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w

目前的目標是達到百萬字數

練習創作四: 開放式結局

(edited)
就是開放式結局

在黑暗髒亂、充滿油汙味的狹小房間裡,有一位蓬頭垢面的少年正坐在發亮的電腦螢幕前玩電動遊戲,從他的鏡片中映照出繽紛流光星彩,那是窺探電玩世界的一道天窗,而他的耳機裡正傳來隊友此起彼落的叫囂謾罵聲,在這個虛幻的世界裡,他是一位位於遊戲世界全球排名第一的英雄,雖然第一的排名在同一天會不停換人當,但是,他卻是唯一被大家記得的第一,他有自己的公會還有常常在一起出征的隊友,盡管他們都不曾在現實裡見過一面。在這個世界裡,彷彿才是他的真實生活,令他活在世上唯一的意義,充錢、24小時幾乎掛網,幾乎不移動身體是他現實生活的日常,此時在他身後充滿斑汙的白牆下,堆積著大量的速食包裝以及殘羹。

他雖然已經大學畢業,他的父母也經常催促他找工作,但是他就是不為所動,自顧自地黏在電腦前,對他而言,從電話端傳來的父母指責謾罵聲以及背景充滿怒氣地摔門聲不過都是夢中的聲影,只要他們繼續寄錢就好,而他真正的生活一直都在電玩裡,帥氣的面貌、鉅額的財富、響亮的聲望,這些才是他所接受以及生活的地方,他是這麼覺得。此時,網站跳出系統維修畫面,他才長嘆一口氣,登出電腦,隨後他離座轉身捏著鼻子,一邊收拾堆積在地面的垃圾,一邊用手機聽著電子音樂,很快地,房間不再那麼惡臭,當他出去將垃圾放置在集中垃圾場後,順路到超商購買大量速食食品,回到租屋的房間門前,看了一眼房東留下的電費費用後,長嘆一口氣,隨即將錢轉到房東的帳戶,今天的他難得地沖了一次澡,平常為了維持自己的排名,到了幾乎不離開座位的地步,然而系統維修就意味著所有人都無法搶奪他的位子,他就放心地整理家務。

此時,他發現手機有一筆留言,便好奇地打開來聽,聽到他父母為他預約的心理諮商師所留下預約時間,好巧不巧,也剛好是今天接下來的半小時後,並且該地址就在租屋處附近,真是個巧合,他心裡想著,便一時興起,穿上稍微正式服裝後,便前往該處所。

在走往心理諮商的路上,他開始胡思亂想,經過一處昏暗的路燈下,他想到年紀很小的時候,他也經常在一盞路燈下面等待母親下班,那時的他毫無怨言,在路燈下寫作業、看書以及搭訕路人來消磨時間,有時他想像著路燈黃澄澄的光所映照的地面屬於他的領地,而他就是光世界的王,而他的重疊影子最深的那一塊,便是惡勢力,由於每一天都有影子,所以在他的想像世界裡,這就是正義與邪惡之間的較勁,如果下了雨,他便會被帶到媽媽的工作地點等待,那便是正邪兩派休戰的日子,他常常在母親下班後拉著她的手,興奮的說著今天發生的事情,而母親總是漫不經心地聽著,童年的生活似乎只有自己在過,而父母總是缺席,他思索著,回憶家裡總是充滿黑暗咒罵聲以及一身酒臭的父親,他一直無法理解,為甚麼父母無法離婚,為甚麼在他總是拿到學校前三名的獎項時,父母之間的關係才變得好一些,但關係好不過一周,又會惡化回過去平常的樣子。他似乎就是他們之間唯一能被繫在一起的一個理由。但是不知從何時起,他有了奇怪的願望,希望他永遠不會長大,永遠不要去工作,這樣他就不會是成年人,躲在自己的世界裡一輩子是最舒服的,而父母之間的問題,他不在乎了。在兩位互相要求理解自己的父母身上,他看見他們之間對於情感的妄想與貪婪的控制欲望,而愛似乎不曾存在過。

而他藉由朋友接觸到遊戲世界後,看見清楚的遊戲規則、付出就有結果以及乾淨有秩序的美麗世界,他便無可自拔地愛上了電玩,而他的父母根本沒有注意也不在乎這件事,直到他大學畢業後。就算被稱為巨嬰也好、廢物也罷,只要他能繼續維持遊戲排名第一的身姿,那便是他的全部了。

不知不覺,他已經走到了諮商的店面前,往乾淨明亮的落地窗裡看去,店內溫暖的黃光正照亮整個空間,大量的室內植物盎然生長甚至盤繞在柔軟的候客沙發扶手上,一隻毛髮蓬鬆的貓咪正一臉威嚴的望著他,他對著貓咪輕輕一笑,伴隨著清脆的風鈴聲,他步入了心理諮商室。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