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萧落木
萧萧落木

女,教书为生,却喜欢胡思乱想胡写乱说。

此刻的金黄使一切都非同凡响:佩索阿的一首小诗

翻译了一首佩索阿的诗歌,联想到生日和生命的意义

亲爱的好朋友,你比我早八天出生,今天早上我就想到是你的生日,起来后就写短信给你:“生日快乐,亲爱的好朋友!“你却说:“呀!原来如此!我都忘了!谢谢你,忘光光的了!”你放了一个大笑出声的表情,我也跟着,在地球的这端,笑了起来:“哈哈,真罕见,可见你的忘我精神!”担心你误解,我又加了一句:“哈哈,我担心你以为我说风凉话,不是的,是真心的!你怎么把“我”给忘了,你今天做什么了?”

这就是我的好朋友的性格,她一忙就会连自己都忘掉,她其实根本就不注意自己,她是我见过的最不注意“自己”的人。她才华横溢,却从来不觉得自己有才华,她随便写个短信,就让我从字里行间看到独特的她,那个表面上拙拙的内心里却慧慧的她。她的语言风格,那是没有人能模仿和创造的,只有她才这么写,这么说,我认为她的非凡的语言天才应该写小说,她却喜欢种菜,在北京的郊区租了一块地,种上她能种的各种菜,如果我在北京生活,我会不会也跟着她一起去菜地呢?可能不会,但我会有吃不完的青菜,这我敢保证。

说来我们认识已经五十年了,我们是中学同学,我居然爱了她五十年了,我对她爱情,我需要写一本书来讲述。我们后来就闲聊着,日常的话题却与大的话题有关,生命,疾病,人对生命的留恋,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种闲聊让我们彼此安慰,彼此鼓励,好像彼此是对方的油灯,在暗夜里,给我们不但带来些许的光明,也带来些许的温暖。

今天下午阴霾,我跟老伴出去散步,遇雨,雨突然大起来,我们跑到一颗巨大的橡树下躲雨,在哗哗的雨声中,我给老伴讲述我对我的好朋友的爱情,那是我的第一次爱情,我是那么胆怯地爱着她,老伴听了,连连称赞:“多么纯洁的爱情,一个小姑娘对另一个小姑娘的爱和友谊,你一定得写下来,你要把这个故事写下来。“

我站在大树下,树叶茂密,有的树叶金黄,有的已经落下,大树如伞,我们俩在树叶的保护下,彼此紧靠着,躲着雨,我看着树冠外形成的雨帘,雾茫茫的,突然感到对这两个人的爱情;一个是我的少女时代的好朋友,今天是她的生日;一个是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伴侣,如此懂我那天真无邪的爱情的人,只有这种经历过时间沧桑的对人性的美有深刻理解的人才能理解我的少女时代的第一次动情吧?多么纯净的友谊!多么纯洁的爱情!

雨一直淅淅沥沥的,我们必须冒雨走回去,老伴坚持在雨中唱着歌走路,我把风衣举起来遮雨,跟着他在后面跳舞,公园里的树木金黄灿烂,赤红美缦,我们快乐地回家,此生此刻,此景此情,怎一个“假装浪漫”了得?

回到家,坐在电脑前,我决定翻译这首小诗,给我的忘了自己生日的好朋友,以此祝贺她的生日,也预祝我的生日,也感谢那个深刻的知我者。

这首小诗是我所在的一个“七七级大学生”群里某个老师要大家翻译娱乐的,作者为葡萄牙诗人佩索阿。 我非常喜欢佩索阿,多年前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还是我那时的诗人丈夫给我看佩索阿的一句诗歌:“风过耳,我觉得为了听风过耳也值得出世为人。”这样的诗句让我惊喜,于是就开始阅读他。2016年,编辑杨丽送我一本书,就是她主编的佩索阿的散文集,我坐在飞回美国的飞机上,一口气把一本散文集读了,赞叹译者给我带来的快乐,于是回到家,立刻上网,下载了所能找到的佩索阿的英文书。

