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海寫手 Moon&Sun 0415

Instagram: eunhae_stories 專寫赫海文✨ 能有一個人這樣陪伴你,不論以何種身份,親密又溫暖,多好啊。

【喜歡老師怎麼辦】——學生赫&老師海

(edited)
赫海短文✨ 大概六千字~大學的師生戀,也不算師生啦,畢竟赫宰要畢業了ʕ•ᴥ•ʔ 喜歡甜甜的感覺,如果可以的話真的希望每篇文都有番外(我好貪心QQ

李東海是K大學的法文系副教授,教書才教了三年,很年輕,但實力很夠。他有個男朋友學生,是最近才剛在一起的。學生是德文系的,叫李赫宰。

講起在一起的過程啊,還真挺浪漫的。

李赫宰從大二開始修他的法文課,蠻認真的,從不遲到、上課也全神貫注,李東海問他問題時,他都會詳細回答,功課也寫得非常好,正確率極高。一整班45個學生,就李赫宰進步最快,李東海也訝異一個學語言兩年多而已的人,口說程度已經快達到母語水準。

如果李東海無視作業裡有意無意的試探的話,他會說李赫宰就是模範生。


課文講到故事的主角有男朋友,李赫宰就在問答句旁邊寫道:「我單身哦,那老師有男朋友嗎?」加上長翅膀的小愛心就算了,還用色筆把愛心塗成粉紅色,李東海看了都忍不住吐槽幼稚,都幾歲的學生了。

課文講到「忙碌」,李赫宰就在作業裡寫道:「即使很累,我也會撥出時間見老師。」旁邊畫個認真的臉,一臉嚴肅的樣子,如果不是火柴人的話還挺藝術的。李東海發笑,一次又一次地忽視李赫宰歪七扭八的小字和插畫。

又有一次,課文提到來異鄉讀大學的感受,李赫宰在旁邊寫了:「來這所學校來對了,因為遇見了你。」李赫宰第一次沒用「老師」稱呼他,沒談過戀愛的李東海耳根悄悄紅了,在心裡恨恨地罵自己沒用,卻有點克制不住手的顫抖。不過就是學生無聊的隨筆亂寫,自己怎麼就認真起來了。


不只是在作業裡表露自己的小心思,李赫宰也善於運用下課時間。

他們的課是在晚上七點到八點,下課後校園都黑了,李赫宰老是拖到最後才走,為的就是跟李東海一起離開。畢竟在月光下散步很浪漫嘛。

李東海也任由李赫宰這麼做,保持著師生間的距離,回宿舍的路上都跟李赫宰用法文交談,就當作是課後練習了,畢竟李赫宰是認真的好學生。李東海一開始真的只是這麼想的,直到李赫宰對他超越師生的喜歡愈發明顯。


有次下雨李東海沒有帶傘,李東海收拾好物品、回過身時,班上一個學生都沒有,一向會等他的李赫宰頭一次提早走了。看向窗外,雨不小啊,李東海嘆了口氣,他今天沒有開車,走回教師宿舍要半小時。他裹緊大衣,出教室後打開大門,打算就這麼冒雨回去。

正要走時,看到一個黑影背著書包從遠處跑來,撐著一把大傘,白色的吊牌在雨裡晃著還沒剪。

「老師!等等!」李赫宰氣喘吁吁地跑到李東海面前,頭髮溼了一半,衣服也濕了一片。

「怎麼搞的?撐傘怎麼還濕了?」李東海把李赫宰肩上的水珠拍掉,都沒發覺自己的語氣嚴厲了起來,因為看到李赫宰這副模樣。

「剛剛淋雨跑去買傘啊,你不是沒帶嗎。」李赫宰嘿嘿地笑,把李東海拉進傘下,身上的木質香氣竄進李東海鼻間。是很好聞、讓人迅速安定下來的氣味。

李東海看向這小學生。其實也不小了,李赫宰已經22歲了,而自己也才當上副教授不久,剛過30歲生日。「不對,我想這個幹嘛?」李東海晃了晃頭,自己最近時常想起李赫宰,連人在他身邊時都會不停地想,這不對勁。

「那我們走吧?」李赫宰一手握著傘柄,一手勾住李東海的手臂。他們的肩膀相依在一起,李赫宰比李東海高了那麼一點,肩膀也更寬。的確不是小學生。李東海這麼想,又晃了晃頭。「嗯,走吧。」

