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

曾是為普羅大眾採寫的「文字工人」,轉行多年重拾筆桿,書寫生活感懷、職場體悟。

碰到「瘋」記者就像沾到大便

公務機關、警察局、民間公司公關都不敢得罪她,因為她是「瘋查某」,會亂咬人,碰到她就像沾到大便一樣,臭不可聞。

現在網路新聞媒體即時聳動標題掛帥,點閱率已為衡量記者工作表現的重要指標;但在10年至20年前,網路新聞尚未如此興盛,獨家新聞為各大報衡量記者表現的主要指標。

媒體競爭之下,記者為博取版面、獨家,無所不用其極,在A報女記者、L報男記者兩強對峙之下,台中縣警政新聞圈曾有一段時間腥風血雨,只要其中一人有獨家表現,見報當天,從警察局長到公關室主任、新聞相關分局、派出所所長,全部會被漏新聞的那位記者,毫無理性,轟炸一遍亂罵。

轉行後,碰到昔日經歷過那段時光的警官,大家談起來,就像碰到瘟神或佛地魔般發冷顫,因為兩人都蹲點在警局,只要看到警察什麼瑕疵就拍照起來,小至警車違規停車、大至行政及辦案疏失,萬一索取新聞資料不從,就拿來威脅「不給獨家就爆料,明天走著瞧!」再不然就小小案件,心存報復,放大寫成治安敗壞、警紀敗壞。

以前流傳一句話:「警察怕記者、記者怕流氓、流氓怕警察」,威脅爆料這招有沒有效呢?絕對有,因為當時的警察局長一心想升官,相當重視媒體形象,下屬自然不敢輕慢,局長愈是重視,記者拿爆料這招恐嚇愈是有用。

兩人瘋狂似地新聞競爭,其他同業乃至代班記者全遭波及,為了避免漏新聞被檢討,也有樣學樣、軟硬兼施地逼警察局不能獨厚A報、L報,逼得最後警察局要求分局、派出所統一窗口進行新聞聯絡。

轉行之後,這個令人受不了的A報女記者代班跑公司所在轄區,有過幾次令人感冒的經驗,譬如她想詢問專業問題,找了公司相關領域配合學者讓她採訪。

學者強調:「在什麼什麼前提下,才會如何如何…」她嫌這個前提太過冗長,不符合報社簡單明暸、一針見血的批判風格,一再重複不斷強迫要求學者同意她寫成「XXXXXX…」學者強調這種陳述不夠科學,無法得逞的她大罵學者不懂媒體作業、不配合,並掛學者電話。

學者回過頭來反應,A報女記者不是要聽專家意見,只是要找人附和她的看法,以後這種採訪他拒絕,害得我猛致歉,差點影響到後續配合事項。

還有一次,A報女記者需要採訪民眾看法,急巴巴請我協助,央請符合她想要採訪目標的公司同事受訪,第一次電話採訪似乎未達成目的,她竟假冒其他媒體名義,二度採訪,機警的同事打哈哈應付過去。

同事經常協助我們單位公關事務,馬上來通報:「那個A報女記者很奇怪呢!為什麼不直接說剛的採訪沒有問到她想要的內容,要重新採訪,卻要假冒別人的名義,她的口音這麼好認。」

A報女記者縱使惡名在外,但公務機關、警察局、民間公司公關都不敢得罪她,因為她是「瘋查某」,會亂咬人,碰到她就像沾到大便一樣,臭不可聞。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