茴香豆
茴香豆

Just because

令行今日

(edited)
如鲠在喉

本来从来不想在网络上匿名参与太多朱令或者她的姐姐,吴今的发言,因为自从当年的天涯大讨论开始,整个网络上关于这两姐妹的言论,明显有拿钱发帖的水军在操控的。她们两个,不但遭受苦难,还被当成可以牟利的谈资。最近因为朱令去世,各路牛鬼蛇神又开始打着为她“伸冤”的旗号在墙外中文平台上兴风作浪,看着很是让人恶心。今天在众人的口水中看到一个细节,朱令的全名,是朱令令,她在姐姐忽然离世之后,户口虽然没改,在众人面前开始称自己”朱令“,因为这样,她的名字就和姐姐的笔画一样了。这个细节,很让人感动,在忽然失去至亲的巨大痛苦之下,她想到的是,不想让自己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忘掉亲人的可能。

不想参与的原因,是因为虽然我不认识这对姐妹,但是比网络上大多数的看客,在时空里的某一段,离她们可能更近一些。当年在学校里,一次偶尔和一个现在我已经不记得是谁的同学聊天的时候,我问她最近在忙什么,她说有朋友的朋友,在隔壁学校读书,生了怪病,他们发邮件到处问诊,她和一群同学在帮忙翻译英文邮件。我当时想,清华学生的英文水平,不应该比我们学校的差吧?为什么会需要?这句话,我不记得当时只是想,还是说了出口。

后来我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直到2005左右天涯上那场朱令的清华同学(包括曾经被北京公安局做为“犯罪嫌疑人”的孙维),贝志诚,以及后来肘子代表的一部分看客加入以后的多方混战。那场混战,应该是中文平台上第一次网暴事件,而网暴的对象,很快就从当年北京公安局调查过的“犯罪嫌疑人”,孙维,蔓延到了孙维的家人,和她们不愿意“选边站”,参与道德审判的曾经的同学们。我在学校的时候,没有和贝直接接触过,因为辗转听几个同学聊天时说起过他,所以两三次同在一个人群里的时候大概留意了一下。应该说,我对当时的他的印象,很不怎么样。学校里北京籍的男生,在我眼里分两种,一种是认真,且不乱开玩笑的;一种是京油子,满嘴跑火车的;当时的贝,给我的印象是第二种。这个偏见,在05年观战的时候,导致我对贝一方的任何言辞,都持保留态度。因为他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肘子对他的质问的一些可以解释清楚的提问,而且他当年的“黑客”以及雇佣水军的行为,在我眼里,都是信用分的减分项,所以那场混战,我看贝是输了的。因为旁观了很多那场混战里的发言,我当时认为,通过中药中毒的可能性大于通过其他途径;而是否被投毒,还是药物中毒,证据不足。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2013年,习近平登基,中国各路水军练兵的天涯开始走下坡路,很诡异的是,不知道是哪路水军开始在海外,特别是美国华人中大力炒作这个话题。当时炒作的攻击对象,明里是朱令当年的清华同学,暗里明显是中国政府,因为最后炒作的“成果”,是“白宫签名秀”。奥巴马执政期间(2009-2017)开通了一个在网络上听取美国群众意见的通道,这个通道,虽然本意是和国际政治没有关系的,但是也有各种各样的非美国公民在上面请求美国政府对某些国际事务“表态”,大多数争对的,是那些非美国公民的本国政府。当时炒作者,发起了满是逻辑和英文语法错误的一个“请愿”。可能是那时候防火墙还修得不够牢靠,而且事件引起了轮子注意的原因,“签名者”很快就满了十万。不过我觉得如果有好事者向美国政府要求公开那场闹剧的台后数据的话,可能会发现来自中国大陆的“名字”,或者名字关联的邮箱,早已不复存在;而美国本土的,大多数是通过政治庇护移民美国。

年前朱令病重的消息传出来以后,中文平台上掀起了又一轮水军和暴民的狂欢,和13年那场类似的剧本,不过墙内的相关“言论”很快被控制住,墙外的暴民们在没有新的消息出来之后也很快转移了注意力。朱令去世的消息,让水军成功的发起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第二次“请愿”。因为奥巴马政府创立的那个到达白宫的建言的通道,是床铺上台以后“精简”掉的很多机构之一,这次“请愿”的对象,是澳大利亚政府。但是新冠后的防火墙,功力和13年不可同日而语,轮子一脉16年卖身做了狗屁党的打手,20年床铺竞选失败以后元气大伤,最近又谣传李大师嗝屁了,所以直到现在,“签名”还没有13年的一半。

这一次的闹腾,倒是让我注意到了2018年发表的那篇当年朱令掉的头发的分析文章。从那篇文章看,我05年认为中毒过程可能和中药有关的判断是对的,因为有相关的铅中毒。如果铊源是化学分析试剂的话,含能够达到中毒程度的铅的几率很低。那么要么是铊源不是化学分析试剂,要么中毒的途径是中药。这篇文章,其实是降低了孙维,和当时物化班的其他同学的“嫌疑”程度的。这一次,从各种讨论的信息,我的认定是,投毒的可能性是否大于单纯的中药中毒事故,要看当年朱令是否在第一次中毒之前就在吃中药,以及中药的来源,炮制的流程等等。如果是投毒,朱令在清华物化班的普通同学们的嫌疑,可能不如当年民乐团涉及的人群来得大。如果孙维在朱令中毒之前,就已经退出了民乐团,贝志诚在在朱令中毒之前见过朱令的话,那么孙维的“嫌疑”,不比贝志诚大多少(当然,我对贝的“偏见”依然存在.)

投毒这种类型的刑事案件,投毒者和被害者之间,大概率有感情纠葛,所以有“it’s always the husband” 的说法。如果铊源不是化学分析试剂,而是老鼠药的话,那么孙维和贝志诚的”嫌疑“程度是降低了的,他们两个的成长环境,可能在朱令中毒之前,都没见过老鼠药。

朱令的悲剧,很难有结果,因为这么多年的人言可畏,已经让当年的直接当事人,大多不敢公开发言。我很多年一直不是很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这么多年的人言,都对吴今的故事讳莫如深。前几次的大讨论,关于吴今的确切消息,少得可怜。这一次把时间线捋了一下,我才意识到,吴今骤亡的时间点,正好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爆发的半个月以前,北京公安局草率结案的可能性很大。从网络上可以拼凑出来的消息来看,吴今被他杀的可能性,大于朱令被投毒。刚好看到一个水军明显造谣贴,题目说什么孙维的哥哥和吴今是同学,但是文章里,没有丝毫证据。倒是17年,“明天系”的那个肖建华“被中国籍逮捕”之后的流言,虽然也毫无证据,但是很有意思。

从各路“报道”看,朱令的父母,是坚信孙维是投毒人的。我觉得他们可能还是对人心人性,以及中国的制度的看法都太单纯。孙维的家世,可能能保住她不被执法机构过度执法,需要的时候被当韭菜割了“以平民愤”,但是离可以为所欲为,最多荣享秦城监狱的“红色基因”,差得还很远。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