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尼漾
桑尼漾

一個不常寫作的寫手,找個地方偶爾磨磨自己的刀,使它不會鈍掉。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第四章(2)

男孩在為自己是否是兇手苦惱的同時,戴琦一行人進入了芥家的本部

  男孩有些焦慮,一個重要的決定正在他的內心交戰。

  也許我該把貼額頭的這件事告訴媽媽。他對自己說,卻有另一個聲音在腦海出現。

  你會被調查、被警察抓起來!所有你的朋友都會不理你,看見你的人都會討厭你!你要過這種生活嗎?另一個聲音說。

  然後是第三種聲音。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完全沒有記憶,也許,我有雙重人格?我會減刑,我會出名,還能夠出書,這不是超酷的嗎?

  男孩覺得這些聲音在他腦中讓他好亂,然後他想起媽媽出門前曾叮嚀他要記得吃藥。他下床,往廚房走去,卻在餐桌旁的地面上踩到了什麼-那是一張紅色通行卡。

  男孩撿起通行卡,放在餐桌上,然後又繼續往廚房走。流理臺上果然放著四罐電子活化藥劑,他拿起一罐喝,覺得精神好了許多,肚子也開始餓了。

  男孩把手伸進被稱為「冰箱」的空木櫃裡,然後像拉開抽屜似地將手抽出來,各種食物的影像便在男孩面前出現,影像旁邊還有綠色的字,顯示各種食物的名稱、電卡路里與價格,男孩看了幾頁,點了一份花生口味的牛肉漢堡和巧克力可樂,螢幕收回冰箱中,綠色的程式碼聚在一起,變成男孩點的午餐。男孩把午餐從冰箱拿出來,坐上餐桌,吃了起來。

  但他沒注意到,通行卡已經不在餐桌上了。


  戴琦不知道自己已經走了多久;一開始,她心裡還能估出一個大概的時間,但大概在走了一個小時後,戴琦就不太確定自己數到哪裡了。從踏進那扇門開始,戴琦就再也沒聽過駭客的聲音,沒有任何一個人試著跟他聯絡,事實上,走進漆黑之後,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說過話,三人只能透過彼此的呼吸聲來確認,其他兩人還陪伴著自己。黑暗配上寂靜,成了一道神秘的佳餚,戴琦懷著人們對於未知的恐懼,卻又細細品嘗著對於盡頭的期待,一步一步走向更深的黑暗之中。突然一道光線刺瞎了三人的眼,待視線回復,眼前出現的卻是一整片柳樹、櫻樹組成的樹林,粉紅的花朵和嫩綠的垂枝交相呼應,一棟混合中式宮殿與和風庭院兩種風格的建築深陷其中,襯著後方高聳的山壁,格外顯得清幽,山壁一直延伸到戴琦他們所站的地方,環繞著整個地區,三人就像是闖進了某個山谷的底部。

  他們向房子走去,路的兩側栽著青嫩的草,茂盛卻不雜亂,偶爾還有兔子和白鷺穿梭在其中。

  「看來碩軟給芥家的福利還不錯。」裡隨手折下了一枝柳條,「大遷移之後,一般人都只能在動物園才看得到動物了。」

  戴琦雖然也是因為芥家的身分而住在分部,但是那個地方卻和這裡截然不同。芥家在分部的住處比起這裡,可以說是極度儉樸,沒有動物、沒有花朵,只有簡單的草地,以及門前那顆巨大的榕,因為叔叔說:電子塑造出來的植物會搖擺,卻感受不到微風吹過;花朵會香,卻沒有混著朝露的那種清新;動物會親近人,但是當你深深望入他們的眼底,卻看不見…。

  什麼呢?戴琦想不起來。風是什麼?朝露的清新是什麼?而叔叔說的那個又是什麼?

  她看著四周美麗的景像,心中納悶。

  「能創造這些的人,為什麼還會覺得自己不完美呢?」她問表。

  「因為他沒有創造,」表沉默了幾秒鐘,「是仿造。」

  那創造的又是誰呢?戴琦沒有問出口。

  三人終於到達房子的大門口,表向前敲了兩下門,不久之後,一位有細長眼睛的中年男子開了門。

  「啊!是跟奏者一樣的眼睛耶!」戴琦搶在所有人都還沒開口之前發出了她的驚嘆。

  這失禮的驚嘆似乎正好戳中兩位團長的笑點。表輕輕顫了一下,裡則是立即轉過身,兩個卻藏不住笑意,抖個不停。面對眼前這三位如此失禮的反應,那位中年男子依然彬彬有禮,不知道是因為受過良好的訓練,還是他細長的眼睛真的讓他錯失眼前這番景象。

  「請問有什麼事嗎?」他禮貌地詢問。

  表輕輕清了一下喉嚨,到不可開支的裡馬上轉回來站直。「我們是中央的調查員,」他秀出戴琦的披肩和戴李的硬幣,「想要詢問你們關於這兩樣東西的事情。」

  男子瞇起已經很小的眼睛,仔細看著披肩跟硬幣,當他看到披肩的刺繡和硬幣的花紋時,戴琦可以保證那個人的眼睛真的變大了零點幾公分。

  「啊…很抱歉我不認識這些東西。」男子輕輕一笑,戴琦的臉上明顯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是這上面的圖案的確是我們的族徽,我會通報我們當家的,請各位先到大廳休息。」

  男子引導三人進入屋子,穿過寬敞的走廊和光線充足的窗戶,到了一扇雕著中式木紋的和式拉門前,拉開兩側拉門之後,出現一間寬廣而且舒適的房間。

  「請在這裡稍等。」男子向三人鞠躬,表也點頭向他道謝,正當男子要拉上門的時候,他突然停下了動作。

  「請問…」他有些猶豫,「剛剛小姐說的『奏者』,是不是一個背著各種樂器到處跑的小夥子?」

  「呃…是。」戴琦尷尬地回答,她以為男子並沒有聽見這句話。

  「他看起來還好嗎?」

  「還不錯啊!健康、活潑、又幽默,大概還能活個幾百年吧?」

  「是嗎?太好了。」男子露出一抹微笑,「小犬承蒙劇團照顧,在這邊向兩位團長道個謝。」他再度鞠了一躬,便拉上拉門,房間則傳出三人大聲的驚呼。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