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Chen
IrisChen

愛書人/曬書娘。【另類讀書筆記】不算書評,是分享我和愛書們約會的點點滴滴。 支持連結:https://liker.land/iriscanada/civic

聖誕夜讀《獨生》和《拼裝家庭》

生活充滿挑戰,但家人和親友間的互相扶持,讓我們更有勇氣面對一切。聖誕佳節,讓我們細數生命中美好的一點一滴,謝謝那些在旅程中陪我們一段的人。

今日凌晨上報導文學課,共讀的是獨生

同學們,包括我,對中國的一胎化政策都不太了解。書裡的描述,對我們來說,無疑是非常驚嚇、恐怖、不可置信的。特別是因為計劃生育政策交由地方政府落實執行後,因為「一票否決」的問責機制(1990年,中國中央政府將計劃生育指標確立為所有省領導的主要工作之一),以及用「社會撫養費」為名進行的懲罰機制,所形成的體制性龐大機構,和各種強迫性的手段,讀來渾身發冷。

老師還特別找了地久天長》(So Long, My Son2019年的劇情片,由王小帥編劇並執導。入選第69屆柏林影展主競賽單元,並獲得最佳男演員和最佳女演員雙項大獎。)裡面的一個片段,男女主角身前綁著一朵大紅花,上台接受生計委的表揚,十分荒謬諷刺。

在此分享劃線註記的幾個片段:

設計一胎化政策的不是人口學家,而是火箭科學家。它的實際效益並不大,後果卻是許多生命的悲劇,以及即將到來的巨大經濟衝擊。
獨生子女家庭有嚴重的結構缺陷:任何一個家庭成員受傷或遭遇事故都意味著災難,甚至會導致家庭破碎,因此,這類家庭格外脆弱。
小皇帝和他們的父母不同,這個世代出了飛速的經濟成長外,什麼都沒有經歷過。
研究結果顯示,小皇帝世代的行為差異是家庭結構造成的。
獨生電子書封面

家和家人或許可以重新定義?

1980年生育計畫後出生的一代,或許成長時期得天獨厚資源豐富,但是現在也開始面對父母漸漸老去,孩子還小的中年危機。沒有兄弟姊妹可以商量或共同負擔責任,怎麼辦呢?

就算有兄弟姊妹,如果緣淺,感情不睦,或大家不住在同一個城市,一旦有事情發生或需要處理,就會發現遠親不如近鄰的道理。

這兩年,Covid更是讓許多家庭成員各據天涯一方,無法在聖誕期間或新年期間團聚,更不用說在平日彼此支援了。

怎麼辦呢?

由鏡文學出版的 ami亞海 撰寫的一本小說,拼裝家庭,描述了另一種家庭形式,顯示多元成家的另一番面貌:

全世界都以為我們在一起,其實並沒有── 
先後與同一個女子結婚又離婚的兩個男人,  
各自帶著與前妻生下的女兒一起生活;
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他們,到底是不是一家人?
家人是用相處的日常、吵架、和好、關懷,像拼布一樣把性別、年齡不同,甚至膚色、人種也不同的個體接合,每一小塊布都有縫線,都得付出,最終它形成溫柔的布匹,在你需要的時候永遠接住你。

只要有勇氣突破框架,多元成家的組合可能性無窮。

如果是「獨生」,更是要有這種覺悟:

先過好自己的人生,才能孝順父母。

然後為自己找家人,建立互助機制。

至少,朋友是我們自己選擇的家人。

有些朋友,從青梅竹馬到一起老去;有些朋友,只能陪我們一段。

不管長短,都要珍惜。

在這個聖誕夜,我細細回想每個生命階段中的「家人」,默默為他們禱告,希望他們一切安好。

祝大家聖誕快樂!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