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1 articlesIn total 16071 words

致昨天

黄非红

是一个 虽然存在 但却不存在 虽然不存在 但却存在 的日子 一个人也构成集会 所有的蜡烛这天都有罪

音乐之于仇恨,就像精卫之于海

黄非红

电影海报Crescendo是一个音乐术语,意思是 “渐强”,表达乐曲中情绪的递进。这部以巴以民族仇恨为明线、纳粹与犹太血海深仇为隐线的电影,拍摄于2019年,上映于2020年1月——对,就是我们所说“疫情元年”的起始之际。影片主创人员一定没有想到,它会与整个世界的行进构成巧合与映...

世上没有三句话讲不完的故事

黄非红

1, 63年考进中文系的时候,A是意气风发的才子,在X大那一届,无人可出其右。当时班上屈居第二的一位,多年以后成为地方上的名作家,他多次在女儿面前提起A:“写不过他,无论怎样都写不过他!”彼时,再好的文武艺,都需报与帝王家。A在文字上的才能,尽皆付与战斗檄文与热情颂歌,且他还是赤...

正能量的人民

黄非红

原来“正能量”这词儿是个强奸犯发明的啊,用来诱奸女学员的……伊每次强奸的时候就讲:“你体内都是负能量,让我给你注入一点正能量”…… 如今强奸犯坐监,他的“正能量”却被国家挪用为政治正确话语,在神州大地上成为批评、要挟和制裁的手段。难怪福柯会讲“话语即权力”。

小时候的语文老师

黄非红

小时候我也很喜欢写作文,不需要老师家长强制的那种。警校远离城区,偏安郊外;小时候我肺功能不好,时不时闹肺炎,妈妈领着我去附近军区医务所拍X光片。我们一路步行,碎石子路空无一人,路旁繁花静默,旷野伸展且沉寂,只回荡着我的咳嗽声。我边走边想,此番景象,等回到家要写上一篇。

写于去年今日的诗

黄非红

今天 高热的孩子终于退烧 我摸着他汗湿的额头,体会 降下的体温,卑微的心喜 今天 住院的丈夫回家来,说 昨天落在一个新手医生的手里 痛到排泄失禁 今天 我买菜买鱼,收拾家居 清洗碗碟,放水洗衣 烈日下骑车去银行 归途中买了蚊香、保鲜膜和药品 今天的网络上 照例有人心照不宣,...

转贴:《纽约时报》:请叫它“冠状病毒”

黄非红

《纽约时报》23日刊登由其编委会撰写的题为《叫它“冠状病毒”》的社论。该报刚刚被中国政府列为反制媒体名单 全文编译如下: 我们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太多次了。14世纪,黑死病引发了针对犹太人、加泰罗尼亚人、牧师和乞丐的大规模暴力;当梅毒在15世纪传播时,它被称为那不勒斯、法国、波兰和...

一路货色

黄非红

有一次我在朋友圈里写了一句话:不要以为自己发明了“异化”这个词,就拥有了异化的豁免权。这话要讲的,不是立场,不是站队,而是逻辑。且来看下面三句话: 1, 犹太人都是猪。2, 美狗滚出去。3, 大陆人的脑子?呵呵。第一句,是纳粹说的。第二句,是大陆小粉红说的。

我看见这时代杰出的头脑毁于/不肯毁于疯狂

黄非红

这篇是去年看《九个人》时写的,放在豆瓣上,后来被屏蔽了。比较学是一门很有意思的学科,经常像照妖镜一样。比如,李石岑1921年说过一段话:“文艺者,以研究‘还我本性’为惟一之职志者也...文艺者,不啻时时为吾人指示本然之性格之所在,此文艺之所以可贵也。

血统论换了马甲又回来了

黄非红

前两天,早上起来看到“小引诗歌”里写,略萨的书已经在当当全网下架。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条:略萨的书全网下架了吗?你们莫不是疯了。20分钟后,老妈微信我:略萨不负责任的话,有损中国尊严。你不要随便在朋友圈发问。我回:他说什么话跟他写过的书没有关系。

在这样一个时刻来到Matters

黄非红

我上一个博客建在blogbus,博客大巴,这个平台被关闭大概已经有五年了吧?不知道我的记忆是否有误。我从2006年开始在那里写博客,总共写了400多篇,都看不到了。豆瓣上有个博客大巴小组,我总是隔一阵子就上去看,终于!上周,有个人说,可以去“时光机器archivarix ”帮助找回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