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ouport

IYP 不是过眼云烟的新闻网站,我们提供实战能力,这里是值得您反复回看的档案室:iyouport.org

“俄罗斯世界” 的诞生和消亡

图片中的文字和超链接,将有助您更容易理解这篇文章。它所讲述的,并不限于俄罗斯……
独裁者对移民人口的重视程度超过对其本土人口。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 如果您错过了我们的 “乌克兰系列” ,可以在下面回顾:

普京在战争前夕向全国发表讲话,称乌克兰是 “我们自己的历史、文化和精神空间的一个组成部分”。从这句话中可以得出一个直接的政治军事结论,即:这个 “精神空间” 的边界必须与俄罗斯国家的地理边界完全吻合。

将文化与军队、国家与语言、民族身份与公民身份相联系的想法被称为 “俄罗斯世界” 的理论,这一理论在过去20年中被克里姆林宫逐步发展,膨胀。今天,这一概念被用来 “证明” 对乌克兰的战争和剥夺整个民族的生存权的基石

所谓的 “俄罗斯世界” 的概念背后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它是如何产生的?

“俄罗斯世界” 这个短语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在莫斯科的知识界,作为对俄罗斯身份的广泛文化定义这一需求的回应,它必须不同于其可能的民族主义和复仇主义的定义。

然而,到21世纪初获得了新的含义后,这个词逐渐成为了官方理论的支柱

2001年10月,在所谓的世界俄罗斯境外同胞大会(Всемирный конгресс соотечественников) 上,普京首次阐述了他对这一理论的理解:“俄罗斯世界” 由居住在俄罗斯联邦之外的 “数以百万计的讲俄语、思考和感受俄罗斯的人” 组成。普京认为 :隶属 “俄罗斯世界” 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是一个 “精神自决的问题”。而且,由于 “俄罗斯正在朝着融入全球社会和世界经济的方向稳步前进”,“我们的同胞完全有机会在与[其]外国伙伴的建设性对话中帮助他们的祖国”

<是谁在操纵维基百科?> https://dev.drieendertig.nl/www.iyouport.org/%E6%98%AF%E8%B0%81%E5%9C%A8%E6%93%8D%E7%BA%B5%E7%BB%B4%E5%9F%BA%E7%99%BE%E7%A7%91%EF%BC%9F/index.html

从普京的讲话中可以看出,此时此刻,他对那些生活在伦敦、巴黎、或纽约的所谓 “感受到俄罗斯” 的人比生活在顿巴斯或北哈萨克斯坦的人更感兴趣。

值得回顾的是,2001年是普京与西方的蜜月期。当时俄罗斯支持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同时正在进行自由主义的经济改革 —— 其中包括旨在吸引外国投资的计划。

<去全球化和中国的“纸老虎”> https://iyouport.substack.com/p/939

到目前为止,“俄罗斯世界” 指的是富裕的和有影响力侨民,他们可能成为俄罗斯在全球化世界中的竞争优势

甚至在那之前的一年,即2000年,与克里姆林宫有联系的政治顾问彼得·谢德罗维茨基已经将 “俄罗斯世界” 定义为全球市场上的 “文化和人力来源”。支持 “俄罗斯世界” 的概念是一种混合的 “人/技术方法”,谢德罗维茨基将其与塞尔维亚 “用武力解决领土和民族文化问题” 的模式进行了对比。

到2000年中期,普京的俄罗斯在全球经济中取得了明显的进展,并承担了主要原材料供应国的角色 —— 加强其 “文化来源” 不再是优先事项。同时,2003年格鲁吉亚和2005年乌克兰的 “颜色革命” 的胜利对莫斯科在后苏联地区的政治影响力提出了质疑。

克里姆林宫对与当地精英的非正式网络的依赖显然没有得到回报,而西方的逐渐疏远也需要宣传工作。现在,“俄罗斯世界” 完全由国家的政治利益决定,它追求:周边国家的俄语人口要成为国家影响力的工具,而对俄罗斯历史和文化的同情(在这个特定意义上,也包括对俄罗斯作为苏联继承者的同情)应该被转化为对其国际政治的支持。

