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美式

生活庸庸碌碌、匆忙懶散。 默默的尋找行為美學, 和最好的答案。

高跟鞋

(edited)
散文

看了韓劇「機智的醫生生活」,接著不知道要看什麼劇,就隨手點了日劇版的「我可能不會愛你」。

看了2集突然想起一個很久沒有想到的朋友。

現在我還是要努力想才想起他的名字,雖然他是我同學。很多年沒見,某次騎車在巷子裡,突然有人喊我名字,讓我很驚訝,因為幾乎沒有路燈,而且我騎很快,就蠻佩服他認人的功力。那次寒暄之後,也沒互留連絡方式,因為本來就不是有互動的朋友。

就這樣又過了幾年,有一天我在電子信箱裡看到一封mail,

內容是:請問妳是___嗎?

原來他在路上看到我,再找到我,他真的蠻厲害的,因為我是個臉盲者,男生如果穿白襯衫的話,我認不出誰是誰,更何況是幾年間只匆匆見過一面的人。

我們連絡上,也太巧了,他唸的研究所,離我公司非常近。住家更是在同一條巷子,我家走到他家只要3分鐘。所以那之後,我們就常常見面。

說見面其實也就是他來我公司找我,我常常10點下班,他就會在晚餐後帶啤酒來邊喝邊聊天,有時候也會帶女朋友一起來,女朋友是模特兒藝人等級的艷麗大美女,五官和身材是百分之百讓路人回頭的類型,在做美甲業,女朋友的老闆是鄒族女明星。小倆口感情很好,大概因為我同學是藝術家,個性和一般人不太一樣,所以女朋友也會抱怨我同學性格很固執,他們2個平時就愛得超級火熱,常有韓劇虐心虐得很慘的那一套,久了我也不太大驚小怪了。

偶爾聊到我下班,因為住得近,就再去同學家繼續聊繼續喝。

就這樣變成固定的酒咖。我也會去同學家,因為很熟了,他就畫他的畫,我看我的書,我們2人沒聊天也可以在他家待好幾個小時。他說:女生只有妳可以來,她打電話不會問東問西,因為妳不算女的。

(所以就算是美女也會介意別的女生喔?真是太令人好奇了)(等等為什麼不介意我?)

有一天小倆口來公司找我,說想問問我的意見,看起來是起了爭執,要來找裁判的。

女朋友先說話了:姊姊,我老闆說要送我去美國受訓練一年,學成回來台灣再幫忙展店,我不想放棄這個機會,但是他不同意,覺得我都沒有顧慮到他,妳幫我勸他好不好。

我看看我同學,我知道他個性超固執沒得商量的,敢愛敢恨,黑白分明, 我如果開口勸他,可能他會翻桌子。

我問女朋友:如果不去,妳會怪他是嗎? 她點點頭。

我再問同學:她去美國,你沒辦法信任她,是嗎? 他也點點頭。

我:那你們感情夠深厚嗎?他們 2個人點點頭。(平時就已經難分難捨我也是問個意思意思的)

我:如果先訂婚或登記結婚,然後讓她去美國一年呢?這一年當中,你們可以3個月見一次面之類的?

當時都在玩msn和奇摩或無名,skype雖然有但是好像沒什麼人在用。所以還沒有視訊的概念,也沒有在用手機傳照片。這樣的時空背景之下,就算3個月沒見面大概也還是很難熬的吧,我也不懂那種心情,只知道他還是不同意,後來他們就一直吵到女朋友出國。

但是女朋友也怕不在台灣時,我同學會被別的女人這個那個。(這一點我也不懂,),就在出國前,女朋友搬了很多很多她的衣服和家當,塞到我同學家去,塞好塞滿宣示主權。我同學可是租屋啊,宿舍兼畫室,女朋友的名牌衣服鞋子和首飾和那個清風傲骨的宿舍形成突兀的對比。然後還交待我要好好幫她看守我同學,不要讓別的女人去找他。(到底哪來的女人啊捷運站嗎)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就和平時一樣,他來我公司聊,我去他家喝2杯,順便欣賞女朋友那些我永遠買不起的名牌衣物鞋子。還有他的畫作。他也會提到女朋友的近況。

有一天晚上1點多,他打電話給我,口氣聽起來是氣瘋了不太理智,邏輯也不太順,總之說女朋友騙了他,聽起來很生氣,我想應該無法挽回了,準備在電話中好好安撫他,問他:你還好嗎?現在在做什麼?

他說:我正在剪她的衣服⋯⋯

阿娘喂呀,那些衣服我一輩子都買不起,你居然要剪?????????我超緊張說:「拜託你冷靜一下啦!」都不敢掛電話,馬上跑去他家,可惜能剪的他都剪完了,我只救到了一雙鞋和一組美甲器具,他把衣服包包鞋子都毁掉了,我的心也碎了。

他說女朋友剛開始都正常聯絡,後來常聯絡不上,問什麼都否認,再後來他查到女朋友其實到美國不到半年,就和老外結婚了,他知道後逼問她,她說只是為了綠卡。

我能說什麼,就去拿一手啤酒陪他喝,聽他細數半年內的那些謊言和事實的交叉對照,但是我心裡滴滴答答的血,都是為了衣服鞋子包包,不是為了他被背叛的愛情。

後來有一陣子,他還會怪我,說我當時沒有阻止她去美國。我心想他在情傷中,也就算了。本來女朋友有發mail給我,我回信說只救下了一雙鞋和一組器具,回台灣找我領。但是女朋友後來就沒有消息了。

而我的同學呢,有一天在我的辦公室,他在說話時,我在玩踩地雷,也就踩到他的地雷了,他當場說我們不用做朋友了就此絕交吧,憤而拂袖離去,不再接電話也不回mail。

他就是非黑即白愛恨分明,我很了解,也就不再打擾他了。

看到關於友誼的劇情,突然想起他,到現在寫完這篇,我久久仍想不起他的名字。

那雙鞋跟著我搬了4次家,丟也不是賣也不是,穿更沒興趣,因為是別人的,就這樣放到鞋面因時間久遠有裂痕了,我最近才丟了鞋盒,但鞋子還在待丟中,我確定他們都不會再連絡我了,因為我後來也沒有再用hinet的mail了。

希望他們都好,人生本來就不會一直都是順心如意的,愛一個人並不是要變成彼此想要的樣子。而是看到對方可以做自己就會開心才是吧(?)

不過,這也是他所堅持的完美吧,什麼都不考慮,完全的跟著心走。不論看起來是幼稚還是不可理喻,他就是不妥協不討好,也不自欺欺人。(但是有遷怒我X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