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百煉成鋼】——因為愛你

赫海甜文✨五千字一發完!

手讓你牽,肩給你靠,人由你愛。

不要鬆開手、離開我,不要不理我的愛。


李東海覺得自己要瘋了,沒理由生氣、根本沒立場管他的事,可他就是生氣,氣得咬著下唇鬆不下嘴,八字眉都要皺出溝壑來了。

「東海啊,別管他了啊。」金希澈揉了一把東海的頭,拍拍他的肩。

李赫宰這小子。又跑去跟哪個師妹吃飯了,把東海一個人扔在宿舍。

「我好像該放棄了。」東海敏感的程度是情緒一轉變,就會哭。

像狗狗追自己尾巴那樣跟在一個人後面跑,跑了這麼久,總會累的。從那個人身上得到些溫暖,憑藉暖意繼續前行,可不知道盡頭的光何時會出現。

東海執意在這條隧道獨行太久,漫漫長路沒有一盞燈,他想回頭了。

「不行。」金希澈罕見地發表意見。

「嗯?」東海疑惑地看著他哥,眼眶紅得不像話。

「還不要放棄。」金希澈撓了撓頭,有苦難言一樣地憋紅臉,一頭蓬髮被抓得更亂。

「哥⋯⋯我真的累了。」東海看他哥一臉苦相覺得怪異,可他現在真的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力氣。李赫宰不回家啊。他跟那個女生應該聊得很來,赫宰一直很招人喜歡的。

「你去睡一覺,睡完就不累了。」不會安慰人又不想多說什麼的金希澈,打算潦草了事。

又揉了一把東海的頭髮,趕緊催人回房間,自己就不用管這兩人的事了。

金希澈在心裡罵了李赫宰三千遍。

誰都能察覺你看東海的眼神不單純,感情這種事要是被人戳破了很難堪,你就不能快點告白嗎!省得我一直操心!


東海回了房間自然是睡不著的。

不是他不累,他的身心都疲倦到不行,可門外一有動靜他的耳朵就自動全神貫注去細聽。

李赫宰開門的聲音他認得、他的腳步聲他認得、連他放外套的聲響他也認得。

就是如此細微地愛著他,每條神經都為他牽動,得不到回應才會碎裂得骨肉模糊。

「喀噠——」門開了。

「啪嗒啪嗒——」李赫宰穿著拖鞋走動的聲音,聽得出來刻意放輕,可專心一致的東海聽得一清二楚。

該不該出去找他?

不該。你剛剛才說要放棄了。

可是,好想他啊。

但他不喜歡你。

李東海的心臟抽痛,整個人蜷縮起來,手腳的指尖都在發冷。原來痛到極致時,身體會被心理反應控制,不自主地顫抖。此刻東海卻笑了出來,難過到極限時大腦會抗拒情緒,讓身體做出相反的表現。嘴角硬是勾了起來,可淚水卻是停不下來了。

痛。李赫宰去約會,自己收不回的心意被冷在一旁,很痛。


「東海?」李赫宰此刻卻敲響了東海的門。

李東海嚇了一大跳,不敢出聲,連鼻子都不敢吸,狼狽地讓眼淚和鼻涕糊了一臉。他把臉埋進被子裡,暗暗希望李赫宰快點回房間。

不過按照平常的模式,即使沒得到東海同意,李赫宰也會開門進來。

所以門開了。

隨著門「嘎——」地一聲,李赫宰的腳步聲漸漸靠近床邊,東海縮了縮,更不敢出聲了。

腳步聲在床沿停下了。

「海海?」李赫宰摸了摸棉被,準確地摸到東海埋在底下的頭。

他們太過瞭解彼此,聽著呼吸聲,李赫宰很確定東海還沒睡著,而東海也知道自己瞞不過他。

「我想睡了,你出去吧。」小聲地咕噥出口,東海希望赫宰沒聽出鼻音。他可是很努力地忍住吸鼻子的衝動啊,現在迫不急待地想把這尊大神送出門。


李赫宰卻坐了下來,一手掀開棉被,「你哭了?」

聲音是挾帶驚慌的,李赫宰的臉在夜燈照明下顯得特別暖黃,那雙眼睛震驚地放大。

「怎麼了?為什麼哭?誰欺負你了嗎?」他雙手覆上東海的臉,急切地把東海的淚水和鼻涕都抹去,動作粗魯了點。

「痛,你輕點。」李東海邊吸鼻子邊想著,我都幾歲了,又不是小學生被欺負回家委屈地在夜裡哭。你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難過啊?你真的這麼傻啊?想著想著,他突然憤憤地咬了一口李赫宰的手。

