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80 articlesIn total 156058 words

悼念李士傑兄

im

應當寫一篇完整的悼文,卻還在巨大震驚中,只好先匆匆片語與你做別。第一次與士傑合作是在2004年,我們籌備包含兩岸三地部落客的中文網誌年會。之前在Blog上相互留言過,我也遠程採訪過他,做過一次Podcasting。後來邀請他推薦台灣當時不多的部落客,他都一一列出,非常細緻,讓我對他的專注和探究能力敬佩不已。

Grant opportunity: A letter from Paul Salopek

im

Hi Everyone,A novelty: For once, I’m not soliciting money to keep long-form immersive journalism alive—instead, I’m helping give money away to do the same.The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has just...

區塊鏈對媒體產業是一個烏託邦,但是也許世界需要

im

區塊鏈闖入人們的視野,其實已經很長時間,所以我們有過辯論:區塊鏈究竟是世界計算機還是技術吹噓? 答案已經很明朗,區塊鏈是一個技術吹噓,而且是一個無法真正實現的烏託邦。幾乎所有的承諾,除了作爲一個可以自我交易的“商品”,到今天都沒有實現。過去一年超過46% 的ICO項目已經失敗,真實的狀況比這還要殘酷,極少數人在狂歡就是一個說明。 幸運的是,Matters...

據稱是岳昕同学最新文章:我在公开信后的一周里

im

木·田:我在公开信后的一周里(原载于公众号“木田君的镐头”)相识或未曾相识的,最亲爱的朋友:一周以来,你们发的每一篇文章,微信、微博、知乎、Facebook上的每一条留言,我都已仔仔细细地看过,微信公众号后台的留言成千上万,我也在一条条一字字地看。同窗送来的面包、梨、丑橘、菠萝、蓝莓与菠萝蜜,很甜很甜;老师捎来问候的字条,「愿你能继续正常地做自己」,很暖很暖;每一篇存活期只有哪怕几秒的文章,...

抵御面部識別的方法(引子)

im

面對老大哥的窺私癖,我們真的束手就擒了嗎? 這個問題已經被很多人提出過了,但是因爲涉及技術和社會工程,真正有效的手段還不夠多。藝術家們是最先感知這種威脅並開始想象,然後技術專家逐漸跟進來確認和驗證。例如,Yandex 的技術總監 Grigory Bakunov...

“提取被刪除的微信對話紀錄”可能嗎?

im

合肥市紀委監察委稱,2018 年 3 月,在辦理一則指定專案中,紀委人員從談話對象處提取到一組被刪除的微信聊天記錄,「調查人員根據此條線索變換談話思路,使談話對象心理松動,交代問題,推進專案審查調查工作」。不知道這個案例是否引起了公衆的足夠關注,即使在私隱意識並不夠的中國,這也該令人感到「陰風習習」吧。 微信的公關回應否認自己提供了被刪除的信息,而是歸咎於“司法取證”:「不止是各種即時通信...

此時此刻,一個行走者

im

從2013年開始, 普利策獎獲得者Paul Salopek 就開始了一個新的生活歷程:他打算用7年時間走過人類遷徙的最長路線,從非洲走到南美洲。 沒錯,徒步行走。這段奇妙的旅程從此開始,從Ethiopia 出發,他目前的坐標在巴基斯坦的 #Lahore。 隨着關注的增加,以及·國家地理·的加入,這個行走計劃變成了“走出伊甸園”。 Salopek...

Matters的權重體系設計-- 初期嘗試和調整

im

Matters Project 團隊的初衷是建立一個新的生態系統,改進傳統媒體和社交媒體的弊端,重新塑造一個內容價值鏈。...

島國馬紹爾的主權貨幣(SOV)出臺啦

im

人口只有6萬人的太平洋島國馬紹爾(Republic of the Marshal Islands)日前宣布將正式推出加密貨幣SOV(“主權貨幣”)。仔細觀察了一下他們的設計和模式,有些許亮點值得分享。 在2月26日的新聞稿中,馬紹爾總統Hilda Heine 宣布:這是人民的歷史時刻,我們終於發行了與美元並行的自主貨幣。這也是走向國家自由的又一步(“This is a historic...

Github 遭受有史以來最猛烈的DDOS攻擊

im

上文剛剛提到 Github上軟件工程師們玩的小把戲:對比中國憲法版本的變動細節。沒過幾天,承載這一內容的Github網站(也是唯一在中國沒有被封的大型社羣網站)周三就遭受了有史以來最猛烈的攻擊。當天(香港時間周四凌晨2:30am左右)Github...

