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6 articlesIn total 46343 words

【電影隨筆】無痛失戀:能夠刪除痛苦的記憶是一種誘惑

John Hui

分手的煎熬總讓人希望時間快點過,但偏偏時間此刻以否定者的姿態,逼使你正視「你倆關係已死」的過程。你愈時想逃避它,它就把你捉得愈緊,唯有你放棄與它對抗時,才慢慢鬆開你的手。 若你用激烈的方式去逃避,它便以同等的程度來回敬你……

1

一個infp的自白:寫書評是件很自癒的事

John Hui

寫書評同時是自癒的,因為從結論中能看到很多原本啟發你下筆的思緒痕跡,這些飄渺得如幽靈的思緒,最後有賴於文字的媒介來獲得肉身,有了輪廓而變得可理解、可看見。他們終於可以下凡與人互動,不再囚禁在那細小的腦袋,只有你懂他們的好。你的腦袋亦因經歷了一次激烈的整理而變得輕盈。

【書評】《數位貨幣烏托邦》:有了對未來的想像,貨幣才得以流動

John Hui

書中道出比特幣的末世感的由來,其實意在說明「金錢如何靠願景來組織社會」這個觀察。這顯得書名中「烏托邦」三個字,更加意味深長;它老早向人暗示了金錢一直為人所忽略的面向:它不僅是一個價值載體,更蘊藏了社會模型、信念與預測,涉及一個與未來有關的時間框架。

區塊鏈社會學:一本逃脫中心化機構掌控的手冊

John Hui

我們若跟隨作者的視角去看區塊鏈時,他不旦在演繹流動民主,也在提煉一套不依賴中心化機構的行事思維。若你了解到持有法幣意味著甚麼,你或許會質疑all in 法幣的做法是否最好;當你意識到你發佈內容其實在替臉書當志工時,你也許不再會因like數而自豪。它的應用回歸日常,叫人注意生活層面上的種種權力關係,只有察覺到這些關係時,才能重拾個人自主。

1

【短篇小品 】: 褶痕

John Hui

Alain de Botton的Essay in Love 樓上書店有個好處,每上一級樓梯,就添一份寧靜,即使樓下依舊忙碌,再煩囂的街道聲也慢慢消失於寧靜之中。尤其是當進門後迎上一股空調的涼意,原本再浮躁的心也在這迅間沉靜下來。左逛右逛,每走一步,腦袋就再放空一下。

【書評】:影像時代下,失卻了的同情心

John Hui

為甚麼從鏡頭看世界,我們反而傾向「袖手旁觀」、對別人的遭遇無動於衷?難道我們不能旁觀他人的痛苦嗎?那麼如何觀看才算是有道德?桑塔格藉著《旁觀他人之痛苦》,針對觀看別人的痛苦作出反思。

1

【影評】《激辛道》:吃辣吃出一套資本主義的工作倫理

John Hui

《激辛道》將吃辣賦予了一個克服困難的符號,但若放在資本主義的工作倫理的脈絡下,卻帶出了德國社會學家韋伯的觀點:刻苦的自我實踐才是推動資本主義發展的關鍵。重要不在於克服難關,而在於強調不斷克服難關的工作倫理對資本主義社會來說有著甚麼樣的價值。

【書評】:《如何閱讀一本書》:重拾對他者的重視

John Hui

《如何閱讀一本書》要傳達的,正是面對複雜的整體,也能以從容不迫的姿態將它拆解,從中理出個所以來。寫筆記、做摘要的意義,不只是單純為了學會掌握好訊息,而是從這些實踐中鍛鍊個人的感知與心智,不會立刻否定、無視他者,而是將自我放下,鍛鍊出與他者周旋、將他者征服的能耐與意志。

觀影心得 | 《大川端偵探社》:

John Hui

若要說出這部劇的魅力,除了一些千奇百怪,有違常理的委託外,真正吸引我的是故事完結後,背景奏起了片尾曲。那怕故事是溫暖、情色的,片尾曲一奏起為這部劇集添了不少悲涼、世道浮生的味道。委託人的慾望、怪癖、心結、偏執,織出一幅浮世繪,道出了世道間的人心百態。

1

資訊爆炸之後:點一點連結,知識的面貌從此不一樣

John Hui

網路上看起來微不足道的連結,打破了知識以往永恆的印象。在一切穩定、客觀的面貌下,隱藏了知識以連結為主的本貌。知識本來就具備社群的特質。它向來身處在某個脈絡當中,並從網絡中發展出來。網際網路的出現,將一些想法得以在一個交織的網絡中流動開來,突顯了知識產生的條件源於連結,增加了改進知識的活力。

哲普文章:好奇能殺死一段關係:談的是真理,亦是愛

John Hui

開拓真理的完整性,若少了點克制,就會變成追求完全透明,亦即是巴迪歐所謂的邪惡。這點正好在揭露秘密上體現。它的危險在於,它既可是增進親密感的催化劑,同時少了點分寸便將一段關係摧毀。

《鐵血的孤兒》:有冒險才「事」變 | 巴迪歐的事件哲學 x《想像的共同體》

John Hui

每當大型社會運動出現,總會令人群情胸湧、豪言壯志,認為每次社會運動為事件的干預和介入。它的橫空出現,總是觸目、燦爛、令人震撼,彷彿只要有了事件的出現,必然發生改變。然而,事件的出現也不代表變革真的會發生,反而是有多少人因為事件的出現,決定受事件的洗禮,敢於調動生命的所有,不斷對現況進行質問。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當遊戲比生命本身更嚴肅,還算遊戲嗎?

John Hui

生命不允許假如,但出錯亦不至於不能修正。《今》的遊戲設定,一局定生死,參賽者對岸回頭之際,正是人頭落地之時。當遊戲比生命本身更嚴肅,還算是遊戲嗎?

【閱讀心得】想像力的文法:想像因離開熟悉而起

John Hui

熟悉乃為創造力的最大敵人,如羅大里所言「心智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想像力並非獨立於大腦之外自行運作的能力,在他者的刺激下,才可以產生電極,沒有外來的刺激,就沒有對立;有了磨擦,才能拼出靈感。二元框架不利思考,卻有利想像。

《香水》:愛慾與禁忌之間的辯證

John Hui

葛奴乙作為愉悅原則的化身,他被放置在禁忌的對立面,衝擊著禁忌,過程中揭露了人深藏著最真實的一面。當他化身成香水時,意外地將人的存在矛盾一併反照出來。

深夜食堂:一幅關於城市疏離的側面描繪

John Hui

作者安倍夜郎筆下的故事更加簡潔,不出十頁就把一個單元的故事講完,每個故事都輕描淡寫,簡潔之中不斷撩撥你的好奇,令人有不斷翻頁的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