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醉酒】——酒後告白什麼的老套但浪漫

赫海甜文✨ 捨不得虐呀3000字一發完!

事情變成這樣挺好的。

赫宰心裡這麼想,從鍋裡舀出一碗醒酒湯。

昨晚東海和希澈去喝酒,他因為有通告沒跟到,

而東海酒量太差,三杯就倒。


「啊C,赫宰!東海喝,喝,喝醉,醉了!」

希澈穿腦的笑聲從手機傳來,赫宰皺眉,看了看手錶。

才十點啊,他們不是約九點半嗎?

半小時就醉了啊,東海這個小醉鬼。

某種情愫在他眼裡漾開,他不自覺地笑了。

「你們在哪?」

赫宰把外套脫了,剛剛錄影時跑跑跳跳,熱極了。

他示意造型師別卸妝了,他得走了。

「在宿舍啊。」

希澈這聲音聽來又是清醒的。

這傢伙有醉沒醉老是看不出來。

「我要跟赫宰說話。」

電話那頭傳來東海從地板爬起的聲音,一陣鬧騰後他接起手機。


「赫宰。」

東海喝醉後的嗓音很甜,低低暖暖的,

像野營時烤著的棉花糖,讓人不自覺地融化。

「嗯。」

赫宰把聲音跟著放低,怕嚇著東海。

喝醉後的東海真可愛,他現在好想抱抱他。

「我想你。」

東海突如其來的這句,讓希澈大叫「閉嘴啦臭小子!放什麼閃!」

赫宰則是沈默下來。


幾年前他們還只是公司要求的營業cp時,赫宰是不樂意的。

幹嘛要跟他賣腐啊,我跟他又不熟。

當時東海很黏他,在公司提出組cp前就愛跟著他跑了,

像赫宰的尾巴那樣甩都甩不掉。

按東海的說法,他看到赫宰的第一眼就想跟他親近了。

沒為什麼。

「想跟一個人親近需要原因嗎?」

赫宰還記得東海直率地說出這句,

無辜的雙眼水淋淋的,堵死了赫宰反駁下去的路。

好,隨他吧,要靠近就來、要組cp就組吧。

越來越熟後,東海對他的好他也看得越來越明白。

怕他身體不舒服來看他、給他帶炒年糕、接受他所有的好與不好,

在手滑事件發生時,更是東海在風口浪尖上為他說話。

這早就超出營業cp的範圍,赫宰心裡深知,

也知道東海這傻小子完全是出自真心實意在對他好,

不論公司有沒有要求組cp都一樣。

可他也知道,東海並不清楚自己的真心是出自哪裡。


赫宰在入伍的時候就想明白了。


我沒有李東海不行。想見這個人、想和他吃飯、想跟他說所有的事。

最要命的是,他發現自己想碰他。

想把他抱在懷裡、想牽他的手、想吻他。

驚覺到自己想做的事超出朋友範圍時,赫宰沒有壓抑情緒。


是啊,是喜歡上他了。

他這麼好,我怎麼會不喜歡。

喜歡上一個人需要理由嗎?


退伍後,他們黏得更緊了。

沒有挑明自己心意,赫宰只是簡單地告訴東海,

「我以後是你的固定同行人了。」

有你的地方,就會有我;

我們是命運共同體了,不為什麼,我就想這麼做。

東海在赫宰轉變態度後,反而內斂許多。

大概是安心了吧,知道對方是珍視自己的,

不需要再口頭上多說什麼、也不需要再擔心自己的心意是困擾。

至於是什麼心意,東海揣測不清。

他只知道,

他想陪著赫宰,想天天看到他,想永遠永遠跟他談天說地。

赫宰怎麼會不知道東海的想法。

估計要他對自己親口說出這心意是喜歡,大概要再五年吧。

不過沒關係。

我想就這樣陪他,就算一輩子不說開就這麼過,也沒關係。


只要身邊有他在就好,不論是以什麼身分。

赫宰這麼想很久了。


東海喝醉後特別誠實。

赫宰被他那句「我想你」震得不輕,雖然平常說過不少垃圾情話,

可那些搞笑、在節目上出現的對話,都不太能走進心裡。

跟這句真切懇實的「我想你」相較,像炊煙一般散了誰也記不得。

這其實不是東海第一次醉後吐真話,不過是他第一次說給赫宰聽。

上次東海喝醉時,拉著希澈哆嗦著嗓音,

哭哭啼啼小聲地說:「澈哥,我好像喜歡李赫宰。」


赫宰怎麼會知道?

