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youport
iyouport

IYP 不是过眼云烟的新闻网站,我们提供实战能力,这里是值得您反复回看的档案室:iyouport.org

从未"文明":自古至今的全球“加沙”

殖民主义是一股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的力量,播下了根深蒂固的性别暴力、环境退化和经济不平等的种子。语言的消亡、国家的诞生、我们如何理解彼此、以及我们如何理解自己,都是由于殖民化和对殖民化的抵抗而发生的。直到今天,为了经济利益而对全球人民施加的暴力仍然影响着当今世界的几乎各个方面。

10月13日发布 ——

有读者提问我们昨天发布文章时提起的 “与中国反抗者相关的3个议题” 是什么 — — 

1、殖民主义。首先就是众所周知的,中国作为当今世界新殖民主义的领头羊一带一路项目遭到的本土抵抗每次都是热门新闻;同时新疆发生的事也是众所周知的。

换句话说,中国反抗者对以色列作为种族主义殖民主义项目的理解程度,证明了他们对中国统治者行为的理解程度。

支持乌克兰和声援巴勒斯坦是一样的全球去殖民化运动的重要战场。

2、一个由于长期难以获得深入而导致接近无聊的议题,即关于 “暴力非暴力” 之辩。在您开始误会我们之前,请一定要阅读这里:https://iyouport.substack.com/p/ad0

泛异议社区可能被温室里的自由派小清新的非暴力(不作为)神话迷惑了太久,自缚导致的自负在各种观点中隐现。以这种方式放弃的不只有权利,还有策略利好。

这是一个被压迫者用自己的血泪为统治者制作的药丸。这个药丸究竟是定心丸还是毒药,其实不是首要问题,对于反抗者来说如果您想要获得策略利好,只需要让您的对手相信那是毒药 …… 零成本低风险。

道理相当简单。但必需在具备对峙意识/抵抗意识的人群中,它才能是显见的。换句话说,泛异议社区目前最需要的并不是策略智慧,而是角色定位 — — 是热点话题玩家?还是反抗者?反对的是一个政客、还是整个暴政系统?

3、立场。所谓的立场总是变来变去吗,只能“霍屯督人伦理”?不,不会那样的。因为立场从来只有一个,那就是人/人民的安全和福祉,任何有损于人民的安全和福祉的决策都是应该坚决抵制的。如果必需谈论任何所谓 “代价” 的可接受性,决策者应当是/必须是受影响最为严重的直接利益相关群体,而不是政客。

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是人,和你我一样,就如汉人和维人都是人,大陆人和香港人都是人。导致人与人之间针锋相对的从来都不是人性,而是强加于我们头上强行将我们区别开的国籍、种族、性取向、阶级……

评论区 有读者已经理解到这点,内塔尼亚胡政府不会停止种族清洗,因为这是他继续执政的唯一方法。不论是伊朗还是埃及或者有可能扮演调停者窃取人血红利的 中国和俄罗斯,没有任何人会怜惜加沙囚徒和以色列人质,那些一无所有的平民正在被粉碎

这样的故事一次次重演。直到轮到看台上曾经为战争叫好的所有吃瓜者

保持清醒并不难,只要自私一点并诚实一点,记得我们是人民,推动实现那些有利于人民的决定,就是为了我们自己。

#Israel #Palestine #Colonialism #Neocolonialism #Europe #China #Imperialism #Nationalism

Never trust authoritarians.
Never accept racism.
Stand with humanity, not with genocide.

民族压迫在现代史上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但共同点是剥削者都喜欢把自己说成是 “文明的”,他们认为自己是在把 “文明” 的光辉带给那些粗鲁无知的 “野蛮人”。

事实上由于某种原因,这类所谓的 “文明” 的成就包括大规模屠杀、强迫迁移、饥饿威胁和复杂的酷刑,戴着木髓帽的士绅们通常努力保持着沉默,但无论如何,所有这些还是被公之于众了。

应读者要求我们推荐这些书,关于这个地球上曾经和现在正在发生的最丑陋的殖民主义行为,以及人们如何努力与之斗争,尽管并不总是能成功。其中很多斗争今天仍在继续。


《消灭所有野蛮人》

这本书是瑞典当代著名作家之一斯文·林奎斯特的一本小书,一份关于历史和现代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主题的强有力的声明。

林奎斯特在乘坐巴士穿越撒哈拉沙漠的途中,反思了康拉德笔下的象牙商人库尔茨的形象,以及他对 “消灭所有野蛮人” 这句话的使用,这句话几乎概括了几个世纪以来欧洲在非洲、大洋洲和美洲的政策。

进一步的对话需要回顾林奎斯特所处的当代欧洲并不特别感到羞耻的历史事件。在比属刚果的奴隶制国家,那里的居民必须向国王利奥波德二世提供橡胶,除非他们想让自己的孩子被处死、双手被砍掉、村庄被烧毁。传说中的先驱亨利·莫顿·斯坦利(Henry Morton Stanley)把一个十几岁的背夫吊死在树上,原因是他 “开小差”(拒绝走比付费路段更远的一段路)。塔斯马尼亚人因与欧洲文明接触而彻底灭绝。

