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ka

we have to be very strong if we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

至少能夠笑著說再見

幾週前,朋友聚集了幾個相互不相識的人一塊吃串。

飯桌上有一位是專程從紐約來洛杉磯參加婚禮,新人是她的中學同學,在一起十年有餘。她說的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都十年了,不結婚要怎麼收場。”

故事的最後,回到剛開始約會時常去的咖啡廳,小絹提出分手,小麥說,他有不同的想法,不如結婚,變成家人。大多數人不就是這樣嗎?

分手和結婚確實不是一碼事,但在大多數情況下,是應對同一狀況的平行選擇。

沒看片子之前,就在豆瓣上看到很多精彩到位的金句,比如“豆瓣文藝青年戀愛圖鑒”、“文藝青年社會化全過程”、“如何和 100% 合拍的人說再見”。這些描述都在不斷提升我對片子的期待值,即使早知道這註定不是一次快樂的觀影體驗。

有趣的是,我大多數時候的直觀感受就只有唏噓,直到最後,偶遇後回到各自的家,彼此的幾句內心獨白,比如“如果SMAP沒解散,我們是不是就不會分手了”這種看似隨意的假設,讓我差點想哭。

土井裕泰最令我佩服的一點,是把如此真實的故事,拍得如此真實。

因錯過末班車而相遇,若不是押井守就沒有續集的對話,共同喜歡的樂手和作家,令人驚喜萬分的默契,一個個怦然心動的瞬間,構成了影片的前半小時。

縱使原初激情消退,他們依然在為這份感情努力。聽出了電話那頭小絹的情緒不對,本準備要睡覺的小麥衝向地鐵站,深夜共食一碗親手做的蕎麥麵,面試失利的難過總會過去。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身邊的人能給到足夠的溫暖,總還是過著幸福的小日子。

小麥到物流公司上班後,兩人的關係開始脫軌。

(好的, 寫作過程中我看到了一篇很棒的影評,我一時間不知道如何繼續寫下去。寫作應該是自由的、隨性的,希望有一個時刻我願意回來完成它。)

(沒想到晚上就來完結文章了。)

有一天睡前,小麥隨口提到和他同期入職的同事就快結婚了,試探性地問小絹,是否考慮過這件事。

小絹腦子裡想的是,“三個月沒有做愛的情侶,居然考慮結婚這件事。”

小麥想的卻是,“她沒有考慮過,是不是不想和我過一輩子。”

人是需要成長的,從學生成長為社會人,但他們成長成了不同的樣子。小麥的成長是從芥川獎到成功學,他認為,只有努力工作、賺足夠的錢,他們才能一直在一起,才是真正的擔當。

而小絹,即便成長了,對純粹的愛依舊有深刻的嚮往和渴望,如果沒有喜歡,便是苟延殘喘,所謂的合適、應當,是如此虛無縹緲、微不足道。

“比一個人的寂寞更可怕的,是兩個人的寂寞。” 又是個滿嘴金句的社長。

夾縫求生,進退兩難。是激進一點,重新開始,還是再苟且一點,就這樣平靜如水。

是啊,他們的生活平靜得連架都懶得吵。

他們曾經都是如此好玩的人呀,已經比世界上大多數人好玩了。

我們又都是如何長成無聊的大人的。

還有網友覺得土井裕泰重新定義了愛情,它是有保質期的,可長可短,不過是人與人之間快樂相伴的一段時光罷了。剛好在那個時刻,對方恰巧出現在你的快樂路徑裡,一道前行。巧的是,身影還被谷歌地圖給抓拍了下來。瞬間即永恆。

想到王小波寫過的,“但願我和你,是一首唱不完的歌。”

這世界那麼多人,唱不完的歌卻屈指可數。

其實也不是工作不工作、忙不忙的事情,人會成長成什麼樣子,最在乎什麼,和這個社會形態有關,但更取決於個人吧。這世界上有千奇百怪的人,各式各樣的活法,不同的選擇,造就了不同的人生。

能做的,也就是盡力把握、珍惜當下的美好吧。雖說“開始是結束的開端”,但經歷了、快樂過,總比從未存在過來得好些吧。

至少能夠笑著說再見,背對著揮手。感謝你曾出現在我的生命中,回想起舊時光,大多都是快樂的,也就足夠了。什麼才是永恆、才是一輩子呢?那是值得期待的東西嗎?也許要很久很久才有答案,也許到最後的最後都沒有答案。

沒有人做錯了,只是時間往前走,人呀,走著走著就走散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