「呀!怎麼咬人呢!」李赫宰驚慌地抽回手,又氣又想笑。東海真的是個孩子,什麼情緒都藏不住。

「這樣咬我,看來是我惹你生氣了。」李赫宰把東海眼角的淚珠抹去。是小夜燈的燈光太美吧?李東海怎麼覺得赫宰的眼神柔情似水。

「為什麼生我的氣?」雙手貼在東海的雙肘,他們的小手臂此刻相偎著。要是再靠近點,東海就會被赫宰環抱住了。不過此刻東海沒注意到這姿勢的曖昧,他滿腦子想著的是李赫宰又去約會了,我要放棄了可還是好生氣。

一時千思萬緒不知從何說起,想著自己在家等人的委屈忍不住又紅了眼睛,李東海低下頭,心臟抽痛的感覺再次席捲他,身體不住地顫抖。

李赫宰一看更是慌了,立刻把東海的頭壓在自己肩上,將他整個人抱進懷裡。

「對不起,我錯了,你別哭。」李赫宰也不會安慰人的,而且他根本不知道東海為什麼難過,更是不知從何安撫起。缺乏安慰人的詞彙而非常手足無措,總之的確是他做了什麼讓李東海生氣的事,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但道歉不會錯的吧。


在他肩上認真哭起來的東海又突然咬人,這次咬的是赫宰的耳朵。

「啊啊啊痛死了!你輕點啊!」赫宰忍不住叫了出來,可抱住東海的手沒有放。

「你為什麼錯了?」邊咬著赫宰的耳朵邊含糊地說了這句,東海是不打算鬆口的。就你一直讓我難過!活該讓你痛一下!

這對話有多像情侶間的鬥嘴,他們此刻都沒有察覺。

「我錯了,不該這麼晚回家!」李赫宰情急之下想了最有可能的原因,東海一直不喜歡他晚回家的,說外面危險。

「不是!」東海嘴巴鬆了點,僅僅輕咬著赫宰耳尖,他還是捨不得他痛的。

「我昨天沒有買酪梨給你?」酪梨是東海的命,昨天赫宰去超市一趟,但是忘記買了。

東海搖了搖頭,嘴巴依然輕勾著赫宰耳根子不放。

「該不會是因為我今天去算命吧?」

「你去算命?」東海終於鬆嘴,一臉疑惑地盯著赫宰看。

赫宰嘆了口氣,一手揉揉自己的耳朵,一手把東海的淚痕輕輕抹掉。

「嗯。」

「你不是去約會嗎?」


「叮——」的一聲,有什麼東西在李赫宰的腦子裡連接起來了。

「誰說我去約會的?」李赫宰直直望進東海眼睛,再次貼近他,用雙手抓住東海手肘。

「你⋯⋯不是⋯⋯啊⋯⋯呃⋯⋯」東海支支吾吾,一時半刻什麼都說不出來。對啊,誰說李赫宰是去約會?

