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合物Hydrate

希望能在這個動盪世界中繼續當個溫柔的人。

聲音的故事|斑斑

斑斑是一隻貓,或著更精準的來說,斑斑是定居在我的租屋處附近的流浪虎斑貓,接下來的所有故事,都和斑斑有關。

大約是兩年前吧,因為原本居住的地方各種可怕昆蟲的數量實在太龐大,地點又鄰近山壁導致冬天的時候房間總是充滿濕氣,在歷經幾番掙扎後決定放棄已經預先繳掉的房租,搬到了現在的租屋處。後來想想當時的自己其實蠻幸運的,一般來說學校附近比較好的房子七八月早就被搶光了,十一月要臨時找到位在第二條街、格局方正又冬暖夏涼的房間真的很不容易。


等到後來安定下來以後,我突然發現到,這條巷子真的有超級多流浪貓。


剛走到巷口處就有一隻極度親人的三花貓,看牠的體型就知道這隻貓肯定用可愛的表情和叫聲換到路人發配的貓飼料和罐頭。三花是個小男生,但是坐姿和叫聲反而很像大叔,因此給人一種奇特的親近感。


走進巷子後還有機會遇到一家子玳瑁貓,其中兩隻小貓總是屁顛屁顛地跟在爸媽身後,或是在盆栽上翻滾玩耍。小貓的叫聲其實蠻奇特的,尖銳卻不刺耳,反而會引人憐惜。不過這些小貓貓我們不能碰,貓父母也過度保護,常常一溜煙就跑不見了。


再繼續往裡面走,就會遇到今天的主角斑斑,斑斑是隻背上有鯖魚紋路的虎斑貓,聽朋友說因為斑斑警戒心太重了了,雖然長得很可愛對熟人也會撒嬌,卻總是沒辦法被放進籠子裡送養,導致這幾年一直流浪,只好靠左鄰右舍合力餵養。


這段故事我沒放在心裡,畢竟自己本來就不是會餵貓養貓的人,所以就繼續過自己的人生了。不過因為我租屋處的位子剛好靠窗,偏偏斑斑的王座(某台廢棄機車)又正好對到窗,結果就是我家出現一台免費的貓貓鬧鐘,早晚各會叫一次,有時候斑斑真的太餓,只要聽到開門聲就會跑出來撒嬌要飯。


我很難形容斑斑的叫聲,但我相信任何人只要看到虎斑貓無辜的臉臉配上那樣的聲音,一定會產生想要餵牠的念頭。後來上網查了一下法規,當時只要不把貓食灑在地上,而是放在不容易的傾倒的碗裡,就不至於被檢舉和弄髒環境,於是,我開始了固定的餵貓行程。


起初我以為只有自己會定點餵食,後來發現其實附近很多鄰居也都會來照顧這些已經被絕育、還找不到家的流浪貓,因此自己也放下了怕被他人數落的擔憂,每天和樓下鄰居輪流餵著斑斑,聽著斑斑滿足的喵喵聲和肚子餓時的哀求聲。


不過事情總不會進行得那麼順利的,有一天在拿飼料走下樓梯時不幸遇到對門鄰居,鄰居是年約四十的中年婦女,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那種愛說教、自我中心的人,果然她首先積極數落了我和周邊鄰居一番,然後還責怪說所有的垃圾都是貓製造的,說流浪貓必須要負全責。


其實在她抱怨的當下我的視線越過了她的肩膀看到案發現場滿地的煙蒂和免洗餐具,心想這怎麼看都是人類製造的,但阿姨沒有要討論的意思,她只是想要責怪以及改變我而已,把她覺得對的東西強加在我身上,所以我就是默默聽完,快速道個歉,然後掉頭走人。


然而這段聲音沒有結束,即使後來我不會再去餵斑斑了(因爲對門鄰居阿姨的監督+確實貓可能會弄亂環境),阿姨還是不滿意,開始頻頻找我的麻煩,比如說刻意在我要下樓時把燈關掉然後出聲嚇我,或是故意不關大門,然後跑去和我的房東抱怨我都不關公寓鐵門等等,樓下鄰居還說阿姨還會一大清早去他們家對大門還有斑斑的碗潑漂白水,反正整件事情就是很失控,讓人覺得很煩心。


一邊是斑斑柔軟的叫聲,一邊是鄰居讓人難以忽略的責難聲,我夾在中間,感覺很徬徨。讓斑斑餓其實我很難受,一方面覺得畢竟當初是人類放生了牠,讓斑斑在路上流浪,如今人類又剝奪了斑斑生育和生存的空間,為什麼是這樣?我們難道不能與貓共存嗎?


另一方面又覺得公共空間是屬於大家的,如果我們的行為會影響到大家就必須要自肅,而確實餵養流浪貓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半套愛心,延續了浪浪的生命也引發了很多問題,縱然鄰居的態度很囂張口氣很差,但只要我們的行為有一丁點影響到她的可能性,她就有資格出聲,我也應該去聆聽和思索。


今天晚上斑斑又在喊餓了,樓下的鄰居想了對策每天讓斑斑進陽台吃飯,但是浪貓的問題似乎依然不知道該從何解決。無論如何,我寫完了這一段虎斑貓斑斑聲音的故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社區活動提案|聲音的故事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