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上的彩色貓貓

手繪塗鴉 分享貓貓 跟日常觀察到的瑣事

親人的死

(edited)

我一直對死亡很陌生,一直覺得家裡的人健健康康的,應該不會那麼快遇到面對親人的死亡這件事。

但去年到今年身邊好幾個親人過世了,有生病、老死、自殺、手術失敗死亡,不知道發生了甚麼家中親人一個個離去,明明前幾天還聽的到、看的到、相互對話的親人,突然就消失了,感覺好不真實。

前幾天爺爺手術失敗,昨天大出血又器官衰竭,我跟爸爸趕去醫院,結果這次粗心健忘的個性讓我喪失了見爺爺的最後一面,因為疫情必須有健保卡才能進入醫院,結果匆忙出門的我忘了帶健保卡,我只能在車上等爸爸回來,雖然有用視訊,但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全身插滿各種維持生命儀器的爺爺,我不知道要說些甚麼....

因為疫情沒法在醫院陪爺爺,剛看完爺爺回到家裡,沒多久醫院就打電話來說爺爺心跳停了,爸爸跟叔叔晚上把爺爺身體送回來,家裡瞬間忙成一片整理家裡、聯絡禮儀社等等,這次的喪事是第一次跟自己血緣最相近的人,也是最親的親人,看著爺爺的身體被放到大冰櫃裡,因為身前器官衰竭輸水輸寫插管,導致身體水腫,在加上冰櫃氣溫低的原因體內的器官熱脹冷縮下,血水一直從鼻孔滲出,不過心裡也覺得還好爺爺沒有痛苦很久就過世了,現在至少不痛了。

因為家裡長輩不是年紀大,就是這幾天一直醫院來回跑,家裡在鄉下所以跑去大醫院來回少說也要兩個小時,一天跑個兩次,就夠累人了,尤其我爸至從醫院宣布命危,他就開始心神不寧忘東忘西,這兩天更是睡不著,傍晚起來抄佛經,晚上的一些喪事上的前端作業也是弄到兩點,所以由年輕的我跟堂姐守靈折蓮花,趕快叫其他人趕快回去睡,最後剩下叔叔還是硬撐著,跟我們到早上六點。

叔叔跟堂姐是最常跟爺爺待在一塊的,所以感受可能特別深,我爸當然也是,但就跟我爸在趕去醫院看爺爺時告訴我的(也許也是爸爸自己安慰自己)說活人要活的好,死去的人才會比較安心,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

在國外的姐姐今晚要趕回來,其實去年爺爺就一直說想見我姐姐,剩至去年就說“很怕自己喔在也見不到(我姐的名字)”,我姐姐也想回來,但疫情的關係,一直沒有辦法,他工作也沒法請那麼多天到隔離結束,今年疫情好了一點原本打算這幾個月回來,結果還是來不急,當時在做這手術前其實我爺爺也是想見到姐姐再去做,才考慮了很久...

疫情帶走了很多與親友的接觸時間,也許疫情看似只是確診隔離但有時卻也有可能是天人永隔,所以我們更因該珍惜身邊的家人朋友,這幾天真的經歷了很多,拿著香看著爺爺的遺照,深刻感受了生死的自然循環,隨著年紀增長,也要面對更多離去的長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