「你不是去約會,那你去算命幹嘛?」東海大聲地說,試圖掩飾自己的尷尬,原來李赫宰去約會是個誤會,自己剛剛哭成那樣也太傻了。

「你以為我去約會,所以一個人躲在被子裡哭啊?」李赫宰不回答他的問題,反而似笑非笑地看著東海,眼神是憐惜又是無奈。

「我沒有!」越是否認越代表肯定,越描越黑就屬李東海了。

李赫宰把李東海拽進懷中,頭埋進他的頸肩,狠狠地吸了一口氣。李東海身上的油桃花味淡淡的,卻香得剛好。

「海海,我已經很久沒有約會了,我都跟你待在一起啊。」赫宰說,本意是讓東海安心、別想東想西又難過了,可東海解讀的方式卻不同。

「我礙到你了,對吧?」鼻頭一酸,東海想哭卻捨不得離開赫宰的懷抱,身體微微抽開又被赫宰壓回懷裡。

「李東海。」李赫宰沉下聲音,雙手收緊,把人牢牢地抱著。

「如果我不說出來,你可能永遠不會明白。所以我要說了,你認真聽。」

「我喜歡你。喜歡可能不夠,我應該很愛你。」


李東海的身體完全僵住了。

怎麼回事?剛剛赫宰他⋯⋯對我告白?李赫宰對我告白?

幾分鐘過去東海都動不了,赫宰依然溫柔地抱著他。

「我一直不敢對你告白,一部分是怕你沒搞清楚自己心意,你對我到底是依賴還是喜歡?」

「但更大的原因是,我無法給你一般的幸福家庭。你想當爸爸,這是我給不起的,我們未來要走的路會非常困難。」

「我今天去找算命師,她說我們會很幸福,叫我別再猶豫,有喜歡的人要快點說出口。」

「所以海海,你是我喜歡的人⋯⋯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

李赫宰說得斷斷續續,聲音有些顫抖。東海接收得很慢,但一字一句還是緩緩消化完了。

他推開李赫宰,有些生氣卻又心疼地看著他。

「你覺得我對你有可能是單純依賴嗎?」

「我常常告訴你我喜歡你,每一次都是認真的,你難道真的不懂嗎,李赫宰?」

李東海摸了摸赫宰的臉,突如其來聽到告白,雖然震驚但整顆心都暖起來了,即使氣李赫宰不了解自己的感情,但看到眼前的人表情如此認真、心意如此真切,再怎麼氣也冷不下臉了。


李赫宰聽著東海的回應,低下頭彎出無奈的笑。

是自己太自卑了。不知道為什麼東海這麼黏自己、不知道自己哪裡值得被喜歡,所以每每東海大聲嚷嚷「赫宰我好喜歡你!」赫宰總下意識地覺得東海在開玩笑。

東海只是還小,搞不清楚是哪種喜歡,是太過依賴朋友而產生的情感,不是愛情。

東海不可能喜歡自己的。

即便東海在夜裡擁著他入眠、在鏡頭前吻他的手、在舞台上用六個我愛你對他告白,都只是因為他們是太好的朋友而已。即便東海已經三十幾歲,他會這麼做,只是因為摸不清自己的情感罷了。

李赫宰回顧過往,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明明東海這麼喜歡自己,喜歡到離不開、喜歡到在鏡頭前也克制不住,明明在他說六個我愛你時眼眶都紅了,為什麼自己不肯正視呢?

東海怎麼會不清楚自身情感。是李赫宰一直在躲避他的真心實意。


想到這,李赫宰一把將東海抱回懷裡。

「對不起。」

「是我沒有正視你的感情。是我一直在逃。對不起。」

東海嘆了口氣,雙手覆上赫宰的背,也將他抱緊。

「那你說,你要怎麼賠罪?」

「給你買一個月的早餐?」李赫宰貪婪地聞著東海頸肩的香氣。

「我有這麼好打發嗎?」東海拍了下赫宰的背,作勢要從他懷裡脫逃。

李赫宰微微放開他,捧起他的臉,唇對唇吻了上去。他們都沒有閉眼,東海清楚看見赫宰眼裡閃著淚光,帶著愧意卻溫暖無比,剛剛在燈光下的柔情不是錯覺,李赫宰對他的愛意不言而喻。

東海閉上眼,任由赫宰加深這個吻,直到他們都喘不過氣。

「李東海,你是我的人了。」李赫宰雙手輕捧著東海的臉,反覆親吻他的額頭、眼睛、鼻尖、嘴唇,近乎虔誠。

「早就是了。」東海喃喃地說,雙手環上赫宰的腰。

曾以為骨肉模糊是喜歡你的常態,痛得直不起身,沒想到你的一個吻就讓我不藥而癒,每根神經愉快地跳動,心臟在轉眼間復甦,原來被愛是神蹟般的事,原來所有解藥是你、一切答案是你、末路的光是你。