【注:塔斯马尼亚人曾经是塔斯马尼亚岛的原住民。1803年被英国入侵前,塔斯马尼亚原住民估计有大约15,000人。殖民者对原住民进行了有计划的大屠杀。历史学家将 “黑色战争” 看作是有记录以来最早的种族屠杀行为。】

林奎斯特从世界著名的自然科学家(如居维叶或达尔文)的著作中找到了这种对所谓的 “野蛮人” 的畸形残忍和不宽容的根源,他们认为历史是一个自然选择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劣等” 和 “弱小” 的种族被 “唯一先进” 的文明所取代。因此,自然法则本身就证明了消灭非欧洲民族是合理的。

这就是孕育法西斯的土壤。

《大地在哭泣》

历史学家彼得·科兹恩斯的这部作品聚焦于美国与北美原住民对抗的最后三十年,在这场对抗中,有一方事先注定要失败。

在书中数以百计的人物中,既有无赖,也有英雄;既有实用主义者,也有疯子;既有嗜血的杀手,也有无助的受害者。在这场冲突中,科兹恩斯绝非只描写黑人一方。是的,他展示了阿帕奇妇女和儿童可能被成批杀害,像野兽一样被猎杀,亚利桑那州的任何法庭都不会将此归咎于白人 — — 但被剥头皮的同胞的尸体也给美国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他还指出,并非所有美国人都决心与印第安人决一死战。那些通过杀死该地区所有水牛将印第安人推向饥饿边缘的人,或者通过出售自制酒将印第安人灌醉的人,除了自己的利益之外根本不关心任何事,更不用说任何人的生命和福祉了。

美国社会中也有一些 “人道主义者”,他们反对 “印第安问题最终解决方案” 的支持者。然而,这些 “人文主义者” 的特点是认为印第安人应该最终被 “文明化”,或者用现在的说法是 “被全面同化“,并为这类论点做辩护。

至于给印第安人带来所谓的文明,正如科兹恩斯再次表明的那样,这并不是为了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而是为了彻底消除使他们成为定居者眼中的 “他者” 的文化特征。

《漫漫自由路》

这位前南非总统的自传记录了他从学生时代到身陷囹圄近三十年的漫长人生历程  — — 以及他的胜利获释。曼德拉于1974年在狱中开始撰写自传,并于1990年获释后完成。

在书的第一部分,曼德拉讲述了他的成长和学生时代;在第二部分,他讲述了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的社会政治现实以及他与之斗争的决心。众所周知,曼德拉于1950年加入了社会民主主义的非洲人国民大会,对革命运动史感兴趣的人可以从他的书中了解到许多关于破坏活动和城市游击战以及地下斗争组织的有用信息。

1956年,曼德拉被判入狱五年,后被改判为终身监禁,但无论是看守的残忍、石灰石采矿场的强迫劳动、饥饿和匮乏(南非监狱中黑人囚犯的食物分量最少),还是单独监禁,都没能击垮他的精神和必胜的意志。

这是一本振奋人心的读物,尤其是在今天的现实中,许多人可能会认为,笼罩在头顶的黑暗永远不会有一丝光明和希望。那肯定不是事实。要等到胜利的那一刻,就必须能够充满希望和智慧 。希望这本书能带给人们以鼓励。

《越南:史诗级悲剧,1945–1975》

所有殖民地国家争取自由和独立的历史都是悲惨的 — — 但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下,越南也显得格外突出。在印度支那战争期间,数十万越南人为争取脱离前殖民地法国获得独立而献出了生命 — —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越南丛林成为20世纪下半叶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抗的战场。

英国历史学家、前战地记者马克斯-黑斯廷斯(Max Hastings)年轻时曾亲身经历过越南战争,他在书中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细致入微地分析了这场冲突的始末,这场冲突始于越南共产党人与法国之间的对抗,即使是希特勒的恐怖占领也没有使法国放弃自己的殖民野心。作者分析了数以千计的美国退伍军人、越南军人和成为大屠杀人质的普通平民的证词,得出结论认为,南方的亲美傀儡政府和北方的苏联支持的共产主义政权之间基本上没有本质区别。

越南人民的生命变成了两个超级大国血腥游戏中的筹码,他们说要给人民“带来自由“,但实际上却犯下了血腥的战争罪行,恐吓平民,并鼓励将持不同政见者送进集中营。因此,美国在越南战争中战败 — — 但主要的输家是越南自己。

《跟随包尔汉·沙希迪的脚步》

这本书的作者是无政府主义作家兼记者伊利亚·法尔科夫斯基(Ilya Falkovsky),他在中国生活了八年,决定研究维吾尔族的命运:据西方媒体报道,维吾尔族是一个讲突厥语的穆斯林民族,其所居住的新疆地区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集中营。法尔科夫斯基指出,很多中国人似乎并不认为维吾尔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认为他们正在摆脱一种危险的意识形态,并由衷地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不想像所有 “正常人” 那样喝烧酒、吃烤乳猪。

