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
思芦

喜欢旅游,园丁,烹调,读书。追求个人自由,信奉古典自由主义。

贪也罢,反也罢,都要以人民的名义

(edited)
贪官和反贪官是天朝治国的左手和右手。左右互博都是以人民的名义。

前一阵很火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据说尺度颇大。我迟钝,至今也没看过。看到评论提到的一些情节,远不如现实精彩。所谓尺度大,只能说审查官的尺度变大了。

我感兴趣的是这个电视剧的名字。辞海对“名义”的解释是:(1)做某事时用来作为依据的名称或称号;与实际有别的名称;(2) 表面上;形式上的,和实际是相对的。

说白了,人民的名义就是打着人民的旗号的意思。贪官打着人民的旗号贪污,朝廷打着人民的旗号反贪污。对于贪反双方,人民都只是名义而已。

我朝以人民的名义得天下, 又以为人民服务的名义坐天下,骨子里却改不了一党专政。所以整个社会上充斥着名实不副、名实互斥的滑稽。

网上有一篇宇文泰与苏绰的对话。虽然是托名之作,但对《人民的名义》是很好的注脚。宇文泰是北周的开国皇帝,苏绰是当时的著名谋士。

宇文泰问苏绰以治国之道:何以立国?。

答:用贪官,反贪官。

问:何用贪官?

答:无利则臣不忠,予其权,以权谋利,官必喜。是以官必忠。臣工佐命而治,江山万世可期。

叹曰:善!然则,贪官既用,又反之,何故?

答:天下无不贪之官,贪墨何所惧?所惧者不忠也。凡不忠者,异己者,以肃贪之名弃之,则内可安枕,外得民心,何乐而不为?此其一。其二,官有贪渎,君必知之,君既知,则官必恐,恐则愈忠,是以弃罢贪墨,乃驭官之术也。不用贪官,何以反贪官?是以必用又必反之也。倘或国中之官皆清廉,民必喜,然则君危矣。

问:何故?

答:清官或以清廉为恃,犯上非忠,直言强项,君以何名反之?弃罢清官,则民不喜,不喜则生怨,生怨则国危,是以清官不可用也。

又问:国有大贪,且民怨愤极者,如何?

答:杀之可也。抄其家,没其财,如是则民怨息,颂声起,收贿财,又何乐而不为?要而言之:用贪官以结其忠,反贪官以肃异己,杀大贪以平民愤,没其财以充宫用,此乃千古帝王之术也。

宇文泰击掌再三,连呼曰:妙!妙!妙!而不知东方之既白。

贪官敛财无度,抄没贪官家财是历代君王聚财的方法。和珅是乾隆朝的大贪官家财万贯 , 富可敌国 嘉庆帝继位之后 把和珅办了,抄出的财富比国库还多。

贪官和反贪官是天朝治国的左手和右手。左右互博都是以人民的名义。

其实苏绰的治国之术可以更简单。君王根本不需要刻意用贪官。贪婪源于人的本性,只要自古沿袭的官制不变,贪官就会自然而然源源不断地产生。当政者只要把反贪的旗号打好就可以了。一来驱官治民,二来清除异己,三来聚敛钱财,四来招揽人心。当然都要以人民的名义。

我在农村插队时,厕所是屋旁用土墙围起来的一个土坑。夏天每次如厕,都要忙着挥赶飞舞的绿头蝇。到美国后,看见现代的厕所,不仅没有苍蝇,连味道也没有。我朝治国,只打苍蝇,不修厕所。苍蝇却滋生不绝。不要以为看厕所的老习头笨,他有着自己的小算盘。试想,如果苍蝇没有了,以打苍蝇为幌子的他不就失业了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