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ya

小老百姓,Internet Activist

臉書國會聽證會錯過的討論題目

我認為佐先生國會聽證(沒有被討論)的最大問題,是他的公司創造出一種 #平台性的壟斷:透過疊合不同種類的商業服務,創造出足夠複雜、充滿矛盾、無法透明的壟斷服務。

這種壟斷放大了資本主義市場中對消費者計算與影響的權力。由於資訊應用是一種全面性的媒介,對這種媒介化過程的深度控制、影響與形塑,也徹底改變了「使用者」的社會化過程,以及對重要議題對話與找出共識與解答的政治過程。

這種壟斷服務逼近、或者早已經超越所謂的選民充分知悉、充分對話討論的民主國家的極限,讓擁有言論自由充分表達意見的民主國家,與權力集中、不允許選民擁有言論自由但卻同樣宣稱民主的國家,最終在效應上,沒有太多的差異。

#美國國會聽證會的失敗,也是這樣的壟斷性權力所創造效應的證明。在自己國家內遊說、執法便利性、商業納稅等等多方利益計算的狀況下,都還無法根據自己國內、全球英語系優秀學者的精湛研究,指出真正的問題,其他國家呢?菲律賓(反毒總統)、緬甸(對羅興亞人)等東南亞國家與我們自己的假新聞、極端與煽動對立的惡意新聞呢?

商業發展與權力擴增綁在一起,以至於抗拒透明、無法分析與對話,讓任何相關連的(資訊)社會研究徒留形式與空洞化,沒有外部/他者的空間,讓知識分析只留下犬儒逃逸的選擇,不僅困住當下,也危及了一個社會的未來發展。

學術界對這樣的集體現象的「瘖啞失聲」--- 就算無法提出另類的解答,即便對創傷的描述也無法對準語言 ---- 也是如此:或許這是一個殘酷的提醒 ---- 我們作為具有分析能力的公共、私人知識份子,作為一個集體時我們只感興趣、只能夠研究如何繼續幫助社會控制、壟斷、權力不平衡、「#先讓一些人富起來」的科技與創新,或者對慈善性的救助、貼ok繃創可貼的撒花技術來轉移焦點,沒有能力在問題的原發處、根源與源頭,找出平衡與改變社會集體困境的技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美國參議員問 Zuckerberg 的問題,是否太基本了?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