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客收藏家
過客收藏家

全職韓中譯者,嗜讀者,影視狂人,資深狗奴。 linktr.ee/passer_collector

那一年,我們有了多少轉變?

剛剛看到@charming明日之後很有感,突然想起了過去的回憶。

我在大學時期有參加過一個韓國姐妹校的夏令營,那是我期待很~久的短期進修,期待到出國前幾天都睡不好。因為同班的好朋友都對韓文沒興趣,我也沒有在其他課上遇到一樣喜歡韓文的人,所以那次是我第一次自己出國。當時我的個性比現在更內向,身邊沒有一個認識的朋友,又沒勇氣去搭訕同團的人,整個孤單寂寞到有點後悔報名。但上課第一天,我就忘了所有的焦慮不安,不管是新奇的教材,還是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都讓我覺得很有趣。誰知道才上完一天課,我就開始身體不舒服。

當時想說應該只是沒睡好覺智齒又發炎,因為我只要身體狀況不好就會發炎,卻又怕痛一直不敢拔。我真的沒想到會一路發燒到四十幾度,頭暈到完全站不起來,一直很擔心自己會不會燒壞腦袋!結果生平第一次吊的點滴,竟然是在國外。等我吊完點滴終於恢復意識時,已經跟兩三位同學隔離在一棟建築裡,什麼都不知道的我們,與世隔絕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每天都有幾個同學進來,多到後來換去大醫院佔滿一整層樓。

在被隔離的期間,台灣老師有來看過我們,但他們站得好遠,遠到根本聽不到他們說什麼,所以我們就叫他們講大聲一點,為了聽清楚,一直慢慢地往前走。結果老師們說

你們不要超過那條線,這樣講話就好。

說不難過是騙人的,那句話傷害了我們所有人。在國外被隔離已經很恐慌,看到學校老師開心到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得到卻是這句話,他們之後說了什麼我也不記得了。當時的年紀,真的沒辦法去同理他們的心情,那句話只讓我們充滿疑惑

這麼怕被傳染,何必硬要做樣子來探望呢?

我們在醫院裡做了很多檢查,重複著抽血打針量體溫量血壓吃藥,不知道過了多久總算可以回家。踏入家門的那一刻,就像是浩劫重生的感覺,眼淚差點流出來,但馬上被家人噴酒精的舉動止住。不管是在國外還是家裡,大家恐懼的眼神都是一樣的。

後來我才知道H1N1的疫情,原來我們跟第一個感染者搭了同一班飛機,不知道飛機上有多少人被感染,等我看到電視的時候,已經是大流行了。我們當時能夠在開學前回家,是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是得了台灣感冒,只有少數幾位是陽性。雖然我是第一批被隔離的人,但我當時驗出來是陰性,只是普通的台灣感冒,但令人衝擊的是,跟我關在一起的女生,她好像是陽性 囧

雖然那次的夏令營就這樣悲慘結束,但我還是有交到兩個朋友,一位是後期才一起住進醫院隔離,以下簡稱A。另一位則是身體很好,從頭到尾都沒受到影響,在那次風波中全身而退,以下簡稱B。我們三個人個性完全不一樣,雖然都經歷過那場疫情,但經歷的情況不一樣,事後的想法也不一樣。

A的想法--> 她不是第一批被隔離的人,而是在外面待了一陣子才被隔離,最後驗出來是陰性。對她來說,當時被隔離並不是因為生病,而是為了防疫。就算之後離病毒很近,最後還是沒有染病,所以她很豁達,認為不會得的人就是不會得,不需要太過恐慌,不會刻意限制活動,但會戴口罩。
B的想法--> 他完全沒有經歷過隔離的過程,沒有體會過隔離的痛苦,以及被當病毒的煎熬。所以流行病對他來說比較像是常見的流行性感冒,是這次的封城跟居家隔離間接影響到出國行程後,才開始覺得事情有點棘手。但與其說是害怕疫情,不如說是因為不想被完全限制活動,不想惹上麻煩,選擇待在家自保。
我的想法--> 被當病毒的嫌棄眼神,以及誤以為自己得了流行病的恐懼,在我心裡留下了很大的陰影。所以面對這次的疫情,我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就算台灣防疫做得很好,還是能不出門就不出門,因為我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

疫情結束後會讓所有人都對下一次的疫情更加警惕嗎?我覺得不一定,沒有生病的人,也有可能會對下一場疫情更加處之泰然。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敦睦艦隊疫情漣漪效應下的 家 庭 關 係

【社區活動提案 | 📜徵文比賽】明日之後,這場疫症將怎麼改變我們的世界?

Loading...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