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冰

文字是落在紙上的生命,所以需要尋找他人陪伴

為了不成為怪物— 韓劇《怪物》

大結局後,作為一齣被韓網譽為「龍頭神尾」全方面完美的懸疑電視劇,難怪會獲得第57屆百想藝術大賞包含作品、最佳導演、劇本、最佳優秀演技(申河均)......等的7項提名。百想評委暨文化評論家鄭德賢評價《怪物》是「像劇名一樣真的是如怪物般的劇」
官網海報

大結局後,作為一齣被韓網譽為「龍頭神尾」全方面完美的懸疑電視劇,《怪物》無疑是2021年開春最令人驚艷的開篇,難怪會獲得第57屆百想藝術大賞包含作品、最佳導演、劇本、最佳優秀演技(申河均)......等的7項提名。

百想評委暨文化評論家鄭德賢評價《怪物》是「像劇名一樣真的是如怪物般的劇」,並大力稱讚該劇「第一集到最後一集劇情都非常緊湊,有犯罪驚悚劇特有的刺激、類型劇的絕妙,也像《秘密森林》一樣故事結構完整、傳遞信息明確,完成度非常高,感覺將是最近幾年裡播出的犯罪驚悚劇裡獨一無二被記住的作品。」(註1)

官網海報

此劇是雙男主的設定,以二十年前李東植(申河均 飾)雙胞妹妹李宥妍的失蹤案為開端,為追查非法滯留者失蹤案而降調到萬陽派出所的警界菁英韓洙元(呂珍九 飾)為引子,兩人從針鋒相對到攜手合作,在逐層的抽絲剝繭中,揭開萬陽村裡深埋的謎團——斷指失蹤殺人案的始末。

其中,比起懸疑刑偵劇裡慣常出現殺人棄屍的驚悚情節,此劇更側重角色之間的連動,每個環環相扣的情節背後都在深刻剖析人性,究竟在一念之間的抉擇下會不會成為真正的怪物?

一如前導預告中所丟出的提問——怪物是誰?是你,是我,還是我們?




📣(以下有雷,慎入!)

❍ 怪物的誕生


端看劇名與海報,你可能會猜想——手銬相連的兩人中一定有人是怪物,而另一人會為了抓怪物也變成怪物嗎?

申河均亦正亦邪的演技

以韓國真實案件「華城連環殺人案」為原型的影視作品不少,如電影《殺人回憶》、電視劇《信號》、《隧道》、《岬童夷》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其中為了逮捕身份成謎的連環殺人魔,執著的追緝者無不在抓怪物的過程中使出渾身解數而有了「為了抓住怪物,自己也必須成為怪物!」的名言,《特殊案件專案組TEN》與《VOICE 3》中都有類似的台詞。

而《怪物》中最精彩的轉折無疑是落在李東植發現姜敏貞十根斷指的那幕。彷彿重疊了二十年前的場景,在雙重悲痛的當下,李東植之所以還能夠忍氣吞聲地故佈疑陣,一來是深知沒有屍體的殺人案不能起訴一罪不二罰(註2)的司法原則,二來是為了親手抓到等了二十年的怪物。

圖 cr. https://www.instagram.com/silvertrhee

巧妙的是,編導善用倒敘的手法,在每一集反轉的結尾都丟出一塊拼圖,乍看人人都有嫌疑,再一一去釐清觀眾的誤判,進而漸漸拼湊出真相。

然而,誰才是劇中真正的怪物呢?

是用遺忘來逃避內心苛責的朴正濟?
是為了袒護肇事者兒子而隱忍的議員?
是將計就計、要脅獲利、不惜殺人的李昌鎮?
是利慾薰心、同流合污的警察署長?
是外表老實卻內心扭曲的斷指真兇姜振墨?
是酒駕肇逃的始作俑者韓基煥?
是違背程序正義、釣魚執法的韓洙元?
還是為了抓怪物,選擇變成怪物的李東植?

不管是因為一時的一念之差而造成憾事,還是用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合理自己的動機,所謂的「怪物」,在你起心動念的當下就已成形,用慾望去餵養茁壯,吞噬了別人,也終將吞噬自己。


❍ 信任的崩塌


在萬陽這個小城鎮,看似緊密如家人的鄰里同事,對外護短,卻又在連環殺人事件再度發生後彼此猜忌。

幾十年的同窗好友、親如手足的義兄弟、合作無間的同僚、利益關係的結盟、血濃於水的父子……都可能因為對方有意或無意的隱瞞而產生信任危機。

官網劇照

若說李金花屍體的現蹤重啟了「十指失蹤殺人案」的調查,那麼李東植對韓洙元的「請君入甕」便是個事半功倍的加速器。

如果沒有韓洙元因為破案心切,對媒體公開定調為「連環殺人案」,早成一灘死水的陳年舊案就只會是全韓每年幾百個失蹤人口中的個案,也不會露出破案的一線曙光,那麼背後那些始作俑者與利益掛勾者就不會再次沆瀣一氣而上鉤。

然而,破案心切是一回事,若是案件牽扯到自己的好友、同僚,甚或是親人,「信任」這種由情感堆疊的產物到底會不會不堪一擊而就此分崩離析?

