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ska

we have to be very strong if we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

九月八日了

有時候我是抗拒內心湧起的強大而真切的感受力的

它確實讓人覺得異常痛苦。幸福感可以被無限度地放大,悲傷也一樣

昨晚了解到了 writing therapy 的概念。不過,writing 有療愈功效這個事實,不需要定義概念才能讓人知曉

這兩天對周遭環境的戾氣很大,開始恢復抽煙

其實也不是常規性抽煙,就上週末抽了一根,昨天下午連著抽了兩根

還不是七星藍莓雙爆珠

回想經歷過的人生,大多數時候我還是都得到了我想要的東西

確實不太寫十年計劃這類東西,但高中時候的自己應該不會對現在的自己過渡不滿吧

舍友送了我一個小狐狸的鴨舌帽,以後沒洗頭也可以理直氣壯出門了

前階段聽鄭鈞唱「我夢寐以求,是真愛和自由」

有些東西是不是年紀越大,得到的難度越大

還是說一直都很難,只是小時候沒有更成熟的理解力罷了

還是要孤注一擲,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呢

稍微年輕一點的時候,我的夢想是能夠每年都能參加三大和聖丹斯

不過是兜兜轉轉一圈,回到二十出頭的狀態

喝水、喝咖啡都可以嗆到,人真的好弱雞

現在看一部電影,已經不太能寫很長的影評了

總覺得影像表達已經足夠了,語言都是多餘

但如果不寫,一切都藏在心裡,過些日子,是不是也會找不到

迷失在自己的內心比迷失在外界更讓人難過吧

我不知道為什麼還會如此想念一個人

甚至分不清楚是想念人本身還是想念想念的感覺

清楚的可能是這種想念裡總是夾雜著對這個世界的憤怒

可是這個年紀是不是不能太憤怒了

憤怒有什麼用呢,我不想走向自我摧毀的道路

有時候快樂,有時候不快樂

有一種很強烈的情緒

它聚集在我的胸腔

像極了浪潮拍打著海岸

我希望它停止,又害怕它真的停止

它讓我感覺自己活著

但這種活著的感覺

真實得讓我由心地感到難過

我好想離開這個地方

這個五年前就告訴過自己我不喜歡的地方

我為什麼還在這裡

因為離開這裡就會離開我想念的人

還是因為我害怕

害怕自己無論在哪裡都不會真的開心

都學不會和自己好好相處

所以這種與外界空間的不協調

偽裝成我不開心的理由和解釋

其實我也是一個很懦弱的人耶

我的 writing therapy

is just another tragedy comedy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