我愛你,所以即使你還沒牽起我的手、尚未靠向我肩膀,我還是會站在這裡,等你愛我。

因為是你,我願在等待中百煉成鋼。


〈番外——澈哥氣急攻心篇〉

金希澈煩躁地看著兩個在沙發上吻得難分難捨的人。

「咳。」不出聲他們都不知道這還有別人啊。

「啊,希澈哥,你回來了。」李赫宰的嘴唇紅腫,沒半點不好意思地看著金希澈,東海則是趕緊把被赫宰掀起的衣服拉回原位,雙頰通紅,眼睛都不敢瞧希澈一眼。

「別太囂張了啊。」希澈嚇唬人得瞪大眼睛,但說到底他不會真的生氣的,這兩個人愛得太困難了,現在總算在一起,多甜膩一會兒是應該的。

「知道了。」兩個傢伙默契十足,異口同聲地回覆。

東海捏著衣角,眼睛悄悄瞥向赫宰,伸出一隻手拉拉他。

「那澈哥,我們回房間了。」赫宰牽起東海的手,帶著他進房間。

門一關上就又聽見吻聲,金希澈無聲地暴跳如雷,氣沖沖地回自己房間,想著要找耳塞。

苦於夜短李赫宰,這下可見識到了。東海啊,你的身體可真耐操啊。


〈番外——東海心細如沙篇〉

「赫宰,為什麼是應該很愛我?」東海敲了敲赫宰的腦袋,趴在他赤裸的胸膛上。

他們激烈的情事才剛結束,赫宰腦袋暈成一片,完全不知道東海在說什麼。

「什麼?」赫宰捧起東海的臉,試圖搞清楚眼前小愛人的思路跳去哪兒了。

「那個晚上,你說『喜歡可能不夠,我應該很愛你』,為什麼是應該?你不愛我啊?」東海側頭輕咬住赫宰的手指頭,半是撒嬌、半是調情。

「你怎麼記得這麼清楚啊?」赫宰奈何不了他一般地笑出聲,很是憐惜。

伸出手順著東海的頭髮,赫宰一遍又一遍地說,「我當然愛你,聽好了海海,我愛你。愛你、很愛你、很愛很愛你。」

於是東海聽得面色潮紅,可愛的模樣讓赫宰忍不住,又要了幾次。東海有些後悔自己問了出口,那天身體真的要散架了。


〈番外——赫宰只活一天篇〉

「海海,我已經三十五歲了。」赫宰雙臂環在胸前,佯裝正經地看向在打電玩的東海。

「嗯,所以呢?」東海忙得很,哪有空管他男朋友在假正經什麼。

「所以在外面玩晚些也可以的。根本不危險。」

聽到這句,東海瞇了瞇眼睛,退出遊戲,看向李赫宰。

「你說什麼?」

「我說,外面不危險。你老是用這句話要我早點回家,我都幾歲了啊。」李赫宰一天不皮,就不是李赫宰了。

「好啊,那你乾脆不要回家,天天住酒店好了。反正酒店還有人幫你打掃,也沒人管你幾點回去,對吧?」東海故意順著赫宰的話說,知道赫宰偶爾會耍小性子,也是由著他去了。

「不對不對,這時你應該要說,赫宰啊,你是我寶貝,在外面遊蕩到那麼晚我不放心,這樣才對!」李赫宰戲精上身,撲上去黏著李東海,甜膩膩地撒嬌。

「李赫宰,你有病啊。」東海倒是一下不習慣角色相反,嘴角的笑卻扯不下來了。這樣軟萌的赫宰好可愛啊,好愛他。

「我是有病,這樣還是你寶貝嗎?」李赫宰吻上東海的脖子,直攻東海的敏感處。

「是,是我寶貝。」東海耐不住地癱在赫宰懷裡,又要被吃了,他家寶貝胃口真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