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book icon

鯨魚男孩

@issacmemory

右下角的名字

重要的明信片要藏進書頁之間,如此一來,我們就能假裝它是一個完整的故事。

有溫度的電子書:Writing NFT 的前世今生

據 ChatGpt 瞎猜,在 100 年前世上平均每 3 週才有一首樂曲發佈,但 100 年過去,在音樂串流平台 Spotify 中,每日就有超過 4 萬首新歌誕生。科技的進步讓人們腦子內的「神仙鬼怪」能被輕鬆地釋放到了常世,而文字作為體積最小的創作單位更是如此,它們猶如電腦代碼的 0 和 1,滲透在我們的一呼一吸。

NFT 已死?

最近很多人關心,NFT是不是要死了,但我覺得我們該問的是,NFT有沒有活過?

我用一碗湯飯換你的博爾赫斯

曾認識一個人,她很喜歡吃湯飯,喜歡到一個什麼地步?她邊吃邊哭,跟父母說好怕自己死去啊,因為一旦死掉,就再也吃不到那麼好吃的湯飯了。

那時候,愛情就是一輛單車,一席的星

今天吃早餐的時候,我替外婆點了豬扒多士炒蛋,另外還有一杯熱奶茶。她吃了炒蛋和一塊多士,剩下的都給我,我吃了豬扒,另外半塊多士,還有一份厚厚的故事。

世界再大我走不出你

喜歡的歌隔一年再聽,總還是喜歡的;但人就不一定了。

跟自己相處的潛規則

比方說我在閱讀的時候不能放有人聲的歌,聽著有人聲的歌,文字便是一個也讀不進去,我無法同時處理來自兩個源頭的文字。

De-Fi,不如 Re-Fi!書店運作的重新想像

搏擊書店的第一條規則是:你不能驚動麻瓜;第二條規則是:你還是不能驚動麻瓜。第三條規則是:我們要把麻瓜也捲進來。

永遠的夏娃:三毛

這麼用力生活著的人,應該被厚愛的;受益於她文字,在被窩裡將自己的遠方寄託在別人的流浪,自私又懦弱的我們,才活該承受生活的責難。

婚禮說(姐姐的婚禮致詞)

她讓我相信,我可以變成一個更好的人,而更重要的是,她令我確信,就算我最後沒有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她都仍然會在這裡。

世界所有的對話都是文學

晚上一個朋友丟來了一個問題,什麼是文學?又,什麼是哲學?乘著一杯自家製莫吉托的酒勁,我開始了不負責任的思想漫遊。

一宗追溯到伊甸園的失竊案

記憶是什麼,曾經發生的事嗎,但這無非一種充滿詩意的絮語。記憶就是三維世界裡滿溢出來的真實,這種溢出來的真實穿過了我們,如蒸汽升上高空般,徐徐地穿透進入我們,又徐徐地穿透離開我們。

我想和你虛耗時光

所謂擁抱,就是一個人的孤獨,擁抱著另一個人的孤獨,所謂的「不再孤獨」,指的並非我們不再孤獨,而是我們把自己的孤獨,暫託了在別人身上,而我們身上,又盛載了另一個人的孤獨。

關於異地戀,我們說的其實是⋯⋯

異地情人就像失憶症患者,每天都比常人少了一節記憶,卻多了一節不屬於他的記憶,他們必須互相投餵記憶,來補足自己不完整的拼圖。

亞皆老號

「我會養一隻橘貓,給牠取名叫日子。那麼一來,以後當人們問我日子最近還好嗎,我就能理直氣壯地回答,我的日子過得很好。」

伍家朗缺席的區徽 後發先至的愛國標準

在藍絲眼中,我們撐伍家朗是因為他夠膽穿上沒區徽的黑衣,在我們眼中,我們撐伍家朗是因為我們從起初就不認同「運動衣有區徽」是拿來量度任何事物的準則:運動衣可以有區徽、香港運動員穿上有區徽的運動衣比賽也沒問題,但如果他選擇不穿上,也同樣沒有問題。

你給我翻譯翻譯,什麼叫他媽的驚喜!

國民不是傻的,但同時他們的心理是可預測的,國民看國家,就像電視觀眾看劇——你要劇情逼真,人物設定就必須貼地,而何謂貼地的人設呢?第一條金科玉律:不可能完美。

後蘋果²時代:政權謀殺了新聞 我們七天重建

新聞業跟殯儀業一樣,璀璨起來一般沒什麼好事,只不過後者是外面的人遭殃,前者是自己發光自己遭殃,所以《十月圍城》的報館被查封了,輔仁文社的楊衢雲死了。你說不璀璨麼?確實是摧殘了。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