢伙的臉龐向我貼近,覆上唇間的陌生觸感並不粗糙,反而意外的十分柔潤。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我的初吻!初吻!藤原君你他媽雜碎啊!

 


等到我再張開眼睛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儘管前一晚被折騰的亂七八糟,生理時鐘依舊可以正常運作啊人類的身體真是不簡單呢,我只能扯著棉被苦笑,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今天是週日不用去上課。

身邊空蕩蕩的,藤原君不知何時已經消失無蹤了,是去打工了嗎?

只留下一把銀色的鑰匙孤單地落在枕頭邊,這是叫我離開時記得鎖門的意思嗎……身體有些脫力感,那傢伙的迴路真的是無法照常人的思考模式跑啊,是說都變成這種發展了還會期望藤原君的腦袋靠譜的我也真是笨蛋。

就在我將棉被折好收齊時,門被打開的喀擦聲和細碎的腳步邁入聲同時在背後響起,我回過頭卻迎上藤原君那張有些訝異的表情。


原來這傢伙也會有吃驚的時候啊,就在我腦中閃過這個念頭時,藤原君開口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那傢伙的視線移到了我手裡的備用鑰匙上「還有你哪來的備用鑰匙?」

「什麼跟什麼啊,不是你留給我的嗎?」我緊捏著鑰匙,但藤原君皺著眉頭的樣子讓我隱約有些不安。

「雖然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但昨天幹嘛不接我電話,你知道我打了幾通嗎?」他托著手臂似乎在思索什麼,看起來有些緊繃的臉讓我越來越緊張,忍不住拿起了昨晚一直沒機會仔細檢查的手機,只見上面一列未接來電都是藤原君的名字。

啪搭一聲我的手機落到了地上,然後被他撿了起來。

「昨天收到簡訊就想跟你說了,我要打整晚的工不在家,但怎麼打就是沒有接。」

這句話讓我瞬間像是被人從頭澆了一桶冷水,我緊咬著牙關,快速回憶起昨晚的情況,越想越覺得發抖,如果藤原君不在家,那昨晚那個人……到底是誰?


空氣彷彿瞬間凝滯了一般,藤原君握著我的手機默不出聲,我則是終於受不住的坐倒在地。

大約過了幾分鐘,最後是快門聲跟熟悉的竊笑聲打破了室內的寂靜,我抬頭望向聲音的來源,卻看到藤原君笑彎了腰的模樣。

「哈哈哈哈--看你嚇的,隨便二三句話就唬住你了啊笨--蛋。」特別在語尾拉了長音,藤原君的眼神又恢復成那充滿惡意的模樣。


這時的我才明白自己又被耍著玩了,可是,那些未接來電?

似乎是看穿我的困惑,藤原君蹲下身將手機螢幕轉向我,上面是嚇得腿軟而且一臉慘白的我,還有圖片已發送的提示信息,上頭顯示著藤原君的二個手機號碼。

二個手機號碼?

我忍不住瞪大了眼望著身前這個傢伙。

「就只是請裕美幫我一點小忙而已,不過答應她了要給她看看櫻桃的蠢樣作為報酬--啊,現在已經不能這麼叫了吧,那就叫你小直好了。」說完還像摸小狗似的摸著我的頭。

緊緊捏著的拳頭終於在這個舉動後爆發,我生平第一次打了藤原君,而且是很紮實的右拳。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