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ka

we have to be very strong if we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

我在美國的生活真是一場歷險

合法合規 sublet 出去的房子被用來作日租公寓

日租客太吵警察都來了兩次

公寓負責人說加州是特別 tenant-friendly 的

他們即使知道公寓裡住著不在租房合同上的人,也沒轍

好說好歹和我聯繫的 subletter 願意先把我倆 off the lease

終於不用管這個爛攤子了。

公寓負責人說他在別的公寓也見到過這個 subletter

你知道他在撒謊,我知道他在撒謊,他就是在撒謊

但知情毫無實際作用,我們只能假裝相信,好讓這個橋段快點過去

之前還有房租騙子事件,這個公寓這是積攢了不少我的血淚回憶

Always hope for the best and prepare for the worst

不管在什麼事情上都應該這樣

—— 分割線 ——

去荷蘭有三條路

1)二零二四年準時畢業,申 postdoc

2)先做點實習,爭取一兩年後能拿 full-time offer 去電影公司上班

3)申請 LLM,一年後找律所的工作

都挺好,可以幾乎毫不猶豫地說,我最喜歡希望選項二成真

希望到時候我可以博士畢業,full-time 做點社會題材紀錄片

(這只是二零二二年八月十七日清晨的碎碎唸日誌罷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