他當時早就回宿舍了,正從廚房走出來。

一聽這話,立刻收住腳步,站在廚房的陰暗處。

東海醉到不知東南西北,連赫宰早就到家也忘記了。

希澈哄著東海,身為旁觀人他很清楚赫宰和東海對彼此的心意,

也知道東海傻,都過十年了才了解自己的感情。


赫宰沒提過這件事。

他知道東海擔心這段感情影響整個團體、彼此前途。

並不是沒道理,南韓這麼保守,他們都怕害了彼此。

赫宰沒想揭穿這層紗。

互相陪伴不也挺好,儘管什麼名份也沒有。

或許東海會成家、會有小孩,他老嚷嚷自己想當爸爸。

想到這赫宰就難受。


「喂⋯⋯赫宰?」

東海的聲音從電話傳來,一下把赫宰拉回現實。

「嗯?」

赫宰突然想哭,很想哭。我也想你。一直。

「我想和你在一起。真的。」

東海的聲音好低,低到塵埃裡。

他哭了,赫宰能想像此時他皺起雙眉、嘴角下垂,忍住不大哭的模樣。

捨不得的感覺攢著他的心臟,赫宰的身體不受控地顫抖,他最心疼東海哭。

「你等我回家。不要哭,海,不要哭。」

赫宰抓起鑰匙,急得連包包都不拿,匆忙地跑出電視台。

我愛的人哭了,他又因為我哭了。


打開家門是一片寂靜,客廳燈開著,沒有走動的人影。

赫宰連鞋也不脫,徑直走到沙發那裡,看到希澈躺在上頭,

明顯睡死了,東海則是蹲坐在桌子旁,無神地盯著地板上的手機。

赫宰走過去,蹲在他面前。

東海真的醉了,連他回來都不知道。

「東海?」

赫宰伸手摸摸他的臉,東海抬頭,一看到赫宰的臉,唰地哭了出來。

那是一種克制到極致再也繃不住後的放聲大哭,

甚至連眼淚也沒時間擦,嘩啦啦地像瀑布一樣收不住。

赫宰被嚇著了,可同時心疼死了,立刻把東海抱進懷裡,

努力別讓自己跟著哭,輕拍他的背邊輕聲低喃「我回來了,沒事了,不哭了。」


好一陣子後東海才停止哭泣。

赫宰依然抱著他,手在他的背上來回摩擦。

「赫。」

東海叫了只有他倆在時才會叫的暱稱,頭往赫宰肩上蹭了蹭。

「嗯。」

赫宰應了一聲,摸了摸東海的後腦勺,順順他的頭髮。

「我想你。」

東海又說了一次。赫宰往後退開了點,偏過頭去,吻住了東海。

東海驚訝地顫了一下,接著閉眼柔柔地回吻,

手抓緊赫宰的腰,醉醺醺的他整個身子都是軟的。

赫宰好不想鬆開他,可東海快喘不過氣了。

「傻小子,接吻要記得呼吸啊。」

赫宰把額頭靠在東海額頭上,與東海四目相望。

一個吻的距離,屬於戀人之間的距離。

東海嘿嘿地笑了,這是夢吧。

他被赫宰親了。既然是夢,再來一次也沒關係吧。

東海靠上前去,這次赫宰久久沒有鬆手,

他們相擁在一起,誰也捨得不得放開誰。


赫宰牽起東海回房間了。

希澈睜開眼睛,看了下酒瓶。

啊,約東海喝酒真是明智。

誰不知道東海缺點勇氣,

又有誰不知道東海酒量不好呢。

真好啊。能看相愛的人談戀愛了。

這裡容不下我了,希澈笑了一下,離開宿舍回到自己家。


赫宰隔天心情太好了。

擁著喜歡的人入眠,誰能心情不好呢。

他把東海伸出棉被的手放回被窩,輕手輕腳去廚房煮醒酒湯。


其實東海早就醒了,心裡亂成一坨打結十年的毛線球。

這床睡起來的觸感不是自己的。

棉被裡有赫宰的清香,那種沒太大存在感卻能讓人放鬆的木質香。

赫宰的手放在他的腰上,

他們靠得很近,他一睜眼便能就著晨光數赫宰的睫毛。

等等。我的上衣呢!東海震驚了。

往前瞄一眼,赫宰竟然也沒穿衣服!

赫宰動了一下,東海嚇得趕緊閉眼。

赫宰好像在笑,他輕輕撥動東海的瀏海,

摸著他的髮際線,溫柔的動作溢於言表。

東海本來要睜眼了,赫宰卻下了床。

走了兩步後又退回來,把東海的手放進被子下。這才出了房門。

東海鬆了口氣。


又熬了半小時,東海畏畏縮縮地出了赫宰房間,

雙手在衣服上絞著,那狠勁好像快把衣服弄破了。

赫宰眼角餘光瞥到他,偷偷地笑了。怎麼那麼像做錯事的小孩。


「海,過來。」

赫宰柔聲地喊他。東海膽子小,感情進展突然太快,他肯定嚇到了。

「我⋯⋯拿了你,你的衣服穿。」

東海坐在餐桌椅上,緊張時連話都說不好。

赫宰笑了,眼神看起來邪魅透頂。

這眼神把東海瞬間惹毛了。

「笑什麼!還不是你把我的脫了!」

東海脫口而出,紅了半張臉。

「哦?看來沒那麼醉啊?」

赫宰把湯端到東海面前,坐在他對面直視他。

東海多少記起來了。他一邊喝湯,一邊頭越來越低。

羞恥!他對赫宰說我想你!

昨天還是他自己說要脫衣服的,說想和赫宰以戀人的身分坦誠相見!

他還邊哭邊說想和他在一起!羞恥到底了⋯⋯

看著東海連耳根子通紅、頭都要低進碗裡了,

赫宰不問也知道他都想起來了。


他難得嚴肅了起來。

不想再看到東海那樣哭了。

「李東海。」

他低聲地說。東海注意到他的語氣,抬頭認真的望向他。

「我愛你。」

赫宰想也沒想,打從心底想說的話就這麼一句。

一開口就只會是這句,對李東海就只會有這句。

東海愣住了,半晌沒回答,呆呆地看著赫宰。

又過了好一會兒,好似寂靜開始有聲時,東海認真地看進赫宰雙眼。

「我也愛你。非常。」

東海又要哭了,赫宰走過去把他環抱在懷裡。

他的愛人哭了,他因為開心而哭了。

赫宰第一次發現哭泣也能是甜的。


真好。可以同時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最信任的人、你的愛人,真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