這段雨路走了很久,李東海突然找不出任何話說,他們沈默地聽著雨聲,踩著一致的步伐,李赫宰時不時輕聲低笑,李東海沒有問他在笑什麼,但他嘴角也忍不住地上揚。


自從那日雨天後,有些事情好像不太一樣了。

李東海開始會回覆李赫宰的小字了,心情好時還會畫個插圖回應李赫宰。李赫宰驚喜地發現李東海很有藝術天份,畫的小圖可愛極了,乍看是隨意幾筆,可每下都是畫龍點睛,恰好構成一幅細緻的小創作。

有次作業講到「做甜點」,李赫宰寫道:「我現在在學做酪梨蛋糕。」李東海看到時心裡一驚,我最喜歡酪梨!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酪梨做甜點,好想吃啊。那是李東海第一次回覆他:「酪梨超級好吃,我很喜歡。」還在旁邊畫了酪梨,淺綠的色鉛筆隨手揮了幾下,很可愛。

李東海的回覆讓李赫宰開心死了,把作業本抱在懷裡親啊親的,搞得室友金希澈覺得他真的瘋了。「李赫宰,就那麼喜歡那法文老師啊?」

「喜歡,喜歡兩年了。」李赫宰眼裡放光,開心的在李東海的回覆旁邊寫道:「我學會後帶去給老師吃。」我當然知道你喜歡吃什麼,李赫宰皺了皺鼻子,酪梨這麼噁心,你怎麼會喜歡啊。但他還是買了很多酪梨,為了學會做酪梨蛋糕,為了離李東海近一些。


又有一次,作業講到「出去玩」,李赫宰在一旁寫道:「想跟老師一起去夏威夷,那裡的海很美。」李東海又一次震驚了,他也想去夏威夷,全世界這麼多國家,李赫宰怎麼就說夏威夷了。李東海回覆到:「我也喜歡夏威夷,好巧。」

雖然李東海的回應不溫不冷,可李赫宰在這一來一往中知道李東海不討厭他,光是這樣就夠了,他很開心了。

可是李赫宰忘了,人是貪心的,有了一點暖意後就會想要更多,對慾望的胃口永遠是漸增,而愛一個人的慾望又是其中最強大的,越靠近就越想佔為己有。

於是在一次作業裡,李赫宰沒有在任何句子旁加註小字,而是在最後一頁,直接問李東海要不要跟他單獨吃飯,還是在週六。


李東海看到時愣愣地呆住了,久到同事曹圭賢走過來拍了自己的腦袋,「李東海,你又發呆啊?」李東海回過神,看著曹圭賢,咽了咽口水,發問:「圭圭,你跟學生週末單獨出門吃飯過嗎?」

曹圭賢是教數學的,帶著一班呆呆的理科學生,就算學生約他,他也不想跟他們單獨吃飯。「不會啊,要約也是我約大家一起吃,怎麼會是學生約教授。」曺圭賢定睛一看,李東海這飄忽的眼神和泛紅的耳朵,不對勁。

李東海長得好看,剛進學校還造成轟動,說法文系多了個帥哥年輕教授,不少學生明裡暗裡靠近他,主動點的甚至直接遞情書、約他看電影,但李東海都溫溫地拒絕了,法文系的帥哥教授很高冷,這名聲不久就傳遍校園了。

不會吧,天公打雷都不晃半點的李東海,現在正在糾結要不要赴約?是喜歡上人家了吧?

曺圭賢一下八卦心態高漲,但他知道李東海的個性,肯定不能戳破他,於是曹圭賢又看似無事地補了一句:「可是約出去其實也行啊,學生跟老師又不能不是朋友。」

曺圭賢看著李東海漸漸發紅的臉,心裡高興得有幾匹馬始源瘋狂奔跑,李東海這可開竅了!總算要脫離母單了嗎!


赴約前的週六早晨,李東海五點就醒來了,翻來覆去硬是無法再入眠。他爬下床,說服自己只是因為睡不著所以起床做事,漲紅著臉挑選等等要穿出門的衣服。

第一次跟學生約在外面,要穿得像老師嗎?好像太正式了。乾脆穿得休閒點嗎?會不會顯得隨便?於是耗了兩小時試衣服,李東海又緊張得狂冒汗,試完後去洗個澡,搞得差點遲到。

「對不起!」李東海跑著進咖啡館,快步走向李赫宰,「我遲到了。」

李赫宰看著李東海,愣了半晌說不出話。

李東海平常教課是千篇一律的襯衫、西裝褲,戴著方框眼鏡,這兩年多來從未變過。而今天的李東海穿著純白色帽踢、牛仔褲,腳上一雙白色Nike布鞋,沒有戴眼鏡,頭髮軟軟的垂在額前,看起來完全是大學生。

