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ouport
iyouport

IYP 不是过眼云烟的新闻网站,我们提供实战能力,这里是值得您反复回看的档案室:iyouport.org

答读者问:不是肤色,而是种性;奴隶制并非基于种族或文化

目前中国正再一次成为新殖民主义的领导者 …… 但奴隶制并非基于种族或文化。

一千多年前,在几个世纪的时间里,中华帝国一直是一个奴隶网络的一部分,其船只穿越印度洋和太平洋,将人类 “货物” 从非洲运送到其海岸。与非洲奴隶的这种互动在中国人的头脑中巩固了黑皮肤和劣等的联系。这种思想最终渗透到今天,导致了对黑人的种族主义态度和虐待。

目前中国正再一次成为 新殖民主义的领导者

但奴隶制并非基于种族或文化。


美洲的英国殖民者不是“白人”。白只是他们的肤色,但当时还不存在 “白人”这一身份。第一批殖民者自称英国人。“白人”种性是被发明出来的。那么,为什么?

1、

如果认为殖民者是基于与肤色有关的偏见压迫非洲人的,这种说法就过于简单了。

第一次提到 “白人" 作为一种身份属性是出现在1691年弗吉尼亚州的法律中,当时距第一批来自安哥拉的奴隶抵达该殖民地已有70年;第一次提出将人按照种族 "质量" ·分类是在1746年;而 "种族理论” 则是19世纪的产物。

如果表型(肤色)是主要的,英国人就不会认为爱尔兰人是劣等人种了,不仅在大陆殖民地、而且在岛屿殖民地也都会有白人自由劳工特权制度。

这并不意味着伏尔泰称南海居民为 "可恶的野兽”时就不是种族主义者了。问题的关键在于,种族主义产生于殖民主义,是一种征服和奴役的做法。

不是种族主义者催生了奴隶制,而是奴隶制催生了种族主义者。优越感和种族歧视是扩张和控制的手段。经济决定文化。存在决定意识。 

2、

到达美洲后,非洲人就开始拒绝工作、砸坏工具、逃离种植园、攻击折磨他们的人。

为了对付这些暴动者专门成立了一支警察部队。这有助于平息针对性的叛乱,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1700年,弗吉尼亚州有6000名奴隶。到1763年,这一数字已经增长到17万。随着奴隶数量的增加,奴隶反叛的威胁也在增加。

当种植园主们发现非洲人不仅与美洲原住民密谋,还与来自欧洲的自由劳工(占总人口的一半)和仆人(占总人口的1/8)密谋时,他们才真正感到恐惧。在对这种团结的前景进行评估后,他们意识到光靠暴力是不够的,还需要一种社会控制系统。

3、

殖民暴力之所以如此残酷,正是因为实施暴力的人知道,“奴隶”并非生来就是奴隶,他们终身受压迫的地位是被制造出来的。

从一个人被绑架、被用铁链锁住、与来自其他部落的陌生人关在一起、身上被烧上贸易公司品牌的烙印、被装进货舱、像牲口一样被运走的那一刻起,他就开始被打垮了。

在殖民地,被绑架的人要接受 "再教育”,用别人的文化取代他原本的文化 —— 以适应种植园主的需要 —— 直到他变成一个与世隔绝、完全依赖主人、"知道自己位置” 的孤立的生物。

4、

为了削弱奴隶之间的联系,他们被分为 "田间"奴隶和地位较高的 "家中"奴隶。最顺从的奴隶可以成为监工,负责打骂和惩罚他们的同伴。

至于仆人和工人,一方面,他们会因为与奴隶 “厮混" 而受到惩罚;另方面,他们会获得许多以前没有的特权,包括携带武器的权利("与印第安人作战")、额外的食物、金钱,以及在劳动期限结束时获得50英亩土地。

这一政策创造了一个中间阶级,一方面他们自己可以与奴隶区分开来,另方面他们也随时受种植园主利益的约束。这个阶级还包括一些黑白混血儿,他们是非洲人、美洲原住民和欧洲人的后代。

5、

每一代殖民者都脱离欧洲,生活在异国“他者”的包围之中,殖民者经历着自己的身份危机。

这就是 "美国白人”如何从英国人中脱颖而出的。与此同时,围绕这一身份,他们的权力和特权在法律上得到了巩固。

这种身份要求维持一种压迫性的制度。与"白人”种性自我形成相对比的 "黑人”种性的产生:其经济、政治、文化和等级制度。

“白人”和“黑人”与其说是肤色的问题,不如说是地位、阶级和控制体系的问题。它的基本原则是人为的不平等,以牺牲分裂和受压迫的大多数人为代价,使少数统治者富裕起来。

反对奴隶制就必须同样反对身份政治

1) 

那些用 “非洲人也贩卖奴隶” 的故事为殖民主义辩护的人忘记说了,在非洲的奴隶享有在新大陆被剥夺的权利。例如,在阿散蒂王国,奴隶可以结婚、拥有财产和自己的奴隶、可以宣誓、可以在法庭上充当证人、还可以继承主人的财产。每10个奴隶中就有9个成为主人的家庭成员,几代人之后,就没有后辈记得祖父当年是什么身份了。在新大陆想象这样的事情基本是不可能的。

奴隶被折磨不是因为他们是黑人,也不是因为折磨他们的人是白人;而是因为这种转变源于种植园原生资本主义的特殊物质环境和特征,它产生了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奴隶制形式。  

2)

英国人让爱尔兰人遭受与非洲人同样的压迫制度、非洲人把黑人奴隶卖给欧洲人、一些非洲裔美国人拥有自己的奴隶,这些事实只能进一步证明奴隶制并不是基于种族或文化,而是基于经济及其政治。     

3)

经济比肤色更重要,种族主义是殖民主义的衍生物,这表明邪恶不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品质。邪恶源于特定的物质环境,而我们是可以改变它的。我们的目标不是在道德层面上追捕压迫者,而是通过改变产生压迫者和助长压迫的环境,来阻止压迫的发生。

4)

种族主义是一种社会控制工具,这一事实使我们得以超越文化争端,进入政治领域,并理解帝国治理的基本原则:分层和不平等("分而治之")。

当代 身份政治 也完成了同样的任务,统治者不仅将我们划分为不同的 阶级,还将我们分裂成数以千计的微观类别 —— 将对一切的解释 他者化,正是为了防止 我们团结起来形成多数派

在 "自我" 中被告知其独特性的 原子化主体,一方面以庸俗的个人主义武装自己,另方面,又以一种身份加入这个或那个市场共同体,并通过消费适当的商品来培养其系统性的“自我” —— 这样的主体才不至于对压迫性的秩序构成任何威胁。        

5)

种植园主不得不制定法律来惩罚白人与黑人之间的关系,这一事实表明,尽管存在着固有的种族主义,但跨种族的关系依然存在并发展起来。

黑人奴隶经常与白人仆人联合起来一起逃离主人。他们相互合作,结成政治和浪漫联盟。

这说明了什么?

存在决定意识。

尽管肤色不同,但处于相同物质条件下的人们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并能找到共同语言。

与黑人奴隶主相比,白人仆人更接近黑人奴隶;与在 "妇女游行” 中卖香肠的墨西哥人相比,来自郊区衣食无忧的白人家庭主妇则要遥远得多了。

身份认同必须始终置于阶级的背景下,并理解所有政治组织都必须受到参与者的物质环境和利益的影响。

🏴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