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7 articlesIn total 165844 words

佩德罗·阿莫多瓦:欲望的法则(作者:科尔姆·托宾 Colm Tóibín)

Cinephilia迷影

佩德罗·阿莫多瓦马德里对佩德罗•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而言,仍是一个神秘、魅力与兴奋交织的地方。但现在当他走在街上,每个人都想与他合影,拍视频,让他签名。我们站在一家户外咖啡馆门口等着付餐费,他不耐烦了。他内心的一部分不喜欢这样,他希望自己在这承载他童年梦想的城市中不这么出名。

At the Movies with… (作者:滨口龙介)

Cinephilia迷影

《驾驶我的车》的导演滨口龙介讨论了对他产生影响的电影和电影人,从《回到未来》到《东京故事》,从埃里克·侯麦(Éric Rohmer)到凯莉·莱卡特(Kelly Reichardt)。

二手真相:法斯宾德之镜

Cinephilia迷影

电影是法斯宾德的镜子吗?电影是他通过他人视角观看自己的方式吗?也许法斯宾德通过别人发现自我。或许做自己不过是做任何可以成为自己的人。

一个属于自己的子宫:电影中的堕胎简史

Cinephilia迷影

塞琳·西卡玛(Céline Sciamma)的《燃烧女人的肖像》(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展现了前现代状态下的堕胎,比起我们当下的时代,那时的堕胎更自由、更不精确、更危险。

妙剪生画: 德国动画先驱洛特·莱尼格(Lotte Reiniger)谈她的魔幻创作

Cinephilia迷影

在刊登于《视与听》(Sight & Sound)1936年春季刊的这篇报道中,伟大的德国剪影动画先驱洛特·莱尼格(Lotte Reiniger)介绍了她是如何用纸和卡片制作出神奇的电影的。

玛吉·吉伦哈尔谈她初执导筒的体会:失落和寻找

Cinephilia迷影

“当我和一个懂得尊重和爱的人一起工作时,我作为一个演员体会到的工作差异性是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我所有最好的作品都是这些经历的结果。”

1

《永恒族》和《无主之地》导演赵婷谈及关于电影的未来

Cinephilia迷影

2021年夏天,在《无主之地》奥斯卡的胜利和她漫威大片《永恒族》的发行之间,赵婷正处于事业顶峰。谁能比她更好地反思电影——无论规模大小——的下一步走向呢?

肖恩·贝克谈他的《红色火箭》:为了对电影的热爱,我想拍剧情长片

Cinephilia迷影

我只想在一部剧情长片该有的时间里——在九十分钟和三个小时之间——讲述一个故事,或者任何其它什么东西。这就是我所知道的电影艺术。

在转角的小酒吧里,跟贾木许聊聊诗与电影

Cinephilia迷影

话头由诗歌在贾木许生命中的位置及不同语言对诗歌理解的影响,转至对电影的理解与感受,从而带出收藏在电影资料馆里的影人作品、资料馆过去的历史与现在的扩建,最后再回到诗歌以一句有力的妙言结尾。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电影《记忆》拍摄日志(六)

Cinephilia迷影

这片山的全景是我们找的无数个有利地形的角度拍摄下来的。中央广场不同氛围的白天和黑夜都被记录在几个场景中。还有医院、镇长办公室、教堂、桥梁、小溪、操场、五颜六色的楼梯......所有这一切都将出现在电影中。《记忆》,如此真实!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电影《记忆》拍摄日志(五)

Cinephilia迷影

周边的山谷里堆积起了厚厚的云海,山顶像岛屿一样屹立在云海之巅,云雾就像从一个巨大的烟雾机里喷涌出来,飘绕在树林里。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电影《记忆》拍摄日志(四)

Cinephilia迷影

拍摄现场照片|©️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第二十一日——2019年9月16日,星期一 在影片的后半部分,杰西卡和阿涅斯前往金迪奥省(Quindío)西部的皮豪镇(Pijao)。接下去的四个星期我们将会住在那里拍摄。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电影《记忆》拍摄日志(三)

Cinephilia迷影

就在我瞠目结舌的时候,她拿出她的手机给我看他发给她的截图:果然,那是一条发自1983年5月8日的短信:“Voy a estar aquí”(“我将在这里)。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电影《记忆》拍摄日志(二)

Cinephilia迷影

以前在泰国拍摄的时候,阿彼察邦与演员之间根本不存在类似的交流。我本以为阿彼察邦会有某种程度的抵触情绪,但据我现场观察,他至始至终都乐于接受这种讨论,而且表现得甚为热情。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电影《记忆》拍摄日志(一)

Cinephilia迷影

今天,阿彼察邦对一台建筑起重机特别中意,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它被涂成了炫目的彩虹色,在停车场里伸展出来;起重机平台上架着两盏巨大的M90灯,“太阳”就这样穿过布景的三楼窗户照射进来。

蒂尔达·斯文顿专访韦斯·安德森: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两人访谈

Cinephilia迷影

韦斯·安德森期待已久的第十部电影《法兰西特派》是对巴黎、法国电影,还有最重要的杂志的颂歌。导演的长期合作者蒂尔达·斯文顿在影片中扮演一位作家,她接受了《视与听》杂志的委托,对他进行了采访。

1

“这不仅是小镇犯罪剧,更关于个人的悲痛与宽恕” 对话《东城梦魇》主演凯特·温斯莱特

Cinephilia迷影

这部剧是关于社区的,它是关于个人的悲痛、怜悯和宽恕。它的内容远远超过了犯罪和未解决的谋杀案,我喜欢这个剧本。

我们想念戛纳|23位电影人重温难忘瞬间

Cinephilia迷影

1974年的戛纳,盛装出席的让-保罗·贝尔蒙多(Jean-Paul Belmondo)和劳拉·安托内利(Laura Antonelli)到达阿伦·雷乃(Alain Resnais)导演的《史塔维斯基》(Stavisky…,1974)的首映式现场|©️Keystone/Hulton...

