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補齋
何補齋

竊思平生所學,何補於國計民生?

【昨日收藏】阿波橘貢之《書則》鈔本

(edited)
《書則》鈔本,除了寫字之外,還得畫圖。圖係雙勾,中間空心。可見抄寫之際,底本亦有附圖,可能是墊上去描。這圖案線條亦頗為複雜,前人抄書真不容易。雖然說照本書的描圖,實在看不清楚「筆體無法眿絡失度」和「得其法者筋力自適」的具體差別在那裡?大概只能意會,筆法以運筆圓潤為上,轉筆生硬為下。

日本國稱萬世一系,固屬神話。然而,東瀛諸島除受二顆原子彈炸過一回外,於歷史時代,未曾受外族蹂躝。且封建制度穩固,皇權受到限制,故而民間不受侵擾,可謂歷史悠久,傳承緜長。世界上超過五百年以上的家族企業,九成都在日本。尚有創業至今已經一千四百年之久的建築企業「金剛組」(成立於西元578年,中國的南北朝時代),真的是嚇死人。

是以,日本的古書古物,不曾遭受焚書坑儒或文化大革命式的破壞,存世極多。

於中國、台灣、香港等地,若有一部明、清古書,那可寶貝的很。縱然上不了拍賣,必也是放在古董鋪裡當門面。然而於日本,兩三百年的古書,比比皆是,置諸地攤書肆,索價甚廉,未必費過新書也。

網上亂買久了,便也知道此事。閒來便買些來摸摸看看。古人有云:不為無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良有以也!

以下《書則》此書,要價幾何?只能說,運費還比較貴。古人買櫝還珠,沒想到這種笨事我也做。

封面題箋「書則」、「 寫本」、「 全」。這是手抄本,並非印刷品。內容一開始便說:

書學之楷式,備於魏晉,盛於唐盛,其弊恒隨焉。.........
黃米之徒,不學用筆之法,而巧造怪異之態,以各自成一家,終為俗書惡札之胚胎矣。

宋帝國的大書法家米芾說過:「柳公權師歐(陽詢),不及遠甚,而為醜怪惡札之祖。自柳世始有俗書。」話講的很狂,沒想到在日本人筆下,自己也被評之為「俗書惡札之胚胎」。

《書則》是一本書法理論書籍。尊晉唐而貶宋元以下。主張學書以筆法為主,不可徒然模倣字型,甚至標新立異。所持立場大致如此,基本值得贊同。

著者「阿波 橘貢」先生,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來歷。或可能是指阿波地區(今之四國德島地區)的橘貢先生。

網海撈金之結果,只在一個日本古書商的目錄中見到此書的另一個鈔本,售者標註係文政年間(1818–1829),由藤田安吉郎書寫,售價30000日円。依其網路照片觀之,那位藤田先生的書法功力顯然比我手上這本要好的多。

《書則》鈔本,除了寫字之外,還得畫圖。圖係雙勾,中間空心。可見抄寫之際,底本亦有附圖,可能是墊上去描。這圖案線條亦頗為複雜,前人抄書真不容易。雖然說照本書的描圖,實在看不清楚「筆體無法眿絡失度」和「得其法者筋力自適」的具體差別在那裡?大概只能意會,筆法以運筆圓潤為上,轉筆生硬為下。

而前述藤田先生的抄本,依古書商在網路上提供有限的照片(其實只有一幀)來看,他的圖例是實心的。而且排版也完全不同。可知鈔本人人可抄,各有巧妙不同。

鈔本的書寫者,依例是會簽名於書末。本書應該是一位「上石」先生抄寫的,可惜並無全名。

年代在享和元年辛酉三月,即西元1801年,清嘉慶六年。而且可以確定是在三月二十日之後,因為在該年三月十九日前,日本年號仍為寬政十三年。

所以,這是距今兩百多年前的一個寫本。而且是奉「東叡大王」的命令所抄的。

所謂「東叡大王」,是對「三山管領宮」的敬稱。而三山管領,是指他一人兼有「上野東叡山寛永寺貫主」、「日光山輪王寺門主」、「比叡山延暦寺座主」的職位。在江戶時代,是佛教及漢文教育的重要機構,當然也在政治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多半是由皇族出身的貴族來擔任。1801年的東叡大王是九代,同時也是寛永寺御門主第十一世,由伏見宮邦頼親王第二王子公澄法親王出任。

因此,據我猜測,這可能是當時的東叡大王有《書則》的古本,命其部屬「上石」抄寫,作為教育推廣使用。也許不只抄一本,也可能是一群人在抄,均待再考。

接下來,這種古書常見收藏者的題記,也很有趣。

珍貴的書畫古籍藏品,最重要的就是「流傳有緒」,比方說一幅畫先由某個名家收藏,再轉到皇宮大內,再流出某個藏家等等,每一次轉換都要有相關的紀錄,才是最有價值的身分證明。

我手上這本廉價的《書則》,當然談不上什麼「有緒」,不過藏家簽名及日期註記是有的。而且,這位收藏家的書法,比起抄寫者「上石」先生可真是好太多了。

「簡野藏」或「菅野藏」三字書於封面的背面。原本扉頁應當是黏在封面之後,年久脫分,所以這位「簡野」或「菅野」先生就直接寫在封面本紙的背面上了。

「昭和三年春の日 登米伊達家 (?) 拜領 す」

「登米伊達家」來頭不小,是仙台藩的一門,第一代藩主伊達宗直(原名白石宗直)的主君就是伊達政宗。伊達政宗的名字和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等人常連在一起,不論是讀小說、看漫畫或者打電玩,應該都不陌生。

「拜領」二字,我原本看成「 拜預 」,應當是運筆較快,把「領」寫成「預」的樣子。依文義推斷,應當是「拜領」無誤,表示此書得自「登米伊達家」。

至於這位「簡野」或「菅野」先生是誰呢?說實話我無法判斷。這兩個姓氏和伊達家好像都很有關係。

先說「簡野」吧!我私心以為這本書若是「簡野道明」先生的藏書,那就真的厲害了。

簡野道明出身於日本宮城縣的本吉町,就在登米市的旁邊(原來的本吉郡有一部分劃入登米市)。據說他所屬的「簡野氏」,先祖就是伊達政宗,伊達政宗的後代分封他處,最後成為吉田藩藩主,其中一個兒子又繼承了簡野家,就是簡野道明的祖先。所以簡野道明和伊達家可謂是關係匪淺。

簡野道明是日本的大漢學家及漢詩詩人,編有漢和辞典「字源」及各式中國經典古籍的註解書。所以如果是他,應該會有興趣收藏《書則》這樣的書吧!

只不過昭和三年(1928)時,簡野道明已經63歲,離他去世只有10年。彼時其望重士林,藏書應當不致於輕易流出?然或因大時代戰亂之故,也實在難說。

而「菅野」在日本也算是大姓,伊達家歷史上姓菅野的家臣,族繁不及備載。這就真的很難猜了!

但就字型看來,我認為還是像「簡野」多一點。

無論如何。追答案的過程就是一種無聊的樂趣。

分享無聊的樂趣,就是讓人在奮鬥的塵世之中,偶也能感受一下無聊的趣味。

茲為小記。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