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Engineer工程先生

在營造業工作的小小工程師。營造業是個資訊很封閉的行業,所有經驗大部分只能靠業內傳承下來,希望盡自己的一點小小心力,把業內的知識及生活分享給大家 ☛ https://engineeringlifetw.com/ 📍星期一12:00發布工程類文章 📍星期四17:00發布非工程類文章

【我在皇家建設的鳥日子】32. 偽造文書

「根據會議紀錄,你簽認的文件裡面同意以不追加任何預算的方式用三套半模板施工,並且在夜間加班費用的部分,同意以總價承攬的方式追加,花多少工你們自行條配,這是會議記錄,請法官參考。」黃律師在法庭上表示。

「會議記錄,我什麼時候簽了那樣的會議紀錄,我沒有答應那種事。」

「庭上,我們要求審閱會議紀錄。」阿緣的律師說。

「同意。」法官回答。

Photo by Scott Graham on Unsplash

這是工程先生下班之餘寫的小說

還沒看過前面幾集的,請點下面連結 ↓ ↓ ↓

↓↓↓工程先生的臉書專頁↓↓↓

 

 

兩人把會議紀錄放到桌上,阿緣戴上眼鏡,仔細端詳那份會議紀錄,日期的部分的確是其中一次開會的日期,紀錄條款明顯不利於阿緣,而且最後,簽名的字跡不是阿緣的。

「法官,這會議紀錄的簽名不是我簽的。」阿緣抬起頭來說。

「何以證明。」

「我開我Line的紀錄,每次會議記錄我都有拍照, 只要開那天日期的紀錄就好了。」說完陷入一片靜默,大家都在等阿緣。

「找到了,法官,這是同意天的會議紀錄。」律師接過手機遞給法官,連紙本會議紀錄一並提送。

「這字跡,明顯的不太一樣,刑西緣先生,請問你還有其他佐證,指出這不是你的簽名嗎?」法官問。

「報告法官,你可以左右滑,那個資料夾全部都是會議記錄,要我在這邊馬上簽十次名也可以,習慣的簽名方式不會那麼容易改變,尤其是簽很多次,更不可能造假。」阿緣斬釘截鐵地回答。

「好的,麻煩刑先生幫我簽一次名。」

黃律師跟稽核經理兩人在被告席啞口無言,只能等刑老闆完成他所有動作。

「好了,請法官參閱。」律師再次把阿緣的文件遞上去。

「我說,你們皇家也不是什麼小公司,該給人家的錢給一給,官司打下去,判決出來,對你們公司也不是什麼好形象,對吧。」法官緩緩說道。

稽核經理跟黃律師兩人士氣低落,這場仗才剛打沒多久就敗的一敗塗地,還有可能吃上偽造文書的罪名,對公司無疑是另一種損失。

「庭上,我們想進行和解。」黃律師說。

「刑先生,你們這邊的意思呢?」法官問。

「我也不想咄咄逼人,他們願意談,那我們就談吧。」


「那會議記錄到底誰給的,假的就算了,連作假都作到一看就知道是假簽名,到底是會還不會。」稽核經理一出門就問黃律師,整個氣急敗壞。

「問你們所長阿,所有資料都他提供的,誰知道會有這幾張會議記錄。」黃律師回答,「你是一次都沒去跟他們開過會是不是,會議記錄連看都沒看過就拿來,你在這家公司多久我來多久,他簽名是假的你看不出來,還來問我。」黃律師也越講越沒好氣。

「工地會議我沒事出現幹嘛,況且我也不會記得他簽名長怎樣。」

「現在事情沒辦法解決,該賠的錢賠一賠吧,兩全齊害取其輕,這你總知道吧。」

「我回去一定罵一罵吳所長,到底在搞什麼。」

兩人到外面借了一間會議室,招呼阿緣跟他的委任律師,雖然百般不願意,該談的和解還是要談。

「刑老闆,你開的這個價錢,我們是絕對沒辦法全給的,多少你可以接受。」稽核經理兩手撐在桌上,傾身向前,不想示弱。

「林經理,你壓這麼過來幹嘛,要繼續開庭嗎?」刑老闆也不是被嚇大的,這點程度還不至於甘於下風,「四百一十萬已經是砍到見骨了,那不是我拿的錢,是我給工班的錢,料的錢我也沒有多報,我買多少就是多少,你真不想給,是你說要和解我才坐在這邊的,如果你沒有誠意,那我們就繼續開庭,而且這次不只開民事庭,你那偽造文書,可以順便連刑事庭一起開一開。」

「你……」林經理說不出話,向後癱坐回椅子上。

「林經理,我以律師的身分來說,他說的沒錯。」黃律師在旁補槍。

「你他媽的飯桶阿,你是我們聘的律師還對方聘的律師,不會看場合說話嗎?」林經理大怒。

「你們花多少錢請我?我也只不過是實事求事,況且偽造文書是要被抓去關的,你想去我不反對,建議你好好處理事情。」

「聽到了嗎?連你們律師都這樣說了,你還有什麼籌碼要跟我談?」

「三百萬,我能給的就這麼多了。」林經理說。

「你以為我們做工的都好欺負是不是,你要繼續打官司,我把支出證明、發票、會議記錄都拿出來,你覺得判賠會比這個少嗎?還有訴訟費、律師費,到時候你花的就不是四百一十萬,花到五六百萬都有可能,不要覺得你們坐辦公室高高在上,我們出來做的,接的了案子的,是會笨到哪裡去,我以前也是大學土木系畢業的,不是沒讀書的,要說認真,你可能都沒我認真,不要再跟我打哈哈,最少四百。」阿緣劈哩啪啦的罵了一長串,一點退讓的意思都沒有。

「三百五。」林經理抱著頭喊出這個數字,「刑老闆你行行好,我不能拿四百一十萬的和解金出去阿,我會被裁員,我孩子還小阿,三百五行不行。」林經理開始歇斯底里了。

「六十萬的差額你拿錢出來補嗎?你說好的話我就好啊。」

「刑老闆你不要這樣,我一年年薪也才多少錢,沒辦法啊。」

「看你這個人手腳是有很乾淨是不是,你沒拿什麼油水?」阿緣開始咄咄逼人。

「我是稽核經理,不是工務經理,我的任務是幫老闆省錢,不是發包。」

「三百八,三十萬就當是送你,我會幫你宣傳你拿了三十萬回扣。」

「我什麼時候拿了你的錢,你不要亂說話喔,亂說話換我告你。」

「行行行,」阿緣雙手舉起成投降姿勢,「你只要告訴我三百八行不行就好。」

「我回去幫你爭取。」說完在和解紀錄上簽字,也請阿緣簽字拍照,拿起紀錄轉身走人。

走出會議室,黃律師,阿緣跟阿緣的委任律師看林經理走遠後,委任律師跟黃律師說:「學長謝謝阿,這次多虧有你,不然我們怎麼會知道他們拿那什麼鬼會議紀錄。」

「好說好說,早就看他們不爽了,沒給多少錢還把人當奴才,還讓他可以和解就不錯了,恭喜你們啊。」黃律師說。

「再來,就看他回去怎麼回報了。」阿緣說。

to be continu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