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末班離去的車,時間催促才捨得離開。

沐渺渺

過了悲劇的情緒會以一種「這也沒什麼」從容的態度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