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宏孺
趙宏孺

書寫者,有機會想成為寫書者

是中華民族型塑了儒家 還是儒家形塑了中華民族

這就好像孔子回答林放問的「禮之本」的答案一樣,大哉問。

儒教文明是個很抽像的概念,就好像基督教文明一樣,什麼是基督教文明。有學者認為儒教文明影響所及到中、日、韓甚至越南。

一個孔子連同他的七十二門生,形塑了一個異於西方的文明,異於穆斯林文明的世界。中華民族有宗教,但宗教不曾主導這個文明。我一直不想用中國這個名詞,除了它既不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是中華民國之外,其實我們生存在這個文明底下,從來不是個國家,中國只有朝代、沒有國家。這不是中國的特例,西方人開始有Nation這個概念時,才開啟了民族國家這個時代,其實Nation這個詞,既是指國家,也是指民族,早期的Nation形成帝國主義,刺激了被殖民國家也生起Nation這個概念,這無論它是不是「想像的共同體」總之時代進入的國家的時代,不再是明文區隔著人類彼此。

中國一直是宗族的社會,有一個世襲的宗族統治其它大大小小的宗族,每個一段時間會換一個宗族繼承這個位置。儒家是什麼?它的論述主導這些宗族社會之間關連。有人說中國是外儒內法,但內法其實只是侷限京城內那個小小的朝廷與它派出來統治各個地區的官僚。中國一直沒有擺脫儒家建構出來的它那一套宗法,那個禮與倫理,描述著人與人之間遠近親疏的關係,甚至人與神,中國没有至高無上的一神,因而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也只是人與人之間倫理的延伸。

那回到最早的問題,是我們這個民族被儒家型塑了,還是儒家型塑我們。這個答案我想讓它開放,讓大家思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