2017年12月我跟老伴去葡萄牙旅行,我在里斯本老城的佩索阿纪念馆流连不舍,坐在他的雕像前,拿出我为这个旅行随身带的佩索阿书《不安之书》,随便打开一页,用中文朗读给佩索阿的雕像听,也算我一生假装浪漫的一个小插曲。我实在太喜欢这位哲学诗人了,没有了哲学,诗歌就没有了灵魂。

我许久没有翻译诗歌了,念了佩索阿这首小诗,甚是喜欢,读起来朗朗上口,犹如歌唱,我读了几遍就把诗歌背诵下来了,可是当我想要翻译的时候,却感到力不从心,感到这首诗的语言实在有太多的微妙了。我先把这首诗翻译在此,此诗没有题目,题目就是写作的日子,于是这首诗的题目就是《1928年11月21日》,为了突出这首诗的内容,我把这首诗的题目改成《此刻的金黄使一切都非同凡响》


当,莉迪亚,我们的秋天来临

跟着与其蕴含的冬天,让我们预留

一个思绪,不是为了未来的春天,

那将属于他人,

也不是为了夏天,我们的夏天已经逝去,

而是为了那继续存在的也是时刻流逝的:

就是这此刻的金黄,就是使这片片叶子生机勃勃的

金黄,使一切都非同凡响。

(1928年11月21 日)

这首诗只有八行,表面上看起来是给这个叫“莉迪亚”的女性的一个建议,其实探讨的是生命、时间、死亡、此刻这四者之间的关系这个永恒的主题,表达了佩索阿对生命与时间的哲理思考。

诗人似乎歌唱般地说:莉迪亚,当我们的秋天来临的时刻,这秋天蕴含着冬天的到来,这里他用“harbors”一词,表达秋天与冬天(死亡)的关系,秋天“蕴含着”冬天。接着,诗人说,在这个时刻,让我们“预留”(reserve)一个思绪,这个思绪不是为了春天,因为春天——青春是别人的事情了;也不为夏天,因为夏天已经逝去,我们的夏天已经逝去;秋天到了,我们的生命到了秋季时分,让我们预留一个思绪。

这个预留的思绪就是思考“此刻”的意义,此刻是秋天时分,秋天存在着但也在时刻流逝着,表达秋天的此刻就是这些金黄的色彩,这些色彩在片片叶子中“活着“(live),生机勃勃,但这个生机勃勃也是离开(leaves),leaves是一个奇妙的字,它是名词的“树叶”,也是动词的“离开”,暗示着时间是存在,但却是一个流动的转瞬即逝的存在。正如古希腊人说的,河流日夜流淌,你却永远不会踏入同一条河流,因为那浞洗你的脚的水不是同样的水,你也不是同样的一个人了,昨天的你和今天的你与明天的你既是同一个人,也不是同一个人,你已经在时间中老去了。

诗人在最后的两行中思考“此刻”与生命的意义关系:秋天的金黄,这个生机勃勃却时刻流逝的金黄,使此刻非同一般,非同凡响,与一切都不同,跟什么都不一样,因为这是此刻,此刻才是生命的真正所在。

“此刻的金黄使一切都非同凡响”。 祝你生日快乐,亲爱的好朋友,也预祝我生日快乐,也感谢那个理解我的人,也感谢那个给你支持的人,此刻的金黄使一切都非同凡响!

2022年10月30日

佩索阿纪念馆的墙壁
佩索阿睡的床,那么小!
我在他的卧室内,阳光洒满了


附: 这首诗的英文原文

November 21, 1928


When, Lydia, our autumn arrives

With the winter it harbors, let’s reserve

A thought, not for the future spring,

Which belongs to others,

Nor for the summer, whose deceased we are,

But for what remains of what is passing:

The present yellow that the leaves live

And that makes it different.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佩索阿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