亲如慈父:日本演员笠智众回忆小津安二郎

Cinephilia迷影

小津在《东京物语》中指导笠智众|©️1953/2017 松竹株式会社在发表于《视与听》(Sight & Sound)杂志1964年春季刊的这篇短文中,日本演员笠智众(Chishû Ryû)回忆了他伟大的导师小津安二郎(Yasujirô Ozu),后者于1963年12月逝世。

对话《真心半解》导演伍思薇:一曲对柏拉图式灵魂伴侣的颂歌

Cinephilia迷影

导演伍思薇|©️The New York Times2004年,伍思薇导演的女同性恋爱情剧《面子》(Saving Face)获得了好评,这部电影的灵感部分来自于她自己的出柜经历,之后她离开了这个行业去照顾母亲,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涉足好莱坞了。

《列夫·朗道》:斯大林时代的真人秀,“我拥有绝对的自由,直到克格勃逮捕了我”

Cinephilia迷影

前苏联物理学家列夫·朗道或者简称为“道”(Dau,由希腊裔指挥家提奥多·库伦奇思扮演,图右)在“1938年”拍摄现场 ©️Phenomen IP, 2019第一次听说“DAU”(列夫·朗道)是在五年前,从那以后一直好奇地打听,却没有任何消息。

贾樟柯的戛纳瞬间:目光与体温

Cinephilia迷影

贾樟柯在戛纳,2018年|© Yann Rabanier2013年,我带着自己的作品《天注定》参加第66届戛纳电影节。电影节每年会在电影宫外面用帐篷搭出一个巨大的“餐厅”,每天中午请一些来宾共进午餐。我英文水平欠佳,尤其听力不足,每次参加这样的活动都觉得累。

Wise Guys: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和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的对话

Cinephilia迷影

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和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都是天生的故事讲述者,这不仅体现在他们的电影中(他们各有自己鲜明的风格标识),还有对电影这种媒介了然于胸的理解。尽管他们来自于不同的世代,斯科塞斯是60年代中期电影学院的第一波毕...

悼大林宣彦:核爆,幽灵,尾道的青春

Cinephilia迷影

大林宣彦大林宣彦,1938.01.09 – 2020.04.10“我还想多活3000年,用来拍电影。”在去年11月的东京国际电影上,大林宣彦如是说。可谁又能想得到,这番“中二”十足的话,竟出自一位八旬老人之口。事实也正如此,大林宣彦真真正正地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电影,从影六十年似乎从未停下过创作的脚步。

塔可夫斯基和《索拉里斯》(作者:黑泽明,1977年)

Cinephilia迷影

黑泽明和塔可夫斯基在我首次去苏联访问时在莫斯科电影制片厂(Mosfilm)的欢迎午宴上,我第一次遇见了塔可夫斯基。他身材瘦小,看起来有些虚弱,同时又异常的聪慧,异常的精明和敏感。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特别像武满彻(Tôru Takemitsu)。

东京之旅:小津安二郎的艺术与记忆

Cinephilia迷影

导演小津安二郎小津安二郎(1903—1963)的浮世人生,同其他艺术家一般,充满了浮世漂泊的感觉。对于电影艺术家尤其如此,没人能够始终处在佛学中的禅境之中。但也没有人能像小津这样(多为后期作品)从生活的繁琐当中提炼出那样的的“纯粹”。小津1923年作为助手进入电影行业,当时只有20岁,被派为轻喜剧导演的助手。

杜可风(Christopher Doyle)访谈:一切关乎信任

Cinephilia迷影

杜可风(Christopher Doyle)©️Chris Rubey克里斯托弗·道尔(Christopher Doyle)出生于战后的悉尼,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云游四方。十八岁的他在挪威商船队当过水手;之后去泰国做过赤脚中医;在以色利的基布兹做过牛仔;甚至还在印度的沙漠里挖过井……他几乎无所不能。

《闪灵》(The Shining)上映四十周年:Here’s Johnny!

Cinephilia迷影

至少你没有被禁闭在全景酒店(Overlook Hotel)!Here’s Johnny!在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的恐怖经典作品《闪灵》(The Shining,1980)中,杰克·托伦斯(Jack Torrance, 由杰克·尼科尔森[Jack Nic...

娄烨访谈:用电影抵抗空间记忆的消失

Cinephilia迷影

工作中的娄烨|编者言 2007年春季号,《今天》杂志编发了一期“中国独立电影专辑”,彼时,中国电影刚刚开始商业化,电影市场正在形成中,国产大片还是新鲜事物,同时,“第六代导演”正在努力摆脱地下状态,以独立电影的名义,为中国电影在国际上发声。

重复与区别:洪尚秀自评《这时对那时错》

Cinephilia迷影

“我的电影不是与现实生活平行的存在,我要做的是跟随离弦之箭射向现实生活,并在最后一刻阻止它。”导演洪尚秀|译者前言| 洪尚秀作品具有极其鲜明的个人风格,他并不只是在一味重复自己,而是已经成为将重复变为电影和人类学结构的专家。他的作品已经连续三年入围《电影手册》十佳名单,今年的新作...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