法尔科夫斯基出色的新闻调查是从俄国的鞑靼斯坦(喀山省)开始的,那里是包尔汉·沙希迪的出生地(此人是未来的新疆政府主席)。

为了回答这是否是沙希迪为自己的同胞梦想的未来这一问题,法尔科夫斯基会见了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中国的数百名维吾尔族人(其中既有中国统治的反对者,也有支持者),并描绘了一个没有自己国家的民族的大型肖像。这个民族的文化身份和生存现在正受到威胁。

🧬 在这里免费下载上述书籍:https://www.patreon.com/posts/93164464


9月27日内容:《不“可接受的代价”》 — — 

他们说,何必呢,为那种早已被压垮的人们掉眼泪又有何用?毕竟,大家都是这么干的:要么进攻、杀戮、征服、并发展壮大,要么被杀戮、被征服、被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不管皮肤什么颜色,所有民族的历史都是用鲜血写成的。也许就不该再去挑那些伤口。何不一了百了,不再疗伤,彻底摧毁 …… 这种逻辑你一定不陌生。其底线就是接受种族灭绝作为“进步”的可接受代价。

I

如果你想坚持这样一个事实:灭绝民族当然是不好的,但正因为如此,西方文明才繁荣昌盛,并做了许多其他好事,于是我们应该为种族灭绝辩护。然后你就必须保持一致:是啊,斯大林把成千上万的人淹没在鲜血中,但其结果是世界六分之一的地区实现了工业化;绑架并用锁链套住非洲人的脖子 可能不是好事,但他们在美国的后代今天的生活比许多非洲人要好得多;轰炸德累斯顿和广岛是否合理?很难说,但在那片覆盖着成千上万尸骨的土地上,发生了根本性的技术突破…..

很扯是吧,像段子是吧?因为这些问题与过去无关,这是我们这些生活在今天的人们可以回答的问题。如果今天我们认为种族灭绝和殖民化是“可以接受的进步代价”,那么就不应该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罪行感到愤怒,因为那些罪行需要被视为为了更美好的明天而付出的 “可接受的代价”。

是的,刚果的儿童剥削中国的劳改营、孟加拉国 地下室 里为微薄工资而无休止工作的妇女都很糟糕,但我们有 iPhone,我们可以通过高科技信息技术写下一些好的东西,比如为了“包容性厕所” 而与 “有毒的大男子主义” 作斗争的精神斗志昂扬,等等 …… 什么更重要? — — 是让孟加拉国的妇女苦力能拿到体面的工资、还是让来自布朗克斯的孩子有机会以实惠的价格购买衣服,这取决于孟加拉国妇女苦力们的薪水?

剥夺成千上万人的希望和命运是可悲的,这些希望和命运使得工厂自动化和创造 ChatGPT 成为可能,现在仅仅一个 Midjourney 就可以创造那么多的“美丽”,这难道不是“进步”吗?

是的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是绝对的恐怖,但像女性主义名流马里奇卡那样的人其子女并不生活在捷尔诺波尔,而是生活在柏林、伦敦和纽约,于是这事真的有那么糟糕吗?…… 孩子们在哪里更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潜力,你说?

这就是 “吸血鬼进步论”的谬误所在。它与犬儒主义无异,随时准备用他人的生命来换取自己的安逸。

II

这里最重要的是由谁来评估牺牲的 “可接受性” 和成就的 “价值”。

苏联的工业化值得吗?对于那些没进集中营、获得免费教育、工作和住房的人来说,绝对值得。但是,长眠于恐怖坟墓中的人们呢,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们的后代呢,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美国值得吗?对于那些在其建立在种族压迫、奴隶制和剥削基础上的秩序中茁壮成长并壮大的人们来说 — — 是的绝对值得。但是,金矿里的阿拉瓦克人、棉花田里的安哥拉人,或者不得不从全球等级的外围逃往中心、为贝索斯打三份工、一边在饮料瓶子里撒尿一边开着优步载着醉醺醺的时髦人士逛街的移民工人,又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索马里、海地阿富汗人民 如何看待“进步的代价”?如何教导 巴勒斯坦儿童 享受 特拉维夫的 “骄傲周”?给所有“进步”的受害者一本小册子,提醒他们在中世纪他们这种人是不会受到礼遇的,每个月40美元工资,而你现在赚到的是中世纪祖先的一百倍。 — — 奴隶的尊严为零,零的一百倍比零多多少,你计算一下?

所有这些问题要么导致接受压迫的辩证法,要么导致团结压迫的受害者。这种团结不仅包括保存受害者的历史记忆,让他们被压抑的流离失所的声音人性化回归,还包括努力让活着的大多数人参与决定自己的命运以及人类进步的性质和方向的进程。

什么代价是可以接受的?什么方向是可以默许的?回答这些问题的权利应该首先属于那些压迫者无视他们生命的人。

🧬 更多关于巴勒斯坦的书籍(11本)。

🏴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