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雙向暗戀 2】——在一起啦!

(edited)
赫海短文✨ 三千字~ 本來【雙向暗戀】只是篇一發完曖昧文,不過還是想看他們在一起的樣子,所以沒忍住就寫了後續。可能會有番外,但正文是結束啦。

凌晨一點,李東海敲了李赫宰的房門,轉了轉門把,再次發現門是上鎖的。淚腺發達的眼睛迅速蓄起一汪水,李東海背靠在李赫宰的門上,緩緩滑坐在地上。

什麼呀。第三天了。李赫宰還是不讓我進去。


李赫宰在房裡,清醒地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他聽到了門把轉動的聲音,眼睛瞥過去,冷冷的眼神,眉梢帶點不知如何是好的猶疑。他伸手捏了捏鼻樑,忍不住咬起嘴唇。

第三天了,他跟李東海冷戰第三天了。


說是冷戰,其實是單方面的開戰,李東海本人根本不曉得李赫宰在生什麼氣。

李赫宰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生氣了,說出口了感覺小家子氣,更何況生氣的根本原因他心知肚明,而他害怕承認。所以選擇了鴕鳥辦法,直接避而不理,還好這三天都沒有活動,他只要在東海在宿舍時,躲在自己房間就好。這行為很爛,可李赫宰最會的就是逃避。

一向黏著他玩的東海當然知道事情不對勁,李赫宰不會這樣不理他的,整整三天不見人影,連吃飯都要挑他出門時吃,訊息回得冷淡敷衍,偶爾瞥見一眼就是關上房門的背影。可李東海怎麼想,也不知道哪裡惹到他了。


轉頭看著緊閉的房門,李東海又敲了敲房門,小聲地哽咽著「赫宰⋯⋯」

李東海哭了。李赫宰的心臟一緊,疼痛的感覺蔓延至全身,原來打從心裡心疼一個人是這種感覺。他從床上坐起身子,眼睛直愣愣地盯著房門口。

過了半晌,他看著門框下的影子移動,李東海站了起身,離開他房門口了。

李赫宰掀開棉被下了床,三步併作兩步地打開房門,剛好看見李東海回過頭時的臉龐。眼睛濕潤,雙頰沒什麼血氣,下垂的嘴角,一看就是難過許久的樣子。李東海很少這副模樣,他通常都是笑盈盈的、健康活潑的出現在李赫宰面前。

李東海看他打開房門,笑了出來,是開心也是鬆了一口氣的笑,可他眼神卻是小心翼翼又唯唯諾諾。他害怕李赫宰生氣,更何況這次他根本不知道他為什麼生氣。


「赫宰~」帶著哭腔的撒嬌,李東海往李赫宰靠近,在離他一臂之遠時停下了。他不敢伸手拉他,只是站在李赫宰面前,謹小慎微的看著他。

李赫宰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麼,但看見李東海的臉,他才發現自己多麽想他。

「走吧,我們去吃宵夜。」他伸手揉了揉東海的頭髮,沒忍住替他擦去淚水的衝動,輕輕地把東海的淚痕都抹去。東海的臉頰很冰,李赫宰心疼得一蹋塗地,有時光機的話真想回到過去砍死自己。明知道逃避問題不是辦法,讓李東海哭了都是你的錯,生氣又怎麼樣,憑什麼你生氣李東海就得受罪?


邊走在路上邊罵自己,在心裡憤憤地自我檢討,李赫宰都沒注意到東海用手指勾住了自己的手。

「赫宰?」李東海的眼睛裡彷彿有星辰,他吸了吸鼻子,接著說「我想吃冰淇淋。」

李赫宰眉頭一皺,把李東海的手握在掌心,「你的手這麼冰,大冬天的吃什麼冰淇淋?」

「那你吃,我看你吃好了。」李東海奇奇怪怪的話出現了,逗得李赫宰噗哧一笑,李東海也跟著他笑了。李赫宰盯著他看,好想念這個人傻乎乎的笑容啊。

「傻瓜啊。」李赫宰把東海的手放進自己口袋裡,兩個人貼得很近,像以往每個吃宵夜的夜晚一樣。

「赫宰呀,我喜歡跟你出來吃東西。」那你之後可以不要這樣不理我嗎。李東海想問,可說不出口。

李赫宰眼神一暗,突然生出了疏離感,冷冷的感覺連不敏銳的東海都察覺到了。他看著赫宰的眼神,心臟又抖了起來,輕輕地搖晃兩人在口袋裡還牽著的手,小聲地又說了聲「赫宰?」


「東海。前幾天你半夜跟誰出門。」李赫宰突兀地說了這句,聲音沈甸甸的。

「一個新認識的練習生。你怎麼知⋯⋯」李東海話還沒說完,立刻知道李赫宰為什麼生氣了。幾天前他在食堂認識了某個預定女團的練習生,她也是木浦人,來首爾人生地不熟,對同鄉人產生我見尤憐的感受,小女生問李東海能不能帶自己逛逛首爾,李東海沒多想就答應了。