使用 Git 工具對中國憲法的此次修改做版本對比

im

Git 是一個有用的漸進代碼管理工具,是Linux的發明人 Linux Tovald 的第二個重大發明。 這個工具不但可以對軟件開發過程中每個代碼文件進行詳細的版本追蹤(包括每個符號乃至空格),還能夠讓團隊在同一個代碼文件上進行協作修改和演進。因爲功能強大,已經被用在很多科學文獻的編纂上,有人還基於此技術發明了 Gitbook 支持協同創作圖書和文件。...

從暗涌到波瀾:用區塊鏈拯救新聞業

im

華盛頓郵報創新副總裁 Jarrod Dicker 高調離職加入Startup 企業 Po.et成爲CEO,引起了業界的震動。 消息傳出,Jarrrod 又順勢接受了一連串採訪,爲新公司奠定了一個良好的公關基礎。媒體也很配合,“在傳統媒體冉冉升起的新星竟然轉入新科技領域,新聞業變革真的即將到來了” ("If he's making this bet right now, we should...

國家冒險:委內瑞拉數字貨幣 Petro 會成功嗎?

im

委內瑞拉經濟瀕臨崩潰,加之西方國家制裁。於是孤注一擲,選擇了數字化生存,推出了第一個政府支持的數字貨幣: 南美國家委內瑞拉推出全球首個官方虛擬貨幣「石油幣(Petro)」,力圖挽救當地經濟。...

用評價系統激勵更有價值的內容永續浮現

im

怎樣的內容創作體系是可以永續的?如何激勵內容創作者創造更多優質內容?如何避免劣幣驅逐優幣?這樣的問題已經被傳統的內容和媒體產業人士問過成千上萬遍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尋找過濾優質的內容,或者更簡單地說對個體和社會都有價值的內容。但是不如所願的是,有效的評價一直與我們的期待相隔甚遠。傳統媒體往往靠個體(主編和職業記者)的選擇過濾來試圖維系質量,但是在這個時代,顯然靠少數個體難以再適應整個社會的...

反駁的藝術

im

題外話,我過去和 @huyong 做過幾次網絡探討,談(中國)人在“開放”社會環境中如何對話。 胡泳倡議:让我们从学会对话开始。我當時的回復是: 我们需要对话的圆桌。...

Harari 在世界經濟論壇上的亮點和盲點

im

Davos 以世界經濟論壇(WEF)而全球聞名,這是一個典型的以一個知名活動而鑄造的城市名片案例。 因爲品牌所系,每年每季WEF的組織團隊都在費勁心思網羅到當下的明星國家、企業和人物到這裏來開大Party,試圖佔據預測來年趨勢的話語權。因此最近經濟牌運不錯,又讓減稅法案順利通過的美國總統 Donald Trump 有了底氣搖晃着腦袋去Davos 闡釋 America First...

時間線很重要 (Timeline matters)

im

過去一段時間(從2017年12月5日開始到今天),Matters 的產品界面一直在持續更新中,當然很多細節都是靜悄悄地在變化,以至作爲使用者都感受不到第一天與此刻對比已經有了巨大的差異。作爲早期的參與者, 你是否應當已經感受了Matters 正在試圖營造的新型社羣和討論氛圍?...

本周新功能發布(2/1)

im

產品特性:基於時間線的閱讀頁面合並創作/編輯窗口新的頁面功能欄新的評論區設計(合並下遊和評論基於時間線顯示)“鳥巢”式評論(評論可以添加二級評論)主頁的三欄排列(爲下一個重要功能做準備,暫時保密),增加了標籤的突出位置,鼓勵更多內容使用標籤產品問題修復:編輯器響應速度過慢編輯器格式工具在移動端的位置遮蓋系統選擇工具文章自己上遊自己

類似 #MeToo 這樣的主張會被中國官方禁止嗎?

im

對中國當下的社會運動狀況已經失去了解,看似這次 #MeToo 運動已經成長起來的樣子。想問一問,類似這樣的主張會被騰訊這樣的平臺屏蔽嗎?還是會保留?(不管如何,暫時復制相關內容以備刪貼)}}>https://mp.weixin.qq.com/s/UEWfuc-Wc7HzmcjhXq9h9Q 【众筹】给高校寄性骚扰调查报告,筹建反性骚扰网络 韦婷婷 广州性别中心“Me...

《大典》后序--- 王力雄

im

...

大典 --- 幸福(4) /終結篇

im

李博从梦中惊醒时,以为使劲叫喊能摆脱噩梦。前面梦到的是与伊好相拥而抱,怎么变成一群厉鬼压在身上。清醒过来,噩梦不是梦,伊好踪影全无。强光手电如利刃挥舞切碎着黑暗。数个武警士兵压得他全身骨头发出错位声响,如同断折。数十持枪武警在洞外摆着夸张的射击姿势。一群带路的当地民警在外围。武警指挥官命令一半人留下彻底搜查洞里洞外,再细小的物品——尤其跟电子设备有关的——务必无一遗漏。「这是总队下的死命令!...

