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西|JC
潔西|JC

跳舞的人,煮咖啡的人。相信每個平凡的你我,都值得被看見。

來自樹洞的回信(4):致困惑的人(現代女子十字路口)

所以我明白,現在我還是幸福的。那些決定,無論選了哪一個,無論實現與否,我都是幸福的。
Dear 潔西, 

最近因為疫情緊張,導致家庭作息大亂,要重新調整,生活作息可以調整,但孩子停課,我也只能做好陪伴。 雖然這樣緊密的連結,的確也讓我重新體會作為一個媽媽的幸福,但過往所建立起來的寫作重心,被迫中斷。這樣子的暫停,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得以喘口氣,放慢腳步,慢慢體會生活,憂的是在我全心全意當媽媽的時候,我總是忍不住會想,我之前在馬特市找到的重心,雖讓我喜悅,但這真的是我該全心投入的事情嗎?還是我只是在逃避,逃避回歸社會,逃避在社會上找一個能代表自己的職稱而已? 這樣子的糾結總是時不時冒出來,對不起,本該是我要自己解決的事,卻拿來煩妳了。 

困惑的人


致 困惑的人

這封信我看了好幾遍,看一看,想一想,再看一看,想著信裡的一些關鍵字,像逃避、像職稱、像解決...,想說什麼,又說不上來。

直到今天晚上,覺得好像可以來回覆你了。


我剛看完了人間條件六的直播,講的是六七八年級生會面臨的很多掙扎,像理想和生活、上有老下有小的夾心餅世代、長照、高齡產婦、高齡未婚...,有很多感觸,也許和你的煩惱有連結,可以和你分享。

這封回信也許和前幾封不同,因為我沒辦法給出什麼具體的建議,因為你煩惱的,許多也是我遇上的。所以,我們就像朋友那樣說說話,講些這樣那樣的經驗和感受吧。


首先,我想先給你鼓掌,跟你說辛苦了,光是在疫情下當孩子的媽就是非常非常不簡單的,雖然我沒有小孩,可能我知道的辛苦還遠不及真實狀況,但太多家長都無法忍受這段居家辦公上課的日子,而你甚至還說你重新體會作為一個媽媽的幸福,中間是經過多少調適(不管是實際生活或內在心理),真的辛苦了,你好棒。

在那之後你提到了在這裡寫作是否只是一種逃避、是否該回歸社會...


我一直都覺得長到了一定年紀,作為女性就是要面對很多很多選擇和壓力,當然男性也有困住他們的社會期待,沒有人是不辛苦的,但畢竟身為生理女性的我,對於女性的困境會更清楚。三十後會不停有人來提醒你生育年齡,生了又得決定要不要當全職媽媽、要當多久、什麼時候要重新回去上班...(當然那些有孩子會面臨的求職考驗就不提了),我們的人生抉擇好像永遠會跟孩子和家庭綁在一起。

話雖如此,我也明白那有時是甜蜜的負擔,就像我媽時常說:我是想著你們(小孩)努力的,才會認真打拼賺錢啊。以前覺得這是很老古板的觀念,但隨著朋友都生小孩之後,漸漸發現啊他們也是一樣的,必須維持穩定的工作、甚至工作不能離學校太遠方便接送、入學抽籤大挑戰...,他們的生活,也漸漸很大部分都在煩惱孩子。

而於此同時,作為一個現代教育下成長的女性,我們心底是不是依然懷有小小的夢想,期待著能夠成為自己、能夠實現自己?


那麼什麼又是實現自己呢?

你對於人生的期許和夢想是什麼呢?


如果你問我這個問題,說實話我完全答不上來。模糊的概念或許還行,但細節我真想不出來,因為此刻我也正在十字路口張望,看不清前方的風景,在同一條路上的許多微小岔路,一踏上或許就是千里遠。

前幾天低潮時,我對於人生充滿那麼多的不確定性感到焦慮,而那許許多多的不確定中唯一確定的又消失了以後我就更茫然了。如果有ABCDE這麼多目標,有些是長期的,有些是短期的,但每個都不是一蹴可幾,都要付出、要遠行,而這些目標有些又是衝突的,有些決定我似乎現在就得想清楚,我不能躺在這甚麼也不做,但要面對又好難好難...。


