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A 碧娜 ⌜療域 • 聊癒⌟

我是 Bina, 看見美麗系統排列師。 Bina 的意涵是:透過愛的協助,將恐懼轉化為力量。 為了修復自己而尋求療癒,開啟了靈性學習的道路。隨著感知能力的解鎖,內在心眼看出去的識界,不再是我所以為的世界。決定開啟一個書寫空間,紀錄自己在療癒、冥想上的內在經驗,認出自我靈魂的真實和完整。 若您有興趣找我約一場 ⌜療域 • 聊癒⌟ 歡迎來信 :[email protected]

我與黃沙國土的故事,源自兩千年前

「厄色尼」— 這個名詞,在看見美麗課程前,我是不認識的。

第一次聽到「厄色尼」,是在課程第一日下午。那天早上,Makai 帶領我們進行耶穌火典,以及為學員們進行團體療癒和教學。包含我在內的幾名學生,都在火典和療癒中的冥想,清晰地看見耶穌和感受到祂的臨在。

在課程開始前,老師與同學們並沒有預期要呼喚耶穌,或探索與耶穌的關係。卻在同一時間,進行不同主題的療癒當下,耶穌以各種形式顯現在每個人的面前,觸碰我們的靈魂核心,開啟塵封已久的情緒和記憶。

Makai 向我們描述她前世的厄色尼祭司大哥身份,並說:「我們可能在兩千年前,都以厄色尼人的身份,一起和耶穌密切工作過。」

由於在第一場療癒教學裡,我頻繁見到耶穌顯現,Makai 指引我在接下來夥伴交換療癒的學習段落中,以「耶穌」作為主題進行。

在深層冥想中,透過內在靈視看到了黃沙遍布的大地,我和同伴們穿著長袍與涼鞋行走在黃沙土地上,我能感受到溫熱的風在腳踝邊旋轉,沙塵撲在腳背皮膚上的觸感。在步行或乘坐馬車行進中,我一邊感受到後背射進緊迫鋒利的視線,一邊焦灼地想儘快趕到匯合地點,和同伴一起保護某個人前往某處完成任務。即使,那是奔向無所不在的死亡預感。

夜幕落下,在一片黑暗寂靜中,我抬頭凝視前方光源,意識到自己與一群人跪在點燃蠟燭的小祭壇前。耶穌站在前方,帶領我和同伴們,做火典、禱告和冥想。天上繁星閃爍,這是一個沒有月光的夜晚,空氣沉靜的像熟睡的鼻息。我們在靜默中擴展自身的光,與內在的神交流,光柔軟無聲地包裹著我們,在光圈暈染下彼此連結融合。每個人堅定決心奔赴各自使命,我們知道有一天將在光中相會,回到神的懷抱裡。

乾燥炎熱的風夾帶細碎沙粒,吹拂黃土大地。我在風中,看著下方河水不停流經、不斷往前。感受到同伴們最後一口氣息,落入河面、溶進河水,不回頭地逝去。河水在前方緩緩分出無數細小的支流,向四方流散而去,生命氣息隨著水脈悄悄滲入大地,被我們熱切愛著的黃土深深吸入。

看著生命氣息完全消散,全無存在過的痕跡,狂風悲鳴。等待最後一口潮濕的呼吸,被黃沙完全吸沒,恢復沙漠細密乾涸的原貌後,我也投入河水,在鬆散柔軟的沙塵間隙中,無聲下墜,直至意識歸無,與空合一。

後來,在 Makai 帶領安排下,接受厄色尼大師 Sumara 辨識,身上有沒有厄色尼符號。在身體外圍的因果體,若看見金色的厄色尼符號,即是兩千年前與耶穌生活在同一片土地的厄色尼人轉世。我的厄色尼符號,在右膝旁邊。我的同學們也都在身體不同部位,有著厄色尼符號的印記。

每次感受到耶穌的存在,祂的溫柔視線和觸碰,悲傷與悸動不斷從底層翻湧上來好像永無止盡。窗外,來自太平洋的浪潮層層撲打台東沿岸土地,海水將泡沫沖上岸濡濕沙地,隨即夾帶砂礫、貝殼、螃蟹退回大海。而淚水也像海潮一樣,從體內深處層層疊疊升起,敲打包覆自我的硬殼,潤澤乾涸許久的心靈彼岸。眼淚的浮現與消散,不斷沖洗我們無以名狀的悲傷,不知從何而起的痛苦、恐懼和迷惘。

在課程中的最後一次耶穌火典,我們吟唱著耶穌的名。每到需要唱出祂的名 Jesus,激昂厚重的情感凝滯成一團氣哽在喉輪,使我發不出任何聲音。心輪中央有一股巨大悲傷不斷擴散,這股悲傷連接天空、海洋與山脈,與海濤、地鳴、猴子與山羌的叫喊呼應振動,我感到腹腔升起強大的渴望,衝破喉輪阻塞之氣,化為猛烈的淚水釋放宣洩。

我明白為何哭泣、為何痛苦。為什麼有記憶以來,即知曉悲傷、空虛與迷惘。我渴求呼喊耶穌的名,我等待耶穌的再次臨在,已超越千年。當我呼喚祂的名,向祂頂禮,向祂表達我的愛與思念。我一次次克服深層的悲傷與恐懼。在這之前,我甚至不知道它們的存在。


我相信。

於是,我安在我之內。


關於厄色尼的更多描述請見:

https://www.facebook.com/yemimilalala/posts/8056550807689134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