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77 articlesIn total 29332 words

過去的世界動態日記但沒有過期

haru.

以前一直期待自己可以成為一個帥帥的人類,但是並沒有如願以償,因為發現自己就不是那樣的人啊,後來我改變了夢想,我想成為讓每個人想起我的時候,都可以溫暖的微笑,但在成長的過程中,我還是不小心傷害了很多,所以我還是沒有完成這個夢想,最後,我沒有夢想了,我沒有想要成為怎樣的人,沒有想要去...

All your life. All to the wind.

haru.

ʕ •ᴥ•ʔ

生活備忘錄

haru.

比起沒關係,更想說的是,辛苦了。找尋的路上,丟掉一切,重生,在那場大雨之後。

遺書

haru.

所有關係,都會在其他生命裡延續,心臟停止,但生命不會。

Diphylleia grayi

haru.

今天也很愛你。永遠愛你。永遠與一日。謝謝你來過。願安息。想你一切都好。就好。

Love like this.

haru.

你很好的話,我也會很好。就像「天氣好,天氣不好,天氣剛剛好」那樣。只是那樣,就是那樣。今天也很想念你。深深的話要淺淺的說。但我會奮不顧身的在綠燈亮起的那一刻奔向你,擁抱你。然後跟你說,我的秘密,我的襪子破了一個洞,然後相視而笑。只是這樣,就是這樣。

餘震

haru.

餘震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在震央之外,總有連綿無數的餘震。得到了確切的訊息。卻很是陌生。耳熟能詳卻無從抵抗。那是身體裡的聲音。活著卻又像是死了。情境再現。那是一種無止盡在撞牆的感覺。走走停停,活成一灘爛泥。日子是原地踏步,不斷的再某一個時刻裡,一躍而下。

Someday or one day

haru.

“Somewhere beyond right and wrong, there is a garden. I will meet you there.” - Rumi 就算全世界都原諒你了,你也不能原諒自己。這樣的執念烙印在每一個所能觸及之處。

2021,你,祝好。

haru.

今天也很想念你。有時候笑著說,有時候哭著說,但從沒敢忘了說。只是想讓你知道,在這世界,時時刻刻都有這麼一個人在念著你,仍然牽掛,也許是執念,但,是祝好的,那種。希望那個在任何的每個瞬間感到孤寂的你,有幸接收到我的信念與想念。今天也很想念你。

想你一切都好。

haru.

後來,我就不怎麼再去想什麼是永恆了。因為我已經知道了。冷風吹著,滲透進我們以為的銅牆鐵壁,我們努力建造的,在愛面前全都一敗塗地。下雨的夜晚,你們在這樣的夜晚離開了,想起來,依然是碎了滿地的心疼,我想我是真的忘不了了,但忘不了的就別忘了,那都是珍貴、慎重的愛。

台北日和

haru.

週二休息天。前一天晚上閱讀文章,直到很晚才入睡,大概是凌晨三點鐘,不是失眠的,只是充足的耍廢,小確幸那樣的。在慵懶的冬天夜晚,用溫暖的棉被包裹著自己,因為微笑,所以快樂。因爲是週間休息,所以還是訂了幾個小鬧鐘,但沒有打算理會的意思。賴床許久。

雖然我們都不知道

haru.

路的盡頭究竟是什麼,沒有人知道。但如果你想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抵達,那我就陪著你走。雖然沒有人知道一輩子究竟有多長,可能就像在那個冬天裡,你毅然決然奔向那道光的瞬間,ㄧ樣。不長不短。剛好足夠想念。

覺察|慎重的愛

haru.

「夜海之旅」即進入我們自己那些分裂、否認、未知、捨棄、驅離與放逐到意識各種地下世界的部分......旅程的目的,是為了與我們自己重聚,這樣的回歸可能極盡痛苦甚至殘酷。為了踏上這趟旅程,我們首先必須接納一切。—史帝芬·寇培

當我們談論愛情的時候

haru.

突然有一個畫面一閃而過,我看見那是我們對生命的愛,所以我想跟你說,我愛你,在2021。

比海還深

haru.

恍惚之間|成為光。

Let me home

haru.

我會帶你找到家的方向,我會帶你回家,我們就要回家,我們終要回家。

那是夢裡的一場大火

haru.

我想要寫的,想要說的,僅是「那一群生命」(人與非人),無比真實的經歷與掙扎。在這個既有框架裡,長出另類的想像,更準確地來說是真實的生命經驗。那既不是浪漫的,亦不是神話,但可以說是真實且瘋狂的,也是哀傷與病理的,這是一個「活成」,也是歷史的展演。

Find me

haru.

“Trauma is a fact of life.”

恍惚之間

haru.

