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馬加禮
花馬加禮

在金融業浸了20年,想辦法用文字薰香一身的銅臭。 最終與數字競逐敗陣,才發現文字藏有此生靈魂的DNA。

長號的單戀狂想曲

(edited)
心動,並非賀爾蒙蠢動,是因為青春歲月,循著五線譜遇見妳!

秋瑟的灰藍,是我出生時的天空。

高一的青澀,是迫不及待春天,枝枒的偷偷探頭。
加入樂隊選拔,是想吹上小號,與都學過鋼琴的弟、妹互別苗頭;
最終,被選進長號二部,老師竟看身高、唇厚。

初秋的楓紅,是我藏不住的羞澀。

高三的成熟,是疏落有致秋末,鮮嫩欲滴的蘋果。
短暫的身影交錯,掩不住的秀麗臉龐,像清澈的水裏沉著二顆晶亮的明眸;
團練時,心神總駐在黑色的豎笛一部,那是小鹿亂撞後,森林唯一的出口。

一部永遠是主奏,二部總是伴奏。

我託囑蜘蛛將我倆的譜牽線,讓悸動的音符,能在愛的五線譜上雀躍;
我拉伸長號想撩起妳的秀髮:學姊,我願意跟妳走!

我討厭小喇叭在妳身後露著作噁的胸肌;
我厭煩薩克斯風感冒又愛在妳身邊癆話;
我受不了法國號口齒不清卻又頻頻示愛;
長笛自以為有貴族血統,蠻橫地想搶走妳的風采;
當憨直的長號戀上高貴的豎笛,

我愛上妳!

When a man loves a woman

Can't keep his mind on nothin' else

He'd trade the world

For the good thing he's found......

(演唱者: 麥可波頓 收錄專輯: Time, Love & Tenderness)

秋風忘了將單戀吹向妳,楓紅只能默默壓在日記裏;
鳳凰樹上寫滿腳本日記,成雙對白葉葉是互訴愛意;
365日的長相思,只換來取笑痴狂的蟬鳴。

驪歌不在我的練習曲,長號與豎笛的二重奏,故事才會延續。

社團的歡送會,我拾起相機,假意團拍取景,其實,觀景窗內只有妳!

少了豎笛深情的魅影,長號不禁走腔滑調,譜裏的音符像佈滿蜘蛛絲的木乃伊。
眼角熟悉的倩影,只能在腦海裏素描,淡淡而已。


「藍色多瑙河」,映著《少年維特的煩惱》;

「傜的傳奇」,是我倆前世歌舞鼓樂的記憶;

「海軍起錨進行曲」,是我將赴戰場,與妳吻別的英雄之旅;

......每一首,我都會想起妳!


心動,並非賀爾蒙蠢動,是因為青春歲月,循著五線譜遇見妳!


故事的結尾,是這麼說的: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換得今生一次的擦肩而過!」。


我舉起長號獨白~

灰藍的秋瑟下,飄落的楓紅盡是我千萬次的回眸......。來生,我們能否不再錯過?




https://vocus.cc/article/62c58f61fd8978000152d412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