为此,在2000年代中期,创建了以下项目:Russkiy Mir 基金会、RT(今日俄罗斯)新闻频道、民主与合作研究所(位于莫斯科的智囊团),尤其是由外交部文化中心支持的新联邦机构(被称为 Rossotrudnichestvo/独联体事务、海外侨民及国际人道合作署)。每个项目都有其行使俄罗斯 “软实力” 的使命。RT专注于 “另类新闻”,挑战西方媒体并以亲克里姆林宫的叙事方式解释当前事件,而 “民主与合作研究所” 则建立了一个保守派专家网络,他们将普京的俄罗斯视为 “欧洲价值观” 的堡垒,反对 “左派自由主义” 和女权主义。

现在,“俄罗斯世界” 不仅适用于讲俄语的国际社会,而且,意味着一套 “价值观” —— 它是根据国家的利益来促进的。正如维拉·阿吉耶娃所说“俄罗斯世界的安全化” 正在进行中:在这种情况下,文化影响几乎是 “国家安全” 和保护国家免受外部威胁的重要组成部分。

2008年,俄罗斯武装部队副总参谋长亚历山大·布鲁廷对创建 “民主与合作研究所” 的想法表示欢迎并赞扬其在针对 “人民及其态度” 的信息战中发挥的作用。这就说明了问题。这种解释意味着 “软” 实力和 “硬” 实力之间的边界已经模糊,因为 “俄罗斯世界” 的内容 —— 俄罗斯语言、文化和 “与俄罗斯的联系” 的情感 —— 成为了一种武器,可以在无形的战争中使用

对克里姆林宫来说,“俄罗斯世界” 只是对西方扩张的一种回应,“西方提出民主选举或人权等概念作为削弱俄罗斯的手段”。因此,事实证明,“价值观” 本身,即无论其内容如何,都不可能有价值,事实上:它们注定会成为国家利益的工具,要么为一个国家服务,要么为另一个国家服务。当俄罗斯境内的人权活动家或反对派成员被宣称为 “西方影响力的代理人” 时,那些在俄罗斯境外认同俄罗斯文化的人应该成为俄罗斯影响力的代理人。

在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和爆发顿巴斯冲突之后,“俄罗斯世界” 不再有任何 “软实力” 的痕迹,而是发展成为了一种 “复仇” 的意识形态 —— 一种寻求重新获得国家 “历史领土” 的计划,这些领土即使不是俄罗斯联邦的一部分,也至少是在其政治和军事控制的轨道上。

正如俄罗斯东正教会首领基里尔主教当时解释的那样,“俄罗斯世界” 是 “一种特殊的文明,今天属于它的人们用不同的名字称呼自己 —— 俄罗斯人、乌克兰人或白俄罗斯人”。因此,属于 “俄罗斯世界” 不是个人选择的问题;它是由命运预先决定的 —— 由出身和领土决定的。

根据克里姆林宫战略家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的说法“俄罗斯世界” 是人们 “珍惜俄罗斯文化、害怕俄罗斯枪支、尊重我们的普京” 的地方。换句话说,成为 “俄罗斯世界” 的一部分意味着要服从普京,承认普京的权威并屈从。没有比这更简洁的公式了,它显示了以前对 “俄罗斯世界” 作为所谓 “软实力” 的概念的完全崩溃。俄罗斯不能仅仅因为它的高雅文化而受到喜爱,因为没有人认为它的社会和政治模式有任何吸引力;但它能够以其军事力量来煽动恐惧。

整整十年来,有多个组织一直在建设这个所谓的 “俄罗斯世界”,但都无济于事。雪上加霜的是,它们都变成了挪用政府分配资金的机制。甚至俄罗斯东正教会现在也在道德上破产了,因为当战争开始时,其在乌克兰的数百万教友直接背弃了它。

然而,“俄罗斯世界” 作为一种 “软实力” 战略的失败,不仅是腐败行为的产物。它源于国家精英们的反民主愿景,他们深信人民(至少是精英们以外的人民)根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真正的 “俄罗斯世界” —— 数以百万计的讲俄语的人 —— 并没有被当作平等对话的对象,而是被当作了一种 “资产”;一种需要被管理和使用的资产,以利于国家

今天,这个 “俄罗斯世界” 实际上是国家发动罪恶战争的人质和受害者。正是讲俄语的乌克兰人在马里乌波尔和哈尔科夫死于俄罗斯的炸弹之下,或者变成了难民。

克里姆林宫的逻辑已经退化为一个可怕的公式。如果 “俄罗斯世界” 不能被征服,它只能被摧毁。这意味着,如果俄罗斯文化和语言有任何未来,它只能在普京的俄罗斯的废墟上崛起。⭕️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