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I,Robot

Harari 在世界經濟論壇上的亮點和盲點

Davos 以世界經濟論壇(WEF)而全球聞名,這是一個典型的以一個知名活動而鑄造的城市名片案例。

因爲品牌所系,每年每季WEF的組織團隊都在費勁心思網羅到當下的明星國家、企業和人物到這裏來開大Party,試圖佔據預測來年趨勢的話語權。因此最近經濟牌運不錯,又讓減稅法案順利通過的美國總統 Donald Trump 有了底氣搖晃着腦袋去Davos 闡釋 America First 。不管街頭抗議如何激烈,他總算沒再“語出驚人”。

當下流行的學者們也往往會被邀請到論壇的各個場合與政客們勾兌。不出所料,歷史學者 Yuval Harari 出現在2018年的 Davos。做了一場主旨演講,還參與了幾場小型工作坊與各界人士交流人類的未來。

主旨演講中,Harari 從自己的性取向說起人類到如今最不了解的還是自己,他舉自己的例子,在21歲之前並不知道是 gay。但是在數據主義(Dataism)時代,機器比你更了解你的取向。 商業公司會因此在與你做魔鬼交易中獲益(你使用他們的一些微不足道的服務,則要出賣自己的數據),當然之後商家也許會推送你自己都不知道的興趣和上癮物,乖乖地點擊支付按鈕。

這只是第一步,數據在未來代表了你被劃分的新物種。因爲生物科技和信息科技會共同作用將人類轉化爲成優等人類或普通人類。因爲有機生命和無極生命的整合,不只是在壽命或生理能力上的產別,兩種人類也會在智力和數據權力上產生根本差別。所以從趨勢來看,數據的所有權越來越集中極有可能帶來數字獨裁(Digitial Dictatorship)。什麼?數據國有化反而是解決之道?

“政府強制國有化個人的數據來約束企業濫用卻只能創造數字獨裁。政客們會像音樂家彈奏樂器一樣撥動人們的情緒和生理系統。。。我不認爲應當給這樣的政客這些復雜的樂器,他們也絕對不是值得信賴的。尤其是這些政客根本沒有能力提出有價值的未來願景。”

“我們沒有即時的答案,所以我們最好能夠邀請科學家、哲學家、法學家甚至詩人,其實尤其是詩人,來一起參與討論如何監管數據的所有權。未來不只是人性,也包括生命本身,都取決於這些討論給出的答案。”

聽上去很有遠見,也很警世。

春風得意,Harari 也在工作坊的問答中開始評論更多新領域。基於一位聽衆的提問,他對Blockchain 有相當的看法: 還記得20幾年前互聯網曾經承諾的消滅市場和國別嗎? 這些到今天都沒有達成。所以我也懷疑區塊鏈是否能夠真的帶來什麼突破,而且傳統的市場和商業是可能適應的。。。

有位財新記者的發問倒是有點意思,“提到政府的作用,你反復提及中國。我想知道你是從反面角度認爲中國政府正在走向數字獨裁,還是正面地認爲它更有能力管控尤其是科技巨頭壟斷地位,防止失控?”

Harari 教授突然有點結巴,“對中國,我傾向於中間態度。我可以基本的理解是中國政府走在了其他政府前面,理解正在發生什麼,什麼是利害關系。當然這可能非常好,因爲他們在其他國家意識到危險性之前已經在思考這個問題並尋求方案;當然也可能比較糟糕,他們會知道如何操控。所以有兩種可能。但。。。但是我不是這個領域的專家,沒有做深入研究。我只知道他們可能比其他政府更了解重要性。。。”

“那麼行動上呢?”,記者追問。

“在行動上,我其實不。。。不知道他們實際上在做什麼。所以我沒法評論,但是由我所了解,感覺他們確實知道在發生什麼。在西方,你和政府或企業談這些,他們都不了解。。。”

我終於迷惑了,這位先生究竟是真的是要提醒人們小心數字獨裁呢,還是證明某些政府採集大量數據的做法更聰明以及合理呢,還是說至少這樣做也有好的一面能夠給人類更現實的警示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Sapiens 和 Yiyun Li (李翊雲)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