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1 articlesIn total 85421 words

关于文字类创作者经济,在web3世界中的无限性与有限性想象

JV

仅是毫无根据的大胆想象

2

創作一幅自己的牛油果

JV

要光速挺進馬特市的web3新世界吼

1

不能进入元宇宙的NFT,真的有价值吗?

JV

想象一下,你所拥有的NFT,真的可以进入元宇宙吗?

1

不要温和的步入那个良夜——这真是人类想要的元宇宙?

JV

不要温和的步入那个良夜。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2

在北京拍到的6和4

JV

手机相册里一直存放着几张照片,都是这几年我在北京街头巷尾偶然拍到的,关于六四想象的照片。每当六四将至之时,我都会想要将这些照片发布到一些网络平台,以示对卅二年前那场腥风血雨的祭奠,可每一次,我都在点下发布键的最后一刻前,毫无例外的退缩了。这种自我审查之后的退缩,已成了深嵌骨髓的直...

4

在没有阳光的地方收房

JV

阳光可以照射在区政府大楼炫人眼目的一面,却丝毫都照射不到被大楼挡住的另一面。

3

我的体制见闻录

JV

三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因受老同事的力竭引荐,我得到一个进入体制的机会,开始在BJ市国资委下属的一家市级国企工作。这样的机会,对于我这样在皇城根下,毫无盘根背景的北漂而言,实在是犹如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一般,可遇而不可期。大学毕业之后,在北京只身闯荡的我,一直都在体制外的民企打拼,...

6

龙没有出现,「屠龙」之人却已隐现

JV

进步主义者反对川普的态度,很大程度是基于川普擅于利用口无遮拦、煽动夸张的言辞行为,带动普遍性的民粹主义浪潮,并进而对灯塔之国宪政体制的民主自由基石造成冲击与戕害。从防止政府权力被政治野心家攫取的角度来说,这套言说逻辑完全能让大部分人所理解,但从目前的事态发展来看,这套论述其实从一...

历史必然论之下的绞杀 | 从「ideologie」到「Cyberpunk」

JV

「ideologie」的变质 三十年前,持续了近半个世纪的「冷战」戛然而止,两个世界相对立的左、右意识形态对峙局面土崩瓦解,弗朗西斯·福山用一篇《历史的终结?》为其写下注脚,全世界的人们也用了三十年的时间,来重新雕刻世界的面目,可正当这项全人类的作品即将呈现雏形之时,我们才发现人类已深困于期中。

1

【2020Matters年度問卷】| Light in dark matters

JV

意外、仓促、失控、矛盾的2020即将过去,可在进入十二月底最后十天的时候,我却毫无预兆的犯上了牙髓炎,牙齿开始不分昼夜钻心凿神的疼痛,令我似乎忘却了这一整年的焦虑徘徊与迷惘确幸。临时计划去看牙医,发现只能挂到一周之后的号,意味着这百爪挠心的煎熬还会一分一秒的耗困下去,索性既然无法...

1

移民决定后的一点随笔

JV

在移民中介协议上签完名字之后,我和妻子都长舒了一口气,结束了旷日持久的斟酌犹豫与意见反复,接下来的两年内,我们全家三口将在各种材料准备、提名申请、英文恶补、房产置卖的过程中度过了。如果说我的人生需要有一个节点来分成上下两段的话,我想从这一刻起,应该就已经进入下半段了吧。

3

当事实成为一种政治立场之时,愿所有人都还记得自省与反思

JV

在很多时候,理想与现实确实不处在同一个世界。如果暂时搁置个人言行品性争议,只谈对现状影响的主题的话,那川普应该就是那个打破体制的人。人们对旧有体系的放弃,最根本的关键是否恰恰在于这部分人对原有体系的不信任态度?川普这四年以来的表现,众人皆所见,众说皆纷纭,但如果要将「谎言、谣言、...