李赫宰被少年感濃厚的李東海震懾到了,太好看了,不管什麼樣的李東海都是他的菜。

李東海被盯著瞧,不好意思的垂下頭,坐在位子上不太敢動。

洗完澡後發現時間不夠,趕快吹了頭髮就套上衣服,果然是太隨便了,李東海想著床上亂七八糟的衣服,怎麼就沒撈到最好看的那一套。他有些沮喪的咬著嘴唇,李赫宰看了禁不住咽了口水,媽啊,李東海也太撩人了。平常正裝是禁慾風,今天是清純可愛學生風,完全無法抵擋,心臟怦怦狂跳。

「你沒有遲到。」李赫宰把飄走的意識一把抓回,微笑著看向李東海,又補了一句,「你今天很好看。」

李東海害羞地笑了笑,把手往桌上延伸,靠近李赫宰那邊。都說喜歡一個人時,會不自主地朝他靠近、身體會往他傾斜,李赫宰懂一點心理學,老師對他肯定有好感。


吃飯的過程很平常,認識兩年多他們本來就挺熟的,李赫宰又懂很多小知識,李東海跟他聊天聊得忘記時間,直到店員來提醒他們已經用餐兩小時了。

「對哦,這家店假日有限時。」李赫宰一掌拍在自己額上,看向李東海。好不容易把老師約出來,怎麼可以現在就結束?

李東海在離開前去上個廁所,回來時發現李赫宰已經結好帳了。

「你怎麼結帳了,跟學生出來,當然是老師要請客啊。」李東海無奈地看著李赫宰,把包包背在肩上時被李赫宰抓住了手。

「我有部想看的電影,那老師請我看電影吧?」李赫宰眼裡有堅定的光,李東海不知道怎麼形容,可那束光像宇宙賦予地球地心引力一般,李東海自然地就會被李赫宰帶著走,也許李赫宰就是他這顆星球的引力吧。等到李東海回過神時,已經跟李赫宰在戲院裡了。

李赫宰往他嘴邊遞了焦糖味的爆米花,李東海愣了愣,張嘴吃掉了。

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自然?出戲院後,李東海依然搞不清楚怎麼突然就看了場電影,怎麼就一顆一顆吃掉李赫宰餵過來的爆米花了,還有現在,為什麼李赫宰牽著他的手?


「李赫宰。」李東海停下腳步,牽著李赫宰的手沒有放開,李赫宰也停了下來。

李東海看著李赫宰,身邊熙來攘往的人車喧囂聲,突然間完全沉靜下來,彷彿他們自成一個世界,邊上一切事物都闖不進這個結界。

在寂靜中,李東海像下雨的那晚一樣找不到話說,只能愣愣地看著李赫宰,想著這是不是段關係,如果是,那是什麼關係?

李赫宰眉眼溫柔,淡淡地笑著,牽起李東海的另一隻手,往李東海靠近。他的額頭貼上李東海的額頭,李赫宰垂下眼看著李東海,李東海的眼裡有漫天星辰,有他見過最勾人魂魄卻最單純真摯的眼神。李東海不知道自己的魅力在哪裡,而那是他最有魅力的地方。

「東海,我喜歡你,怎麼辦?」李赫宰沒有喊他老師,而是說了他的名字。

李東海震了一下,眼神顫動,不可置信地看向李赫宰,羞澀爬上他的雙頰,他突然暈頭轉向,不知該做何反應。

「赫宰,你是學生。」李東海退開幾步,試圖甩開心頭的顫慄感,胃在翻滾,李東海覺得自己要吐了,整個人都不對勁。

「我知道,可是你喜歡我嗎?」李赫宰走上前,把李東海的手抓回自己掌心,牢牢牽著。

他知道李東海最介意的就是這層師生關係,即便在日復一日的相處裡,他慢慢察覺到李東海對自己也有好感,可那不代表李東海願意跨過禁忌。所以他選在大四告白,一方面自己快畢業了可以擺脫大學生身份,一方面盼著時間過去、李東海能再多喜歡他一點。

他不知道李東海對他的好感有多少,只能希望日久生情的積累是足夠的。


李東海看著李赫宰真誠的眼睛,心跳聲大得震破耳膜,雙腳也開始要顫抖起來,全身的器官都要擺脫控制了。

李東海狠狠地深呼吸了一口氣,忍著暈眩和顫慄感,抖著聲音說:「嗯。」

李赫宰眼睛咻地睜大,換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李東海,嘴巴張了張,硬是沒吐出半個字。

於是兩個人大眼瞪大眼,牽著對方的手,在川流不息的車水馬龍裡定住不動,雙眼只剩下彼此,外在一切喧嚷都與他們的小宇宙無關。

李東海率先回過神。他想起第一次見到李赫宰的那天。那是李東海在K大學教書的第一年,對很多事情都不熟,連天氣都搞不清楚。上午還涼涼的,下午就開始下大雪,李東海根本沒有雪靴,穿著皮鞋字面意思上的如履薄冰,依然在一片雪上華麗地摔倒了。