大典 --- 幸福(3)

im

山洞对李博已有如家的感觉,每次在外想到的归宿就是这里。没山洞前总是四处奔波躲藏,夜里睡车站也得担心警察盘问,遇到下雨更是只能去找桥洞一类地方。那时他从未睡过完整觉,现在则是要想法别睡太多。他每天花很多时间搞建设。把山洞分出大厅、卧室和厨房,修缮平整,垒桌砌墙;用树枝和蒿草绑扎的门掩盖洞口,与周边灌木荒草混在一起,即使绿妹来到跟前也会以为山洞消失了。他在林中开垦空地,用在山下农田偷采的秧苗种出...

大典 --- 幸福(2)

im

新疆国保总队的杨副总队长在防疫运动莫名其妙被免职后,发配到政策研究室当副厅级研究员,每天闲得难受。一接到国安委要他到北京的电话,当天就上了列车。以往从乌鲁木齐到北京的公务人员从来都乘飞机,列车再提速也得走十几个小时,实在辛苦。但是近来疆独恐怖分子用从阿富汗偷运的地对空导弹击落了好几架客机,数百人死亡,便没人再敢乘飞机。而疆独分子不袭击出疆列车和进疆的空列车,散布保证出疆列车安全的舆论。成千上...

大典 --- 幸福(1)

im

...

大典 --- 民主(4)

im

最先赶到国安委大楼前声援老叔的是「访民」。访民一般是那些在当地解决不了冤屈反受地方政府迫害的底层百姓,到北京来找中央上诉伸冤。他们在各政府部门间被敷衍、踢皮球、遭驱赶,逐渐形成了互相抱团的群体,专门用搞事方式吸引社会关注,期待迫使官方满足他们的诉求。底层地位使这些访民没有什么怕失去,因此成为最有行动力的角色。他们的搞事往往打着毛泽东的旗号和说法。那既是策略需要——毛作为中共创立者,用毛当年的...

大典 --- 民主(3)

im

老叔好像是去洗手间,却是事先就让车等在电梯口,直接上车离开了会场。虽然还是总理的车,有土佐派的卫队。但是土佐在天安门上,听到的讲话是录音,一时不会有别的反应。如果土佐听的是老叔的真实讲话,会不会立刻命令卫队逮捕他?老叔不敢确定。车刚驶出罩住天安门的屏蔽罩,老叔立刻用随身终端发出约好的信号,国安委那边等待的IT人员便切断了土佐与卫队长的联络,同时锁住这辆车上的监控设备。前面一直没这样做,是因为...

《大典》--- 民主(2)

im

...

《大典》--- 民主(1)

im

三号切断了联络,却逃不出老叔的视线。他的身边人做了所有想得到的防范,包括访客的任何电子设备都不能进入他的空间,却没人想得到还有鞋联网。老叔在鞋联网上看到三号连续两天与上海市委书记在一起,浙江和福建的省委书记也专程到上海拜见。他们的鞋轨迹汇集,但无法得知谈的是什么。唯一拿到的料的是从性鞋距看到晚上有女人进入三号卧室,从SID查出是个三十七岁的按摩师,做完按摩后在三号的卧室过夜。第三天,三号常委...

《大典》--- 变(9)

im

与土佐分开刚刚六小时,从视频上看得出土佐态度有进一步转变,从最初自认为在老叔之上,到分手时的平等伙伴,现在已是不自觉地在老叔之下。蛛网组的传播让土佐对老叔刮目相看,老叔的形象被那传播放大了一百倍,虽然他俩关系的实质没有变,但就像一个瘪气球在被吹起一百倍的气球面前会自觉渺小那样,土佐已经无条件地接受老叔指挥,哪怕是奇怪的要求。比如这次老叔要的是,在他过一会儿跟军委孙副主席通话时,土佐要按老叔的...

《大典》--- 变(8)

im

国安委大楼留给主席的三十一层平时锁着,主席从未正式在这里办过公。此刻门打开,蛛网组开启设备,支起摄像机,布设灯光。老叔坐到主席的座位。桌上有国徽,身后有国旗。明知这会被官场视为僭越,老叔也要坐到这个座位上,因为这个座位代表「处突组」在国家危机时的统领地位。化妆师在老叔脸上做最后修饰。三个机位的摄像机都已准备好。此前在官场之外没有多少人知道老叔,这是他第一次作为主角在全国亮相,必须注意每个细节...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