地铁上的安全员

JV

很久没有在北京搭乘地铁了,今天因为临时有事,吃过午饭便急匆匆出门,搭了一个半小时的地铁。午后的时段刚好不是上下班高峰期,印象中拥挤的站台和车厢都很空旷,乘客们散落的坐在车厢里,有的在闭眼瞌睡,有的在听耳机,更多的乘客还是在拿着手机玩游戏、刷新闻,车厢里除了偶尔的到站提示播报音外,...

1

港版国安法生效后,matters还安全吗?

JV

首先声明一下,这不是一篇文章,只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记得半年前@IrisChen 就曾提起过,只是彼时所有人可能都未有料到「揽炒」真的就来得如此之快,所以也未感到这个问题真正的迫切性。最近几日连续看到不断有香港的前政治人物、政治团体,宣布或是退出政坛、或是解散组织,不免越发感到情形之紧迫。

在疫情中许个愿吧

JV

随着北京疫情的再度爆发,社区的防疫级别又恢复到二级响应了。原本以为送水的师傅又不能进小区了,我试着问了一下物业,回复说可以,于是打电话给送水公司,没想到的是,电话那头说送水师傅被隔离了,我顿时脑子空白,失语哑口,迅速闪过几个疑问,「送水师傅为感染病人送过水?

1

五月底的文化巷

JV

五月底的昆明,淅淅沥沥的雨水浸透了城市的所有角落,为这座被称为春城,却又干涸了快半年的城市,披上了一件清爽畅快的外衣。气温一下降到了十四度,令许多挑理儿的当地人措手不及,裹紧厚实的外套,皱起眉头连声惊叹「被昆明的夏天冻死了!」。不过这缕清沁畅爽,对于刚从34度的闷热北京飞抵高原的我,却好似一份安之如恰的见面礼。

#明珠隕落 光輝止此#歷史不堪 無法重來#就算失望 不能絕望#

JV

昨晚凌晨看到蓬培奧發表推文時,突然覺得自由世界也許真的到了不得不放棄香港的時候了,儘管有那麼多人是多麼的不願看到這一幕,但自去年6月至今 ,這一路的坎坷以來,可能一切都無法避免了。眼前的狀況恰似很熟悉,印像中某部電影的橋段裡,撤退的軍人們在撤出戰場前,為了不使無法移動的砲台陣地落...

我的矩阵中国

JV

如果不是看到梁启智老师发起的话题,我还真把摸索脑海中关于中国印象的这件事忘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话题,让我有机会终于想起这件一直想做的事,重新对脑海中缠绕不清的中国概念,做一次三十多年以来最彻底的梳理。凭着有限的思绪片段去回忆,我对中国概念的最早印象,我猜可能是三岁,又或是四岁。

1

四月的胡思乱想,五月的偏执狂想

JV

扭曲的民族自豪感风靡中国不足三年的瑞幸咖啡,在其伪造22亿销售额的丑闻曝光之后,在网络上居然有人信誓旦旦、言之凿凿的将其奉为「民族之光」的圭臬,理由竟是因为瑞幸在美国上市,纵使其业绩造假属于金融欺骗,但却导致股价大跌,造成美国股民的经济损失,割的是美帝的韭菜云云,因此为中国出了恶气。

我們的世界大戰

JV

如果記憶稍好的朋友,可能會記得2005年曾有過一部名為《War of the world》(中國大陸譯為《世界大戰》)的好萊塢電影,影片講述的內容,大抵是平靜如常的世界遭受到潛藏與地層之下的外星人突然攻擊的故事。电影桥段中都市被蕩然摧毀,成千上万的人淪為難民四散奔逃,為了生存,他...

