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

曾是為普羅大眾採寫的「文字工人」,轉行多年重拾筆桿,書寫生活感懷、職場體悟。

同行同業要「共好」不容易吧!

同業同行之間本來就存在競爭關係,如果沒有能力或被利用價值,很容易遭踐踏,而同業同行之間的踐踏,往往是你死我活,挺殘忍的。

前同業L好幾年前轉職到私立學校當公關,轉行三個月後摸熟業務後,很積極地聯絡其他學校公關,希望到校拜訪,向他們請益及交流公關業務,但其他學校公關找盡各種理由推拒,L覺得很莫名其妙,甚至感覺其他公關不太友善。

L滿懷疑惑地說:「我不是那種給人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人,也是一個很客觀、樂於助人的朋友,如果有學校老師無法配合採訪的事件,也會推薦記者去採訪別的學校老師,大家可以互相幫忙『共好』呀!為什麼他們都覺得我有威脅性?對我不太友善呢?」

其中兩校公關因為之前採訪認識,算有些交情,曾私下旁敲側擊探問原因。

F說,同樣是私立學校,學校長官一定會拿別的學校辦學成績、宣傳成效等來做比較,L來自媒體,跟記者關係好,又會捉新聞點炒作新聞,一接公關學校就連續有很好的曝光度,其他學校公關會有壓力好嗎!

再來,好操作好回答的採訪宣傳,L就找自己學校老師受訪,通常都是棘手不好回答的問題,才丟給別的學校,難道L不覺得這樣不太好嗎?我們又不是他的「垃圾桶」,他為了幫媒體找到採訪對象,才這樣做吧!

另一位公關J曾在知名餐飲集團從事行銷工作,她說,雖然有人說不管好新聞或壞新聞,有新聞就有曝光度,但對教育單位來說,正向曝光比較好,找老師當專家,配合媒體評論爆料事件,看似宣傳學校了,卻不一定是好事,每個人專長不一樣,曝光度高不一定是正向宣傳,他走他的路,我走我的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沒有什麼好交流的,拜訪也免了。

回想起和L當同事、當同業的日子,如果被他視為敵人,真的會不太舒服。

L常聯手其他人孤立敵對同事或獨漏敵人新聞,記得L跟某報正線記者是合作關係,所以專漏代班記者,搞得這位代班人每次代班就漏全國版大新聞,因而被報社強力檢討,改調路線仍無法翻身,結婚育有子女,卻被資遣離開報業,幸好後來苦讀考上公務員。

當同業時,成為L同路線對手的代班人,曾有同事之誼,加上L要代班府會,府會是我的主跑路線,彼此成為可以互相交流的夥伴,確實相處愉快。

同業同行之間本來就存在競爭關係,如果沒有能力或被利用價值,很容易遭踐踏,而同業同行之間的踐踏,往往是你死我活,挺殘忍的。

因此,其他學校公關當然會質疑L口中的「共好」,是他單方面認為的好,並非彼此雙方認為的好,更何況同業同行要共好本來就不容易,各自做好自己被要求必須做的事比較重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