本來就是前後輩關係,雖然孤男寡女在半夜出門容易催生情愫,可李東海本人完全沒這個意思,也沒去管小女生對他表達的好感,帶點距離、有禮貌的跟她吃了宵夜,之後就沒回過人訊息了。

沒想到李赫宰知道這件事。

「你生氣了,因為這個?」李東海的聲音低低的,不肯讓李赫宰把他的手放開,在口袋裡把他的手牽得很牢。

李赫宰不應,只是黑著臉,眼神飄向遠方。

承認自己生氣沒問題,可是為什麼生氣?能說嗎?他緊咬著後槽牙,感受到李東海掌心的溫度,冷冷的,他低下頭去看東海,沒想到卻撞上了李東海的嘴唇。


軟軟的,很輕、彷彿沒碰到般的點了下自己的嘴唇,就離開了。東海看上去也嚇著了,剛剛那個動作可能只是要附在他耳邊說話,不是要吻他的,只不過李赫宰剛好低下頭而已。

可李赫宰不想管那麼多了。他的瞳孔顫了下,伸手抬起李東海的臉,直直地吻了下去。

兩個人都不太會吻人,蜻蜓點水的啄了下,又不捨的反覆親了幾下,李赫宰才放開東海。

東海看上去傻了,呆呆地盯著李赫宰看,目光找不到焦距。

李赫宰牽緊了李東海的手,認真地看著李東海,目光炙熱卻溫柔。

李東海對自己非常依賴,雖然不清楚這依賴有多少成分是喜歡,可在他還沒跟別人走到一起之前,至少自己要先試試。

「赫宰?」李東海的聲音啞了,焦距回來了,看向李赫宰的眼神半是不確定、半是驚訝。

「我不喜歡你跟別人出去。很不喜歡。」李赫宰眼睛看向旁邊,不敢看東海。反正親都親了,也沒什麼不能承認的了。都說死豬不怕滾水燙,他牽著東海的手握得更緊了些。

「我不會了。」李東海點頭如搗蒜,又晃了晃李赫宰的手。

李赫宰看向李東海,目光複雜。「東海,我們是什麼關係?」半夜亂晃其實沒什麼,可是牽手、抱著睡覺、甚至接吻過還如此自然的握著手,就算東海再不介意肢體接觸,這也不可能是朋友間的舉動了吧。


李東海默默低下頭,耳根子紅了。李赫宰什麼時候這麼直接了?李東海一下子不知如何應對,本來就不擅長表達的他此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李赫宰的指尖覆上他的臉頰,溫柔的摸了摸,又把他的臉輕輕地抬起來。

「也許你不知道這樣的關係是什麼,或是你覺得我們只是很好的朋友。可是我,喜歡你啊,海海。」李赫宰的告白很輕,彷彿會消失在風中,可他眼神裡的柔情卻有千斤重,一下子把李東海的心臟填滿了,暖意溢出、甜得不可思議。

睜著大大的雙眼,李東海看著在他眼前的男人,眼睛盛滿情意,渾身散發出柔和的光輝,就是這刻了,他幻想中李赫宰向他表白的模樣。

李東海放開赫宰的手,踮起腳尖,環住了他的脖子。他緊緊抱著赫宰,把臉貼在赫宰的頸肩上。

「我也喜歡你。太喜歡了。」李東海小聲地說,臉頰發燙。他開心地往李赫宰的頸肩蹭,感受到李赫宰抱著他的腰,兩個人貼得緊緊的。

李赫宰放鬆地笑了,輕輕捏了一把東海的腰,「傻瓜,你跟那個女生出門,我吃醋了。」

「吃醋好,多吃點。」李東海親了親赫宰的頭髮,捨不得放手。不過他突然氣從中來,咬了一口李赫宰的脖子。「可是不可以再這樣不理我了,知道嗎?」

「呀!很痛!」李赫宰吃痛地捂住李東海咬的地方,把東海從他身上扒開,低頭看向他可愛的小朋友。

「知道了,對不起。」他俯身吻了東海,雙手捧著他的臉,彷彿東海是珍貴易碎的寶物。只不過寶物是不會咬人的。捂住嘴唇,李赫宰又氣又無奈的看著李東海。

「男朋友這樣也是可以的!」李東海眼睛發亮,調皮地跳起來親了一下李赫宰捂住嘴巴的手背,又把他的手抓下來,用掌心牢牢牽著。

「嗯,男朋友這樣當然可以。」李赫宰寵溺地摸摸戀人的頭髮,兩個人手牽著手,走在下雪的夜裡。影子被路燈照映的很長,他們的影子靠在一起,親暱地貼著走,成雙成對,不再形單影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