我平常都看什麼書 | 我對讀書的理解

JV

看到Matters上發起的“#我平常都看什麼書”的話題,我沒有顧及太多,本著不至推己及人的想法,說點自己對讀書的理解。我一直以為,讀書是獲取「知識」最本真的一個方法,但精讀可求真解惑,泛讀卻未必能探知求解,正如一代美學大師朱光潛先生告誡年輕人之言——「讀書原為自己受用,多讀不能算是榮譽,少讀也不能算是羞恥。

保持彼此的連接,尋回遺失的安全感

JV

2020年的開年之際,所有的中國人都經歷了一個最沒有「安全感」的春節,一場突如其來的瘟疫將往年此時應有的合家歡慶氣氛一掃而淨,人們都陷於一種「自閉於家門、自絕於塵世」的狀態,被動的切斷了與其他人的現實連接,原本美好的現實被撞得七零八落,正常的人際交流處於停滯,取而代之的是——人們...

該準備復工了

JV

回京居家隔離十四天後,我和家人終於解除了隔離狀態。早晨七點起床,我下樓找到社區居委會人員,檢查核實了個人信息後,便很快辦好了社區出入證——一張名片大小的粗糙卡紙,拿在手裡,頓生一縷重獲自由的無束感。社區出入證半月前剛回到北京,雖然社區要求我和家人自行居家隔離十四天,但剛開始的兩天...

疫情之下,2500公里的公路随笔

JV

确定要整理此文的时候,是在2500公里自驾返京行程的最后两小时才决定的。这些天里,网络中的各种信息与传闻,都在围绕武汉疫情进行了细微详实的挖掘报道,灾难面前人性的脆弱与勇气、腐朽体制下普通人的无助与绝望、民众自救过程中对良知的坚守与体认、专制权力对自由呼声的傲慢不屑与蛮横打压,无...

但願疫情之後,我們還能找回曾經的「附近」

JV

本來不打算在春節期間寫東西的,一來好不容易時隔三年之後,全家人才又重聚一起,想多留些時間陪下父母,二來這次春節意料之外的碰上了武漢新型肺炎 疫情的爆發,而我本人並未身處風暴的中心,所以想留出更多時間,通過其他親臨現場朋友的視角與記錄,了解正在發生的歷史,感悟人間故事的點滴。

又是一部關於「安定祥和」的劇本

JV

2020年1月20日,定於一尊的那位先生終於發話了。「湖北武漢市等地近期陸續發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必須引起高度重視,全力做好防控工作。目前正值春節期間,人員大範圍密集流動,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十分緊要。各級黨委和政府及有關部門要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制定周...

體驗民主的可貴——台北觀選記

JV

初到台北說實話,初到台北之時我真的沒有感受到大選前的氣氛,不過我本來也不知道大選前應該是什麼樣的氣氛,所以也就沒再過多的妄自揣測。捷運站裡的旅人要么行色匆匆,要么氣定神閒,看上去都好像都沉浸於自己的狀態之中,這與我在北京地鐵站的感覺沒有太大的差別,跳進車廂之後,看到車廂櫥窗內展列...

[求助]赴台前想了解的几個問題

JV

在出發去台灣前的頭一禮拜,我毫無預兆的病倒了,嚴重的感冒,發燒三十九度,體虛惡寒伴隨著頭疼發抖。我的第一個想法是——難道老天爺故意開玩笑要我放棄赴台觀摩大選的計劃嗎?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之後,便立刻被心中的另一個聲音否定了,我必須趕緊好起來,不能因為生病誤了計劃的行程。

中華的墮落化

JV

我是南方人,已在北方生活已近廿載光陰,但鄉音未改、思心不變,時常還會想起記憶中故鄉生活的點滴時光。近日時逢冬至節令,偶然在網絡中得知故鄉的中學母校組織寄宿學生進行了一次包餃子活動,並冠以「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名義,以示慶賀。這樣的情況倘若置於中國的北方,應是很常見的現象,...

期待台灣

JV

經過一周的材料準備和提交申請,我的入台證終於辦妥了。這是我第一次辦理赴台申請,為的是圓一次到台灣看總統大選的願望,這個期願已經許下兩年有餘,現在終要應遂,甚是興奮不已。從歷史脈絡演進的角度而言,兩岸雖對海相望,但同續華夏血脈,台灣作為華人世界裡唯一一個以民主自由平等為政綱的民選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