恍惚之間,已經是第三個冬天了。距離失去你們,距離你們的逝去,距離我想念你們的時間。是第三個冬天,我的人生裡很漫長的冬天。這兩三年來我想了很多,把自己裡裡外外都想了一遍,連同我所能接觸到的世界範圍。我在宇宙裡晃悠,兜兜轉轉,我看見一些明白,一些屬於我自己的明白,那些遺憾是我生命裡非...

沒有想說的話了

haru.

我有時候都會想 如果我的肉身不在的話 大家是不是就不會那麼辛苦了 雖然我知道 這樣想 很糟糕 就像我知道面對離開的你們 我有多麼的痛苦 可就是 那些跨不過去的痛苦 一次次的浪潮來襲 我在裡面早已千瘡百孔 我又再一次的失去力量 失去可以面對世界 還有自己。

秋分

haru.

最近閱讀的書《葉有慧》裡面有一句話這麼說:「失去願意的心,就等於失去了這個人。」 我看著這句話,哭了很久,很久。我失去了很多人、很多事、很多物,但其實,我失去的是自己。這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領悟,之於我自己。但還好,還好,我知道我並沒真正的失去那顆「願意的心」,我只是忘記了。

離開,在所有的路上

haru.

謝謝你們很努力的活著 謝謝你們很努力的活過 / 月亮又圓了 一個月份來了又走 時間一直進行著 我們在這些時間裡 反覆練習 反覆無常 時間沒有要去哪裡 我們也沒有 / 永恆 也許不是指向未來 而是過去 那些永恆的舊時光 我反覆呢喃 是想去明白 你們的愛意 / 離開 是我的一輩子...

舊時光

haru.

在生病的其中一個日子裡 在眼淚嘩啦啦流的其中一個日子裡 在那始終越不過去的坎裡 在用盡全力仍是未知也許是徒勞的努力裡 在滿是皺摺的日子裡 我寫下了成千上萬個問題 而生命在這些「其中」 慢慢推進 於是我沒有從此停滯在遠方傳來的消息裡 我把每一個切片都仔細端詳了一回 小心收藏 在舊時光裡 。

切片|存在

haru.

我們遇見在路上遇見一個人的時候,我們和一個人一起生活的時候,我們在喪禮上相遇的時候,我們看見的都是一個人的切片。我們永遠不可能看得見一個人的總和,不管人們是否孤獨。我們經常太過絕對,忘記細細觀察切片上的紋理,人們都經歷了些什麼。我們總是可惜無法參與一個人的過去或者現在,也許還有未...

我們

haru.

最近發現自己的一個小秘密。說出來了,就不是秘密了,可是那並不是傷感的。無意識的進入繞圈圈狀態的自己,同時也會單曲循環一首歌或一張專輯,在一個日子、一個星期甚至一個月份裡,我不知道會不會也許是一個季節。世界一直都很不平穩,但也許是世界裡的人不平穩,世界一直在那裡,只是這樣而已,空氣始終溫靜繾綣。

我這個人

haru.

磨平了過去的諸多稜角,並沒有因此變得圓融,因為長出了新的,只是學著權衡,知道悲喜參半,都是平常。明白適切的去恨、去愛,不是妥協,而是知道世界不僅僅是黑白分明。在那些無人知曉的無人之境裡,安靜的愛著,透明澄澈。過去認為的共同生活,總是依靠妥協才能完成,後來發現其實也許是模糊、和諧的。

各自安好

haru.

越過了街,我們也向彼此的人生道了別。珍重也許有天會再相見,總有一天會再相見。祝福你的前程似錦,只是可惜沒能再聽你談起日子,那些細碎都與我無關。只是可惜,我只能給予巨大祝福,而不是和你並肩而行,我把悵然收進箱子裡,丟進那片海,裝不下的那些,就讓風吹散。

無人知曉

haru.

經常迷惘 經常不確定自己活得好不好 只是希望自己認真的去活著 在自己可承受的範圍去努力 只是希望自己不愧對自己的心 盡可能真誠善良且溫柔 時時刻刻的去知曉 活著並不容易 關懷世界之於我自己 擁抱那些無人知曉的無人之境 。宇宙的精靈說。

永恆與一日

haru.

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在有限的永恆人類生命時間裡,我們永遠都還有明天要去面對,同時也都還有明天可以去面對。

浮光

haru.

海平面上的白色浪花,絢爛瑰麗。底下一片滿是暗潮洶湧,努力與自身搏鬥著,在那片沒有邊際的海裡,感受餘裕的寬容,那裡有生命的一切。始終載浮載沉。海邊上溫暖的海水和熱烈的火堆,我們踩不進海底的陰冷,可我們知道那裡孕育著萬物一切。但凡有一絲陽光照進海底,都是難能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