當李東植拖著沉重的鐵鎚走向至交李正濟,當韓洙元掄起後車廂裡的球桿邁向自己的父親韓基煥,得知真相的那一刻,不可置信、失望、憤怒……各種交雜的情緒都比不上那股從內心油然而生的「被背叛感」還來得荒謬可笑。

因為是莫逆,理當看著自己瘋癲走過的地獄之路有多麼遺憾與痛苦。 因為是父子,原以為同樣視法律與原則為一生奉行不悖的道德圭臬。 沒想到真相就這麼猝不及防地嘲弄了所有的自以為是。

韓洙元:「因為信任是情感問題,當真相浮現,隨時可能破碎。
李東植:「那麼我可以相信韓洙元嗎?信到即使知道真相也不破碎的程度?」
圖 cr. https://www.instagram.com/silvertrhee

❍ 為了不成為怪物


韓洙元:「如果回到那時,還會那麼做嗎?
李東植:「對!我會。」

有時候,義無反顧其實是一種不得不的選擇,不管是強調「為了不懷疑,才懷疑」的韓洙元,還是重申「為了不懷疑,打算重新調查」的吳智華,都是為了挖掘真相、不冤枉好人而生出的執著,這一點「太清楚無辜的人變成罪人是什麼感覺」的李東植最能感同身受。

南所長:「我們這種合法持槍給人戴手銬的人,錯用一次鍘刀,砍斷的不是自己的腳踝,是讓對方人頭落地。那,就是我對東植做的事。」

為了不成為冤枉好人還沾沾自喜的怪物,南所長明查暗訪當年的失誤,成了李東植最堅強的依靠。

為了不成為弄權舞智、泯滅良心的怪物,韓洙元布好陷阱、當誘餌,不惜變成怪物,也要抱著自己的父親從至高點一起墜入地獄。

為了不成為以抓怪物為由而知法弄法的怪物,李東植在真相水落石出後,實現當初的承諾,伸出雙手讓韓洙元上銬。

不是為了抓怪物而變成怪物,而是為了不被心中的怪物所吞噬而選擇對抗。

❍ 優秀的人生


曾幾何時,那個總是獨來獨往、與萬陽格格不入的韓洙元,再也斷不開曾經讓他覺得彆扭、拖泥帶水的人際交流,甘於穿梭在鄉里與芝麻綠豆大的案件中。

曾幾何時,那個亦正亦邪、老是游移在瘋癲與理性間的李東植,終於一掃陰霾,活得一臉陽光燦爛。

信任是情感問題,雖然會隨著真相而崩塌,卻也會因為交集而深刻。

劉才怡:「人本來就是這樣的,見面、一起吃飯聊天,熟悉之後就會不自覺地想起、記住,留在心裡。


人生有什麼?不過是在每日的吃喝拉撒睡中不斷循環運行,出人頭地很好,甘於平凡也沒什麼不好。

一如李東植的媽媽從小對他的勉勵:

「獲得成功,成為厲害人物並不重要,拉好、吃好、睡好,不傷害其他人的人生,就是最優秀的。」
李東植:「洙元啊,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拉屎。」/ 圖 cr. https://www.instagram.com/silvertrhee/

(首發於2021/05/01探路客)


🏆 5/13更新

恭喜《怪物》獲得百想作品賞、編劇賞、申河均獲得男子最優秀演技賞,是第57屆百想藝術大賞的大贏家,完全是實至名歸~🎉

圖片cr. popdaily



註1:引自 《怪物》大結局被封「龍頭神尾」!申河均、呂珍九等多位「演技怪物」被推爆

註2:刑法是針對行為人的「行為」進行處罰,一個犯罪行為不論造成多大的損害,也只能被處罰一次,這就是「一罪不二罰」。其理由在於,當行為人已因其行為受到處罰後,其身分就不再是「犯罪者」而回復為「一般人」(因為已為造成的損害贖罪),此時再針對同一犯罪行為給予處罰,就違反罪刑相當原則。因此,若罪犯在證據不充分的情況下,只承認部分罪行,或者被誤判輕罰,一旦審判定罪成立,既一錘定音,即便日後發現更多證據證明該罪犯的更多重罪,卻因一審不能更改重判,致使真正的公正正義,沒有得到伸張和昭雪。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