在人間條件六裡頭有一場戲(請原諒我爆雷),是兒子辭職照顧臥病在床的爸爸,沒想到爸爸一病就是五年,某天晚上兒子實在受不了,在爸爸床邊大喊「你可不可以死掉!!」,後來爸爸醒了、說我現在才知道拖累了你、然後走了。

說實話我哭慘了,哎。我想著如果在讀研究所前,爸媽就生病了,我還會辭職嗎?應該不會,那麼我會怨他們嗎?如果他們現在病了,我該怎麼辦,是不是對不起他們?像這樣的,想了很多很多。

所以我明白,現在我還是幸福的。那些決定,無論選了哪一個,無論實現與否,我都是幸福的。現在面對的挫折其實也都沒什麼、都可以放下。


我們面對未來,時常因害怕而裹足不前,但事實上我們擔心的事大多不會發生,發生的往往反而是我們想都想不到的事,要做好完全的準備、要下一個保證正確無誤的決定,太難了。

而且我們的大腦習慣預測悲劇,習慣擔憂(因為遠古人類隨時要為生存搏鬥),但卻忘記了還有很多預想不到的好事、快樂的事會發生。

所以,要不要繼續書寫、要不要回歸社會,可能也沒有正確的解答,重要的是這不是單選題,也不是強迫選擇,不是為了什麼而必須這麼做。

有時候我們會把自己關在一個很小的框,只能看見框裡的選項和可能性,並且用社會的價值觀、他人的評斷來審視自己(甚至我們還不知道那是社會跟他人給我們的,因為從小到大我們都被這樣教,所以習慣了,所以變成自己拿著規則來評斷自己),如果試著走出那個框框,看看自己,看看所處的環境,我們是不是已經能感到幸福?那麼我們能做的,就是再繼續增添更多幸福而已,此時無論哪一個選擇都是正確的。


我在意的,是你說這「本來是你該自己解決的事」,為什麼呢?你是不是不習慣把重量放到別人的身上呢?

偷偷跟你說,我曾經做過一件有點瘋狂的事。我剛辭職準備研究所的時候,沒讓爸媽知道,所以我每天八點半出門去圖書館念書,五點半再回家,圖書館沒開的日子就去咖啡廳,就這樣過了半年,爸媽都以為我還在上班。因為我害怕面對衝突,我也害怕自己如果失敗了會很丟臉,所以想等考上了再跟他們說。但每天假裝自己去上班的日子實在太痛苦了,加上讀書的過程多少會反思自己的行為模式,漸漸覺得啊我好像應該去試試看去面對和處理這件事,去經歷那個可能很辛苦的過程。結果就如同我以前分享過的,我們爭吵過也流過淚,但家人還是家人,不是自己一個人,而是有人陪我走這條路,我覺得踏實很多,也因此更互相了解和支持。

希望你身邊也有可以陪你討論、支持著你給你力量的人,試著相信他們,讓他們看見你內心的不安吧。我們內心都會有這樣的東西,需要彼此攤開、擁抱,陽光才能曬進來。


像你寫信給我,其實我才要感謝你呢,在書寫這封信的過程中我也整理了自己。我比較少在馬特市分享太個人性的經驗,因為我就是比較難打開的人,但因為你的信,我覺得好像也能夠去一點一點地說給你聽,像是一種共有的經驗和陪伴。

所以呀,千萬別說對不起,也一點都不煩。說來我沒能給你什麼具體的建議,是不是我才要道歉呢,你會不會覺得寫這封信真是虧呀(笑)。


光是你的來信就讓我有機會回望和分享自己,是不是完全沒想到呢?像這樣想像不到的好事和驚喜很多很多,都在前方等著你噢!你可以繼續書寫,也可以踏上任何一條道路,不為了職稱,只為了你自己(當然,我知道你一定還會考慮身邊的人,因為你是這麼棒的媽媽呀),把人生當做一場享受和闖關,去迎向未知的精采吧!


潔西 2021.06.26


(我想不出來要放什麼歌,就任性地放自己喜歡的了,希望也能給你力量)

(偷偷說,因為我的生日要到了,我想留一個願望給所有寫信給我的人,和在馬特市上遇到的很多很好的人們,希望你們都幸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