他還吃痛地捂著屁股時,就看到一個人遠遠地跑過來,眼裡夾帶笑意,沒有一點嘲笑的意味,溫柔地看著他。

「老師,這種天氣要穿靴子。」扶他起來時,那個人的氣味溜進李東海的鼻裡,像冷杉的味道,是冬天的氣味,卻被他的笑容染上點陽光,暖暖的、讓人安心。

後來他在課堂上見到了那個人。德文系大二生,李赫宰。

李東海又想起那個下著雨的晚上,李赫宰朝他跑來。李赫宰總是不顧一切地靠近他,雖然不顧一切,卻小心翼翼又溫柔至極,深怕傷到他、嚇著他。


李東海笑著,看向李赫宰,堅定的地說:「嗯,我喜歡你,赫宰。」

既然你那麼勇敢地靠近我,我也願意向你走近,如果你變貪心了,我就願意給你更多。


李赫宰發誓那是他此生度過最好的一個週六,不能再更好了。

「臭小子,不要再炫耀了。」金希澈往李赫宰扔去自己的臭襪子,忿忿地打著遊戲,一天要聽李赫宰講約會小故事十遍、還要聽他唸叨男朋友多可愛一百遍,耳朵直接出血。單身有錯嗎!不要撒狗糧了!

李赫宰根本無視金希澈,抓著手機忽然跳起來,「我男朋友找我!」

又來,校園戀愛了不起啊,一天到晚到宿舍找人。看著李赫宰蹦地穿上鞋,開心地跳出門,金希澈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啊。小情侶膩歪,討厭死了。


「東海!」確定關係後,李赫宰一口一個東海,完全不叫老師了,李東海還不習慣,更何況他們還在學校裡。

於是李東海一把推開朝他跑來的李赫宰,自己退後兩步,「欸,講過了,在學校裡叫我老師,還有禁止肢體接觸。」李東海壓低聲音,尷尬地看著路過的學生。

李赫宰不情願地低下頭,如果是狗狗的話就是兩耳垂下的可憐樣,眼睛水潤水潤的,兩手垂著站在那裡,讓人不心疼都難。

李東海一看又心澀又無奈,笑了一下,走過李赫宰的身邊時輕聲說:「但你在家可以叫我東海,還可以抱我親我,傻瓜。」

李赫宰抬頭,樂得不行,屁顛屁顛地跟在東海身後,心裡想著終於跟老師在一起了,太喜歡老師了,怎麼辦?


〈番外——德文系的學生幹嘛修法文課〉

那不是因為喜歡東海嘛。第一次看到他時,在下雪,他只穿了皮鞋在雪上走,我就想這個人一定會跌倒的。結果還真跌了。

扶他起來時定睛一看,這不是大家說很帥的法文系教授嗎?還真挺帥的,鼻尖凍紅的模樣很可愛,身上油桃花的味道很香,忘不了。

看了下課表,還行,早上下午都滿滿滿,晚上可以塞下法文課,就修課去了。

「李赫宰,你這就是見色起意,我還以為你真的喜歡我。」李東海咬住李赫宰的手腕,氣得瞪著他。

「我當然喜歡你,不喜歡怎麼還修你的課到畢業啊,光學德文就很難了好不好!」李赫宰無辜地喊著,因為覺得可愛所以想靠近,都是李東海的氣質太吸引人,對他來說,就像地心引力對地球一樣,是不可抗力啊。

更何況越認識,他就越喜歡這個表面冷靜,實際呆萌的教授,對待學生很認真又溫柔,怎麼能讓人不喜歡。

「你不能覺得我是看臉,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啊海海。」李赫宰急了想解釋,李東海笑得開心,本來就只是想鬧鬧他,怎麼認真起來了。

「那怎麼辦呢,我對你只是純看臉。」李東海捧起李赫宰的臉,往嘴上親了一口。

「合理,我這麼帥。」李赫宰把李東海拉進懷裡,左一口右一口,把東海親得喊癢,兩個人笑笑鬧鬧地抱在一塊。


曹圭賢看著天天跟男朋友甜蜜蜜的李東海,突然有了戀愛的心思。

嗯,我也該交個男朋友了,這麼想著的同時有個大二生闖進他的辦公室:「曹教授好!我有信心這學期不會被當!」高分貝、高音調,這男生臉龐稜角分明,烏黑的頭髮像蘑菇一樣在頭上頂著,小小一隻,很可愛。

曹圭賢笑了。嗯,是他了。等他畢業吧,我有信心能追到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